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31.求饶
作者:泥巴汉子  |  字数:76461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家法伺候!完了交给警方!”

林满堂大声说道,语气中充满愤怒。

林家上下闻言,都是面面相觑,林宽犯了老爷子大忌,这是动真格了,一个个都吓得不敢吭声。

林伯阳见父亲林满堂大怒,拉着妻子李香兰急忙跪倒在林满堂面前。

“爹!是宽儿无知犯下大错,你就饶了宽儿这一回吧!”

“是啊!爹!好在暮云现在也没事了,你就原谅宽儿吧!交给警方,宽儿就毁了。”

李香兰说着就开始嚎啕大哭,这是她一贯的伎俩。

“这畜牲心怎么就这么狠,对暮云也下得了手,你们一家去求暮云吧!”林满堂被李香兰哭得心烦,开口说道。

林伯阳夫妇起身来到林暮云跟前,此刻的林暮云也是满脸愤怒,想起豹爷那狰狞的样子,若不是高远相救,她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。

“暮云,大伯求你了,你就原谅宽儿一回吧!”

林伯阳放低了姿态,对于林暮云他一直当作是林宽的劲敌,并未给过这个侄女好脸,此时却不得不低声下气。

林满堂对家族众人要求严厉,常常告诫众人不得内斗,要团结,林宽犯了老爷子大忌,若得不到林暮云的谅解,一定会被老爷子家法伺候,林家家法绝对让林宽永生难忘。

“大伯,我不会原谅他的,你不要求我了。”

林暮云声音冰冷的拒绝了大伯林伯阳的请求。

“宽儿!过来给暮云跪下!”

林伯阳喝了一句,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争取到林暮云的谅解,不然难消老爷子的怒火。

林宽从老爷子面前起身来到林暮云跟前,扑通一声跪了下去。

“暮云,你就原谅我一次吧!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林宽说着,自己开始搧自己巴掌,也很用力,他知道苦肉计要动真格的,不然林暮云是不会谅解自己的。

林暮云根本就无视,转头看向高远,高远淡淡的笑着。

“林宽你不是很嚣张吗?你可以羞辱我,但是我觉不允许你动暮云一指头,我要离开了,不将你治服了,我也不放心暮云的安危。”

高远心里想着,示意林暮云不要理会。

李香兰见林暮云无动于衷,林宽那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就像打在她身上,心疼的不得了。

“暮云,伯母求你了,你就饶了宽儿吧!他好歹也是你哥!”

“他是我哥吗?雇凶加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是我哥?”

林暮云对这个伯母十分不爽,家族中有很多事都是李香兰这个女人挑唆的,是个阴险毒辣的女人。

“暮云,伯母给你跪下了!”

李香兰说着作势要跪,林暮云起身就走,想要躲开,李香兰也是做做样子。

“暮云,大伯也给你跪下,你就原谅了宽儿。”

林伯阳拦在林暮云面前就要跪下,高远见状,一步跨了过去,将林伯阳托住,这个不能跪,长辈给晚辈下跪,是要折煞晚辈的福气,高远从古籍中知道。

“大伯,你这是要干嘛,晚辈们之间的事,就让他们自己处理。”

高远托住林伯阳后说道。

林仲和跟杜月娥夫妇始终没有表态,自己的宝贝女儿差点被林宽害惨,也十分愤怒,既然老爷子出面了,他们夫妻也就没有掺和,此刻冷漠的看着林宽一家三口。

“老二,劝劝暮云,让他原谅了宽儿这一次。”

林伯阳跪不了,高远的力气太大了,看似随便托住,实际上让林伯阳无法动弹了,只好开口对林仲和说道。

“大哥,我怎么劝?要是暮云对宽儿做了这样的事,你会劝宽儿放过暮云吗!”林仲和反问道。

林伯阳也一时语塞,把头偏向杜月娥,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杜月娥。

杜月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本性善良,也没什么主见,被林伯阳看着,一时碍于情面,对林暮云开口说道:

“暮云,要不你就原谅了林宽!”

“妈!我是不是你的女儿?”

林暮云极不情愿的问道,对母亲杜月娥有些不满。

杜月娥也就不再理会,把投扭向一边,置若罔闻。

这时,林暮云的七姑林秋平开口说话了,她是个性格比较正直,有着独立意识的女人,四十二三岁,看上去很年轻,是林伯阳姊妹七个中最小的一个,和几个哥哥姐姐都很友善。

“大哥,暮云比较听高远的,你还是求求高远吧!”

林秋平一句话提醒了林伯阳,家族众人都知道林暮云对这个上门女婿很上心,在别人眼里的白痴穷酸货,被林暮云视为宝贝,在家族中经常呵护。

“高远,大伯求你劝劝暮云吧!”

林伯阳第一次拿正眼看着高远开口了,而且把姿态放的非常低。

“暮云,要不算了,今天是爷爷寿辰,别为了这事扫了大家的兴,让爷爷开心过个寿辰。”

高远见闹得差不多了,也该见好就收了,外僵持下去,众人都很难堪。

林暮云点了点头,对林宽说道:

“我看在高远面子,今天就饶了你!你去感谢高远吧!”

林宽此刻两个脸庞都被自己搧肿了,成了紫红色,听了林暮云的话,点头如捣蒜,急忙对高远说道:

“谢谢你为我求情!”

“你不用谢我,有几句话你听好了,这件事我会记住的,若是再敢动心思加害暮云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高远说完,淡淡的笑着,根本没有理会在场的其他人。

高远这几句话声音不大,但是很有震慑力,传遍了整个宴会厅,众人听了都为之一震,这是白痴女婿说的话吗?

高远对段辰几人点了点头,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。

“林老爷子,打搅了你的寿辰,我们这就告辞!”

段辰对林满堂笑着说完,带着众人离去。

这时林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是这几个人来才闹出这么一波,好像是为高远送来贺寿礼物的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高远身上,重新审视着这个上门女婿。

远少?是哪里的高家?到底是不是名门望族?还是那个官家子弟?

林家众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,各种猜测都有。

“爷爷,看看高远姐夫给您带来什么礼物?”

这时,七姑的女儿钟雅站了起来说道,她是几天前回国的。

众人也有些好奇,高远这么大排场送来的礼物一定很值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