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7.流言蜚语
作者:泥巴汉子  |  字数:76461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林暮云拉了一下高远,笑着说道:“这款我不喜欢,看看别的吧!”

高远知道不是林暮云不喜欢,而是林暮云不让自己难堪,一时汗颜。

林暮云也并非买不起,结婚戒指,高远买给她才有意义。

“麻烦你拿一下这个。”

林暮云指着另外一枚钻戒对售货员说道,这一枚明显要比那一枚档次低了很多,钻石也小了许多。

“八万八,买不起就别看了。”

售货员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林暮云和高远,并没有拿,直接报了价格。

“刷卡吧!”

高远说着,将卡递了过去。

“我们再看看别的吧!”

林暮云拽了一下高远。

“喜欢就买了吧!再不能委屈你了!”

高远对林暮云笑了笑,这笑很不自然,那人家钱买东西装阔,高远意识中是头一回。

“好!听你的。”

林暮云看出高远的尴尬,给足了面子,若非高远在场,林暮云绝对给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售货员发飙了。

好远只给林暮云买了戒指,还是林暮云的钱,这是拿人家的矛刺人家的盾,不过林暮云很高兴,她在意的不是物质,是心意,是感情。

婚期定在十月十号,也就一周时间了,所有一切都是林家和林暮云操办,高远一点事也没有,完全就是个闲人。

结婚当天,高远是被林家的豪华车队迎娶进门的,这是完全的入赘,从形式上也是赘入豪门的女婿。

婚礼比较隆重,林家也算江都市数一数二的家族,宾客来了不少,大多数都是有头有脸的。

婚礼开始,高远牵着林暮云上台,台上只有林家家主林满堂和林暮云的父母。

“咦!这林家出名的美女是嫁给哪家公子,男方父母怎么没有到场?”

“高家?江都豪门没听说有个高家吧!或许是其他哪个市的吧!”

“儿子入赘,父母嫌丢人没来吧!”

“你们没听说林家这上门女婿是个失忆症吗,什么都不做,就是个吃软饭的。”

“估计是贪图林家家财有所隐瞒吧!”

“是啊!就连家门都不知道,来路不明,林家也敢入赘。”

“林家瞎了眼吧!怎么找了这么个穷酸货。”

“咱们江都市有这么多豪门公子都在追求林暮云,偏偏找了这么个赔钱货!”

各种流言蜚语在宾客之间小声传递,不光是高远和林暮云听在耳朵里,林家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高远和林暮云就装作若无其事,可林家人都是要脸面的人,把怒火强忍到婚礼结束,全部发泄给高远和林暮云了,就连林暮云父母也脱不了干系,成了众矢之的。

“暮云,你都看到了吧!你们现在就搬出去,是你们让林家今天丢尽了脸,成了江都的笑话。”林满堂开口说道。

“暮云这是你自己找的,怨不得别人,以后别说是林家女婿,你们不嫌害臊,我还嫌丢人!”

说话的是林暮云的大伯林伯阳。

“还等什么,看着你们就来气,快滚吧!”

林伯阳的儿子林宽大声吼着,引来家族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怒斥,言语十分难听。

林暮云泪水夺眶而出,自己本来就没打算留在林家,可也不能逼的这么急吧!

高远见林暮云哭了,心中难受,拉着林暮云就离开了。

新婚之夜,林暮云眼泪了半夜,高远安慰了半夜,好在林暮云也没怪高远,可高远心里就像扎了针一样难受。

新婚燕尔,高远对林暮云说要去工作,林暮云思忖之后也就答应了。

林暮云要安排高远去林氏集团的建筑公司,高远拒绝了。

高远自己要找工作,他说他不依赖林家。

高远转悠了两天,找了一家建筑工地,干起了苦力。

高远早出晚归,倒也踏实惬意,林暮云也从没问过,她知道高远工作的开心就好,不想触及高远自尊,反正不指望高远赚钱养家。

这天,工地来了一拨人视察参观,高远形象好,就被临时安排到工地门口,负责指挥车辆停泊。

结果,在众多豪车中有一辆车是林氏集团子公司万林建业老总林宽的车。

林宽一下车就看到了高远,见四周无人,对高远说道:

“高远,你还嫌给林家丢人不够,跑到这里害臊来了。”

高远看了一眼林宽,懒得搭理就躲开了。

林宽见高远没拿他的话当回事,就来气了,很到高远跟前低声骂道:

“高远,你一个上门女婿,你看你个穷酸货,快滚回家去,不然我有你好看。”

高远依然没理,林宽又要训斥,这时旁边走过来一男一女,一眼就看到了高远,他们前几天也参加了林暮云的婚礼。

“吆!这不是林家上门女婿吗?这新婚没多久,就跑出来当门童了,是林家养不起了吗?”女子妖声怪气的说道。

女子叫白少晴,是江都白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与林暮云齐名,都是美颜绝伦。

林宽知道白少晴向来与林暮云不对付,今天逮到机会肯定要好好羞辱一番不可,瞪了一眼高远转身就走。

“林大少,干嘛急着走啊!咱们陪你妹夫聊聊天啊!”

白少晴娇笑着说道,而且声音很大,传的很远。

这次,来了很多行业人士,是建筑协会组织的一次现场观摩学习,很多人都相互认识。

白少晴这一嗓子,引来无数人的目光。

“还真是林家上门女婿!”

“这是给林家丢人吧!”

“这才结婚几天?林家不会养不起吧!”

“失忆症患者,那就是白痴,能做什么啊!”

“我们林家没有这样的女婿。”林宽丢下一句话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高远听到这些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议论,也是十分气愤,我吃你家喝你家的了,我干什么与你们有什么关系!

就在高远忍无可忍正要质问之际,工地负责人,也就是这次接待单位的老总过来招呼众人进入现场。

高远心中怒火无处发泄,捏紧拳头狠狠的砸了出去。

“嘭!”

接着旁边一辆豪车发出鸣叫,高远一时傻眼了,刚才气急,拳头落在人家豪车的引擎盖上了,被砸出一个大坑。

听到汽车鸣叫,一位男子跑了出来,正是刚才和白少晴一起的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