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6.雷雨夜
作者:泥巴汉子  |  字数:76461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是不是很感动!”

高远忙完后走出厨房嬉笑着说道。

“臭美!”

林暮云笑骂道。

林暮云心里却有了诸多变化,若是眼前这个男人恢复记忆,不知道他该有多优秀啊!

“暮云,我出院都快三个月了,你说我记忆到底能不能恢复了?”高远坐在沙发后盯着林暮云看着。

“会的,一定会的,不要着急。”

林暮云也想知道什么时候恢复,她心里也十分着急,又不得不安慰高远。

“你真美!”

高远看着林暮云有些情不自禁,脱口而出。

“讨厌!”

林暮云白了一眼高远,秀美的脸庞升起红云,显得更加迷人。

高远有些蠢蠢欲动。

林暮云也察觉到了,立刻起身说道:“高远,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!”

高远点点头说道:“我送你!”

“不用了,我开车来的。”林暮云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高远从窗户看着林暮云远去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接下来的日子,高玄除了做家务就是做家务,林暮云也是一有空闲,不是和高远通电话,就是来高远房子里,二人感情急剧升温,处在热恋之中。

林暮云和高远的交往一直不被父母看好,也遭到林家家族众人反对。

林暮云总以救命恩人封堵家族众人的口,父母在家族众人面前也否认林暮云和高远恋爱,说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,成为一般朋友。

在八月十五前夕,一个雷雨夜,高远和林暮云突破了最后防线,共赴巫山云雨。

“我们结婚吧!”

高远搂着林暮云说道。

“嗯!给我时间说服父母!”

林暮云抚摸着高远的胸膛,这时才发现高远浑身有好多伤疤,大多数都是刀伤,在腹部和胳膊还有两处似乎是枪伤。

林暮云有些吃惊,可是高远如今没有恢复一丝记忆,问了也是白问。

林暮云联想到高远的走姿和坐姿,还有豆腐块般的被褥叠法,以及诸多习惯,强大的武功,突然意识到高远以前是军人。

林暮云盯着高远棱角分明的脸庞,看了许久,想看出一些端倪,可还是失望了。

不过林暮云是真的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。

林家豪宅。

林暮云跪在家主林满堂跟前。

“爷爷,你就答应我吧!让高远入赘到我们林家,我就喜欢他,我就要嫁给他。”

“我们林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高远来路不明,们不对户不当的,这让我们林家颜面何存!”

林满堂怒斥着林暮云。

“爷爷,高远是因为救我才失忆的,我不能忘恩负义。”

“给他两百万,让他离开江都市。”林满堂说道。

“不,我就要嫁给他,我已经是他的人了!”林暮云哭着说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林满堂瞪大了眼睛。

“我已经是高远的女人了。”林暮云低声重复说道。

林家,林暮云的几位叔伯都嫌弃的看向林暮云,这可是有辱门风的事啊,一个个愤怒的瞪着林暮云。

“混账!”

林满堂气得手都在颤抖。

“爹!你不要生气了,我找人将这小子打残算了。”

林暮云的大伯林伯阳说道。

“是啊,爹!我们林家不能入赘这不清不白的人,会成为江都市的笑话。”

林暮云三叔林叔太姐着说道。

“丢人现眼!真是败坏家门。”

林暮云的四叔林季昆指着林暮云骂道。

“爹!给那小子给些封口费,让他滚蛋,以后永远别出现在江都市。”

林暮云的五叔林显知说道。

林暮云的父亲林仲和一直闷声抽烟,一句话也没说。

“二哥,你就说一句话吧!你看你教育的好女儿,都把爹气成啥样了!”

说话的是林暮云的六姑,林春方。

“爹,不行就依了暮云,都已经这样了,高远就是身世不明,穷酸一些,人倒是不错。”

林暮云的七姑林秋平开口替林暮云说话了。

“爹!就答应了暮云,反正是入赘,招谁都一样。”

林暮云骂道父亲终于开口了。

“入赘可以,以后不要住在林家,去外面买房吧!”

林满堂思虑了很久,开口说道。

林暮云听明白了,这是要把她赶出林家了。

“谢谢爷爷成全,我这就搬出去。”

林暮云起身说道。

“等举行完婚礼,就搬出去吧!”林满堂说完就离开了。

林暮云心里只在意高远,其他什么对她不重要。

回到高远的住处,林暮云闭口没有说她在家族受的**,只开心的告诉高远,爷爷答应了。

“我们什么时候结婚?”高远有些迫不及待。

“爷爷说尽快定下婚期。”林暮云依偎在高远怀里说道。

“可惜我什么也给不了你!”高远觉得有愧于林暮云。

“有你的人在我身边就够了,我只要你的人。”林暮云笑着说道,她看出来高远还是有心的。

“明天我给你买个钻戒吧!”高远忽然说道。

“你有钱吗?”

林暮云疑惑的问道。

“我把玉佩卖了,买个一般的钻戒应该够了。”高远已经有了打算。

“不行,玉佩无论如何都不能卖,哪怕以后上街乞讨也不卖。”林暮云认真的说着。

高远有些感动,可也无能为力。

“答应我,玉佩不卖!”

林暮云盯着高远的眼睛说道。

高远叫凌云有些生气,只好点了点头。

第二天,林暮云拉着高远先看了一套房子,是精装房,林暮云看好后就交付了定金。

高远又拽着林暮云去了商场,在首饰专柜,林暮云相中了一款钻戒。

“麻烦拿一下这个。”

林暮云指着一枚钻戒对售货员说道。

“小姐,这是今年的新款,价格比较高,销售的比较火爆,你确定要这一款吗?”

售货员有些鄙视的目光看着林暮云和高远。

“多少钱?”高远随口问道。

“六十八万,打折下来也就六十八万吧!”

服务员说完,带着嘲讽的目光看着高远。

高远被售货员的报价惊呆了,一枚钻戒就要六十八万,自己是绝对拿不出这个钱来,林暮云给的那张卡里还有个十八万多,本来高远不想用的,后来还是决定用这个钱给林暮云买个钻戒,才拉着林暮云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