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八十八章 元宵佳节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日子来到了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,星期六,恰逢元宵节。

晚上六点半,黎少钦在食堂吃完晚饭和汤圆之后,换上休闲装,一个人向女生宿舍楼走了过去。

不多久,他来到自己要来的宿舍楼前,看见不少女生打扮得花枝招展,三五成群地从里面出来,看来是要趁此机会出去逛街了。

忽然,黎少钦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男生,这男生跟他一样,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待,之所以会注意这样一个人,是因为这个人给他一种眼熟的感觉。

走到近前,他终于辨认清楚了,这人原来是周家炜,想起当初自己几人在博物馆的时候,还跟他起过冲突呢。

不过往事如烟,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黎少钦自然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说来还得多谢他呢,要不是他,自己可能也不会认识白静了。

见到这个老熟人,黎少钦连忙上前打招呼道:“哟,背心男,好久不见啊!”

周家炜见到他,顿时皱起眉头,黎少钦他当然不会不认识,作为商学院的学生,如果不认识眼前这个商界的新锐,说出去怕会让人笑掉大牙的。

不过自己跟他一开始就已经结下了梁子,再者黎少钦和白静的关系他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,因此,在这里见到这个家伙,对他来说,自然算不上什么好事。

不过,既然对方跟自己打了招呼,他也不好拒人千里之外,只得不冷不热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黎少钦笑道:“我来找白静学姐啊。”

周家炜一听,脸色一变,面露警惕地看着他道:“你找她干什么?”

黎少钦没有注意他的表情的变化,继续笑呵呵说道:“元宵节啊,我当然是找她一起去看花灯啦。”

“哼!”周家炜顿时沉下脸去,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静静她今晚已经跟我约好了,我看你还是走吧?”

“哦?”黎少钦露出个疑惑的表情,接着伸手搔搔后脑勺,有些失望道:“原来这样啊,那我明天再找她吧。”说完,转身就要离开。

周家炜看着他的背影,嘴角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微笑。

黎少钦正丧气间,而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有女生的声音响起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黎少钦的耳朵里:“家炜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周家炜条件反射般转过身去,看着身后的女生,他脸色通红,有些不知所措,目光时不时往黎少钦这边偷瞄过来。

而黎少钦听到这个熟悉声音,也惊喜地转过身来,第一眼便看到了白静。

她今晚穿着一件米黄的长袍,一条灰色的紧身牛仔裤,脖子上扎着一条白色的围巾,看上去颇有几分成熟的韵味,从没见过她这种装扮的黎少钦,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白静身边还有另外两位女生,三人此刻正有说有笑地往外走。

周家炜似乎也被白静的打扮迷住了,一时间忘了说话,直到三人来到跟前,这才醒悟过来,他连忙把那束花收到背后,支吾着说道:“静……白静,我……我想约你一起去湘江边上看花灯。”

白静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我是不会跟你单独约会的。”

周家炜听得满脸通红,白静身边两个女生见他这个样子,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,其中一个对他说道:“喂,家炜同学,既然静静她拒绝了你,不如我陪你去吧,不过事先说好了,你那束玫瑰花就要送给我了哦。”

周家炜一听,脸更红了。

这时候白静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,下意识地望黎少钦这边看过来,当两人目光相接的那一霎那,她顿时怔住了。

“哟!三位美女,要出去吗?一起去看烟花怎么样?”黎少钦立马学着黎建天自来熟的样子,对白静露出了个微笑之后,又上前去跟另外两位不认识的美女打起招呼来。

白静看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疑惑,直到见到身边两个朋友怀着跟她同样的目光,她才醒悟过来,原来她们与他并不认识。

短暂的疑惑之后,刚才跟周家炜说话的那个女生开口了:“你是黎少钦?”

黎少钦望着她,露出疑惑的表情:“你认识我?”

那女生顿时笑开了:“大名鼎鼎的联合会会长,我怎么可能不认识?要知道,我们商学院一半人都是商界的人哦!”

“哦!”黎少钦点头释然。

那女生又道:“对了,我和阿兰打算这个学期开一家饰品店,我可以加入你们联合会吗?”说到这里,白静身边那另外一个女生也满脸希冀地看着黎少钦。

黎少钦用手轻捏着下巴,他忽然不怀好意地瞥了身后的周家炜一眼,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,对她笑道:“可以,不过你先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两女一听有希望,不约而同地出声问道。

黎少钦心中偷笑了一下,凑到两女面前,轻声说道:“我要你们把这个电灯泡给我支走,我想跟白静学姐单独谈些事情。”

“电灯泡?”两女一阵狐疑,不过一看到站在后面,满脸嫉妒地看着黎少钦的周家炜,她们顿时明白了,两人偷笑之后,悄悄对黎少钦比划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三人就这么简单地达成了协议,两女清了清嗓子,装作与黎少钦告别,然后走到周家炜面前,低声跟他说了几句话,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,只见周家炜偷偷看了白静几眼之后,便点头跟着两女离开了。

看着周家炜离去的背影,黎少钦心中苦笑不迭,本来他不想用这些手段的,但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欺骗自己,说白静已经答应跟他约会了,他这样做,也算是以牙还牙吧。

一阵熟悉的香水味飘过鼻尖,黎少钦心中一暖,敢情白静一直都用着自己送给她的香水呢。

白静看着他,眼中带着嗔怪的神色,语气冷冷道:“你把我的伙伴都赶走了。”

黎少钦连忙赔笑道:“不好意思,那就让小弟我来代替她们的位置,将功赎罪吧。”

白静别过脸去,此刻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,语气依旧冰冷:“不需要了,你走吧,我决定了,今晚哪也不去。”说完转身便要往宿舍楼走回去。

黎少钦一看,心中暗叫糟糕,白静这个女孩他是比较了解的,她这么不待见自己,显然是心理在作怪。

想自己跟她冷战了那么久,现在自己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,就冰释前嫌的话,那是是不可能的,别说是她这样一个感性的女子,换做任何一个女生恐怕都不会答应的吧。

他觉得赔礼道歉肯定要的,但眼前的情况,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啊,没看自己两手空空吗?

眼看白静就要进入宿舍楼了,按照学校规定,男生是不能进入女生宿舍楼的,违者后果很严重。

情急之下,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决定使出商业上的说话手段,于是立刻换上一种严肃的态度,对白静说道:“姗姗去法国了。”

果然,听到黎少钦这句话之后,白静停下了脚步,不过她依旧没有转过身来,背对着黎少钦,冷冷说道:“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黎少钦毫不犹豫地答道,他忽然又把话锋一转:“我来这里,是为了解救你的。”

白静没领教过他说话的手段,自然一下子被他的话套住了,她下意识地转过头来,问道:“什么意思?什么解救我?”

黎少钦见她终于主动发问,心中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,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,于是他继续说道:“今天是己丑年正月十五日,黄历上说今天忌出行,忌交易,所以你想出去逛街购物恐怕是不行的了。”

白静一听居然是这样,不禁哑然失笑,虽然明知他是胡诌,但不知为何,自己却不愿去拆穿他。

她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按你这样说,那我这个时候是不是更应该回宿舍呆着呢?”

哪知黎少钦却连连摇头,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:“非也非也,今日虽然不宜出行不宜交易,却是个祈福的大好日子,传说在今日祈福的话,大部分都会灵验的,我听说今晚橘子洲有烟花晚会,不如我们一同前去,向那江中的龙神祈个福祉吧?”

以白静的聪明,自然知道他这是想要单独找自己出来。

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生,不由得暗自感叹:不愧是黎少钦,说话变得越来越厉害了呢,这一下子,居然让自己生出了一种难以拒绝的感觉来。

不过,她也不想这么轻易就答应他,她决定给他制造一些小麻烦,来惩罚一下这个脑筋大条的家伙,让他以后学会顾及别人的感受,学会珍惜。

要怎样惩罚他呢?白静心中暗暗思索,她知道他现在就是一个打开了盖子诉话瓶,待会他肯定会有一大堆的话要跟自己说的。

换是以前,她对他的话一向都是来者不拒,全部听完的,但这一次……她想了一下,忽然有了个绝佳的主意。

既然要惩戒一个诉话瓶的话,那最好的惩罚,就是对他所说的话,全部拒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