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16.年夜饭
作者:泥巴汉子  |  字数:76461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高远,答应我一件事好吗?”

躺在床上,林暮云依然辗转反侧。

“暮云,你说吧,不要说一件了,十件百件我只要能做到,都答应你!”高远认真的说道。

“在你记忆恢复之前,哪里都不要去,就安心待在家里,好吗?”

林暮云经过晚上的事,思来想去,决定不让高远出门了。

“为什么?”高远不解的问道。

“因为你没有身份信息,会被误解,我担心你的安全!”

林暮云的确担心,万一高远真是什么雇佣军之类的,就麻烦了。

高远看出林暮云确实担心,自己也心疼,犹豫了一下说道:

“我答应你,除了出门买菜,我哪里都不去了!”

“嗯!以后恢复记忆了,你想去哪就去哪!”林暮云如释重负,满心欢喜的说道。

高远说到做到,自此以后,除了在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菜,再也没有出去过。

林暮云害怕高远在家急出毛病,买了好多书籍让高远学习。

高远除了做家务,就是上网或者看书学习,还有锻炼身体。

高远每天都要晨跑和夜跑,当然都是围着小区,也不会跑远。

半年过去了,高远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,林暮云也不抱希望了,反而高远倒是很乐观,也适应了现在的生活。

林暮云的生活依旧如故,魏丰自从那天晚上电话关机,也再没给林暮云打过一个电话。

林暮云也无所谓,也忘了那件事,日子倒也过得平静。

过年了,林暮云要带高远去买新衣服,高远不去,说有衣服穿就行了,还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大堆。

林暮云说不过高远,也就不再勉强。

大年三十是要回林家的,无论是嫁出去的,还是入赘的都必须回林家过年,这是林家多年的规矩。

“暮云,我不去行吗?”

高远想起林家那些人的嘴脸就不想见。

“高远,平常家族活动什么的我都没有勉强过你,可过年要去,这是老爷子订下的规矩,你就当帮帮我吧!”林暮云拉着高远的胳膊央求道。

“好吧!吃过年夜饭我们早点回来!”高远不忍心,也就答应了。

林家不愧为豪门,年夜饭十分讲究,而且林家所有人都到齐了,就连林暮云七姑在国外留学的女儿钟雅都被叫了回来。

钟雅比林暮云小八岁,从小就爱跟在林暮云屁股后面,长大了跟林暮云这个表姐关系最好。

林暮云结婚,钟雅不在,倒是从母亲那里知道一些。

“暮云姐,这是姐夫吧!”

钟雅看到林暮云和高远进来,就跑过来打着招呼。

“小雅回来了,这就是你姐夫高远!”林暮云介绍着。

“姐夫好英俊!”钟雅打量着高远赞叹道。

高远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也算打过招呼了。

钟雅拉着林暮云去一边说话了,高远就跟长辈们挨个问了好,然后退到一边去了。

在林家的宴会大厅摆了八桌,其中六桌是林家人,两桌是管家、佣人和保姆他们的,一样的饭菜,不过席位设的比较远。

林暮云是双木餐饮公司总经理,也因为朱新宇被打掉牙那件事情,林暮云被老爷子比较看重,老爷子把林暮云叫到自己一桌了。

高远想随便找个位置,也就吃顿饭的事吗,哪里都无所谓,当然不能去长辈的几桌,这个礼数高远还是知道的。

高远这一辈只有两桌,一桌男的,一桌女孩子。

高远走了过去,正好有空位,就要坐下。

“高远,这里有人了,坐不下了,你还是去坐在那里吧!”林宽说着,指了一下角落里佣人的一桌。

“好,那我去坐那里吧!”

高远微微一笑,就向佣人那桌走去,身后传来一阵哄笑,高远当然知道他们在笑什么,从未当回事。

“你说这白痴女婿他还真就去了啊!”

“你看他那穷酸样,坐我们这桌我都没胃口了。”

“我说呀,等会给这白痴女婿多灌几杯酒,让他喝醉了,我们让他出尽洋相。”

林宽把林家几个青年后生招到跟前,压低声音说道,几个人都拍手称赞。

高远走近佣人那桌,客气的跟大家打了招呼,然后坐下来等着老爷子宣布年夜饭开始。

林满堂是每年都准备了好多红包,提前装好了,写上名字,然后叫谁,谁就上去领红包,晚辈是要给林满堂磕头的。

今年是林暮云坐在老爷子身边由林暮云读名字,老爷子发红包。

至到所有人都领过了,包括佣人和保姆都有,唯一没有高远的名字。

林暮云有些不悦,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高远,咬了一下嘴唇,高远看在眼里,笑着轻轻摇了摇头。

这时,七姑的女儿钟雅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爷爷!怎么没有我高远姐夫的红包!”

本来很多人都留意到高远这个上门女婿,老爷子是没有准备红包的,可偏偏钟雅这丫头却说了出来。

一时所有人都看向高远,又看向老爷子。

老爷子老脸也挂不住啊!他倒不是诚心的,老爷子以为高远不会来的,也就没有准备,何况他也快把这个上门女婿给遗忘了。

老爷子尴尬极了,嘴角抽搐,一时也不知如何说了。

“爷爷,您要是忘了,我的给姐夫吧!”钟雅也意识自己冲动了,急忙说道,想替老爷子圆场。

“小雅,谢谢你的好意!有没有红包无所谓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高远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,急忙对钟雅说道。

“高远,你什么意思?爷爷不就是忘了给你包红包吗?”林宽站起来指着高远质问。

“我没说什么呀!红包对我来说就是无所谓吗!”高远觉得自己没有说错。

“高远,你的意思就是你不在乎,爷爷在乎了,所以没有给你了,对吧!”

林宽倒是很会咬字眼,这完全是断章取义,祸水东引,意在挑拨离间。

“随便你怎么说吧!我懒得和你说。”高远说完自顾坐了下来。

“暮云,跟我去房间。”

这时老爷子脸色阴沉,起身对林暮云说道。

众人一看老爷子生气了,一个个把怨恨的目光看向高远。

“好好的气氛,就因为这个穷酸货搅和了,看把老爷子气的。”

“是啊,以前这个白痴女婿不来,哪有这档子事啊!”

“你看他那穷酸样,过年了还穿的那么寒酸,真是丢我们林家的脸啊!”

林家宴会厅里,众人对高远又是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各种谩骂都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