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有灵犀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你这是在约我吗?”白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黎少钦看到她这个表情,心中一浪,有种飘飘然的感觉,他感觉到以前的那个白静又回来了。

当即他连连点头,说道:“对,如此良辰美景,错过了就是人生一大憾事,所以我们得抓住这个机会,因为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咯!”

白静听得他这句话,一时间怔怔出神,她垂下首去,喃喃自语道:“是呀,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?”

过了一会,她忽然抬头,紧紧盯着黎少钦,说道:“我答应跟你走,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!”

黎少钦听她答应,不禁心花怒放,对她所说的两个条件也不放在心上了,他笑眯眯地问道:“没问题,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就是了,我一定答应!”

白静见他答应得这么干脆,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,对他竖起食指,说道:“第一个条件,打的的车费你出!”

黎少钦愣了一下,虽然对她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感到不解, 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她,又问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白静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当然不会这么简单,不是还有一个条件吗?你仔细听好啦,这第二个条件就是:从现在开始,如果我没开口跟你说话,你绝对不能主动跟我说话,听明白了吗?”说完她瞪着大眼睛,饶有兴致地看着黎少钦。

“啊?”黎少钦一脸不解地看着她,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条件?”

白静白了他一眼,神态有些不悦道:“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?不答应的话,现在就回去吧。”

黎少钦反应过来,连忙向她摆手说道:“不不不,答应,我答应你!”说完抬起手轻轻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,暗自庆幸没有激怒她。

不过他心底却是暗暗忧虑起来,知道这样一来,自己就完全丧失了说话权,万一白静不开口的话,自己岂不是什么也不能说了?

不过转念一想,既然事先答应了人家,自己也不好反悔了,到时候见一步走一步吧。

白静这才上前两步,来到他面前,看着他微微一笑,说:“那我们出发吧。”说完率先走在了前面,向校门口走去,黎少钦看着她婀娜的身影,一脸无奈地跟了上去。

两人很快便走出了校门,白静伸手拦了一辆的士,打开后车门便上了车。

黎少钦正要从另一边上车,和她坐在一起,不料白静却伸手指,指着前面副驾驶的位置,提醒他道:“你到前面去,方便埋单。”

黎少钦一听,向她露出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,极不情愿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去,白静在他身后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捂嘴偷偷笑了起来。

一路上,黎少钦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白静开口跟自己说话,可她却只语未发,这让他心中有种郁闷难当的感觉。

这个时候出行的人非常多,湖大师大的同学们全都选在这个时段出行了,路况并不是很顺畅,出租车一直在缓慢前行,这种等待的煎熬最是难受了,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两人才来到湘江边上。

下了车之后,湘江边早已人山人海,黎少钦向白静投过去询问的目光,示意她说说接下来该怎么走。

不过后者却依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只用眼神示意他往前走,自己则跟在他的身后。

黎少钦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的,哪里会想到现在居然不能开口,心中就别提有多郁闷了。

现在他忽然有些后悔答应白静的这个要求了,他觉得她肯定是专门针对自己的,否则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“奇葩”的要求来呢?

白静对黎少钦算是比较了解的,见他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,不由得嗤笑道:“怎么,才这么一会就憋不住了?”

黎少钦终于等到她说话了,也不管她这话带有什么意思,就开始大吐苦水起来:“哎哟我的姐姐,我本打算这一次跟你好好聊一聊的,你这样的话,我根本无法表达啊,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管这个什么要求了。”

“哼!”白静不满地哼了一声,看了他一眼:“是你自己亲口答应我这个要求的,怪得了谁?”

黎少钦顿时语塞了,他本以为她只是想惩罚一下自己而已,没想到她居然是认真的,她说得一点也没有错,自己亲口答应的事情,怎么可以转眼就反悔呢?这一次倒是让她看了自己的笑话了,他渐渐收起随意的心思,开始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。

“是我唐突了,学姐你教训的很对,放心吧,接下来,我会遵守约定的。”说完他把双手插进裤兜里,转过身去,望着江中灯火灿烂的橘子洲。

白静偷偷看了他一眼,嘴角一翘,心中想道:“这才像黎少钦嘛!”

黎少钦静静注视着滔滔江水,对面远处的橘子洲头,少年毛**的雕像静静地立在那里,面向着江中奔腾东去的湘江水,望着那万山红遍,静静地守在这个自己曾经抒发胸中抱负的地方。

渐渐地,黎少钦心中忽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,这就是一代伟人的气魄所在,虽然已经逝去,却依然屹立在那儿,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。

他心中渐渐开始明悟了,一个伟大的人,会不断影响自己身边的人,带领他们走上一条伟大的道路。

人生在世,真正的进步是什么?不是自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,而是帮助身边的人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东西,人生的进步,不是一个人的进步,而是和一群人一起,共同进步。

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,除了最初在父母亲友庇护下成长的那一段年月之外,还要走进社会,经过一段更加漫长的成长历程,正是这一段历程,才造就了人与人之间的巨大不同。

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,只有懂得把一群人聚集起来的人,才可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,每一位大成就者,背后必有一群自己的铁杆支持者。

一阵江风刮过,很多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黎少钦正心潮澎湃,忽然感到右臂处一阵暖和,侧过头去,只见白静也走了上来,与自己并肩站在栅栏前,望着江中的流水,这一道暖流正是从她的手臂上传来的。

黎少钦心中一动,他忽然伸出自己的右手,轻轻挽过了白静的左手,没有多余的动作,毫无征兆,就那样挽上了。

白静身躯轻轻震了一下,不过很快便平静了下来,她没有任何抗拒,依旧一脸平静地看着远方。

这让黎少钦心中泛起一阵难以名状情绪,他做出这一个动作,事先并没有任何准备,完全是心之所向,自然而然便做了,更似乎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。

见白静没有抗拒自己,黎少钦知道,她心中肯定也是认同了这样一种感觉。

他忽然明白了,感情这件事,并非语言能够说出来的,而是要两个人将心比心,互相包容和理解,才能最终换来那一霎那的“自然而然”。

此刻,黎少钦心中进入了一种无比通明的状态,原来,这就是被别人从心底里接纳的感觉。

此刻,他感觉心中再也没有了烦恼,他忽然笑了,发自内心地笑了,他轻轻闭上双眼,感受着此刻用心与白静交流的美妙感觉。

江风呼呼吹过,却怎么也无法撼动手臂上传过来的那一股暖流,很快,黎少钦全身便充满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。

“这种感觉,真美妙啊!”他心中忍不住激动呐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