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见海天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你要拜访金志军?”陶育强眉头轻皱,眼前这个年轻人刚进门,他就预料到,他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找自己,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件事情。

黎少钦今天来找陶育强,正是要跟他商量拜访金志军的事情,这两天他一直在考虑,最后觉得这是关系到中南大学整个商界的一件大事,他一个人做决定,显得有些草率了,所以才决定来此,向陶育强这个“**湖”请教一番。

他静静的盯着陶育强,这是他头一次见到他皱眉的样子,心中不由生出了疑惑,“怎么了,陶伯?”他轻声问道。

“你真的决定好了?”陶育强转过头来,紧紧地盯着黎少钦,他目光深邃,似乎要把他看穿。

“恩,决定了!”黎少钦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。

陶育强盯了他足足有五秒钟的时间,见他目光依然坚定,便知道他去意已决,于是他收回了目光,对于这个年轻人,他是非常了解和信任的。

“好吧,跟我走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说完他向办公室外走去。

黎少钦没有说话,跟上他走出了办公大楼,两人来到办公楼外的停车场,陶育强钻进了一辆白色轿车,启动车子来到黎少钦身旁,示意他上车。

黎少钦没想到居然要坐车去,怀着疑问上了他的车子,刚关上门便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陶伯,我们这是去见谁?”

陶育强没有马上回答他,他边发动车子边说道:“去到你自然会知晓。”说完他开动车子,车子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一路上,黎少钦都在疑惑要去见谁,陶育强既然不肯说,他自然也不便多问,他一边考虑着该怎样去应付接下来的场面,一边注意着车子两边的道路和建筑,渐渐地,他终于猜到了这一次要见的是谁了。

白色轿车在“海天大厦”前停了下来,两人下了车,陶育强对黎少钦笑了一下,看那神态,似乎在说,“这下子你知道要见谁了吧?”

黎少钦心照不宣地冲他笑了一下,随即跟在他后面,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这座大厦。

“叮!”电梯在26楼停了下来,出门左转,黎少钦静静看着两旁的装潢,再次来到这里,他依旧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想起上一次来这里的情景,心中不胜唏嘘,自从与龙海天见了那一次面之后,他对待身边人的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,不但及时补修了与陈小白这些兄弟好友的关系,最重要的是还修复了与白静的关系,这使得他在坚定联合会立场的问题上,更加有信心了。

“可惜,就差林语晴这个小娘皮了。”黎少钦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林语晴对自己的态度忽然转冷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转的迹象。

因为她是韦英俊女朋友的关系,黎少钦也一直不好找她出来谈话,不过最近听说这两个人分手了,黎少钦觉得,是时候单独找她聊一聊了,不然一直拖下去的话,搞不好会弄出什么心结来,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正想着林语晴的事情,陶育强忽然轻轻敲响了最后一扇门,在黎少钦一愣神间,他已经推开了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

房间里,穿着黑色西装的龙海天正埋头坐在办公桌前,他抬起头看了一下来人,然后又低下了头去,继续做之前所做的事情去了,似乎没看到两人进来一样。

不过他口中却说道:“真是稀客啊,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?”

陶育强则在房间里独自闲逛了起来,好像这里是他自家的一样,完全没有半点客人的样子。

他看了一会四周的布局和装潢,最后径自走到窗前,向窗外望去,说道:“还是老弟你这里看得远啊,我看整个长沙,比你这个位置好的,恐怕不会超过三个了吧?”

龙海天听后愣了一下,继而嘿嘿一笑,放下手中正在写字的笔,站起身来到陶育强身旁,与他并肩看向窗外。

“站得高也不一定看得远啊,如果我摘下眼镜,看到的也不过是眼前的事物罢了,你说,是这高楼重要,还是这眼镜重要呢?”

陶育强转过头来,微笑着盯着龙海天,说道:“每样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嘛,眼镜和高楼对你而言,都重要,因为你要同时借助它们,才能看清楚远处的风景,但眼镜对于别人,比如说对于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来说呢,就显得没有必要了,因为他不近视,你的眼镜对于他来说,反而会让他看不清楚了。”

黎少钦没想到陶育强会忽然提到自己,虽然只拿他举个例子,但已经让龙海天的注意力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了。

龙海天看着他,脸上笑眯眯的,与上次的威严完全不一样了,兴许是因为陶育强在场的关系。

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他对黎少钦说道。

“您好,龙伯伯!”黎少钦连忙打招呼,对于这位中年人,他心中是由衷的感激。

龙海天对黎少钦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了陶育强,问他道:“老哥,你带着这位年轻人到我这里,所为何事啊?”

陶育强看着黎少钦,对龙海天说道:“少钦他,打算去见金志军。”

“不是吧?”龙海天双眼瞪得老大,他看了看陶育强,然后又看了看黎少钦,最后问黎少钦道:“年轻人,你真有这样的想法?”

黎少钦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,先前陶育强的反应已经让他心存疑惑,他们似乎并不认同自己的这个决定。

不过他还是点头说道:“是的,龙伯伯认为有何不妥之处?”

“呵呵。”龙海天干笑了一下,说道:“不妥之处倒是没有,只是有一点我想知道的,你对金志军这个人熟悉吗?你为什么会产生想要见他的想法?”

黎少钦摇了摇头,答道:“我从未见过他,现在并非我想要见他,而是到了不得不见他的局面而已,形势所迫。”

龙海天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,他转过头去看着陶育强,后者则是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城市边缘,脸上挂着一丝微笑,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他顿时不满道:“我说老哥啊,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也很重要吧?你怎么看上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啊?”

陶育强转过身来,笑道:“没错,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很重要,所以我才来找你嘛!”

龙海天一脸无奈地看着他,正想埋怨几句,忽然见陶育强又转过了身去,轻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已经老了,再也经不起这种折腾啦,现在的我,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,让中南大学商界恢复原来的秩序,所以这一次,是我最后一搏了,我就当豁出去,陪你们这些年轻人再玩一把吧。”

龙海天听得一怔,黎少钦也听出来了,他这番话里面隐藏了不少信息,他这才知道,陶育强今日带自己来这里,恐怕是有着更深层的用意的。

屋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,黎少钦默默地注视着陶育强的背影,从他适才的话里,他能感觉到,一直以来,这个老人承受了太多不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陶育强背负着双手,静静地看着窗外,良久,他终于再次开口了:“海天啊,你把一切都告诉少钦吧。”

黎少钦听得一惊,从陶育强的话间,他感觉这两人似乎隐藏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,顿时忍不住把目光落在了龙海天的身上。

龙海天眉毛动了一下,显然对陶育强的这句话大感意外,不过他的神态很快就恢复如常,对着陶育强的背影点了点头,恭声道:“是,老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