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九十八章 商场博弈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周日的清晨,空气格外清新,和熙的晨光从窗口洒进房中,带来满屋的生趣盎然。

林云静静地站在窗边,双手轻轻抚摸着摆在窗角的一盆白兰,毫不掩饰脸上的爱惜之情。

过了一会,她轻轻把鼻尖凑到白色的花儿旁,醉人的花香顿时让她闭上双眼享受了起来。

正陶醉之间,忽然,一阵“笃笃笃”的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,紧接着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。

一个穿着棕色风衣,戴着眼镜,脖子上围着一条围脖的年轻男子走进来,看到室内的林云,他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洁白正整齐的牙齿,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云姐,让你久等啦。”

林云潇洒地转过身来,一头长发也跟着飘逸地打了个转,好似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那般,又甩到了身后。她不怀好意地瞥了这个男子一眼,说道:“铁玉宇,你跑哪里去了,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才来?”敢情来人是湖南大学商会的会长铁玉宇。

铁玉宇原本正在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脖子上的围脖,闻言连忙苦起脸来,说道:“哎哟,我的姐呀,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还在宁乡呢,这一时半会的,哪能赶回来这么快,我也是尽力了呀。”

“你去宁乡干什么?”林云一脸疑惑看着他,宁乡地处长沙郊外,根本不在大公会辖区之内,她实在猜不出,他去那里有什么事情,“我记得那里好像不是你的地盘吧?”

铁玉宇拉过一张椅子,反着坐了下来,说道:“云姐说笑了,我还没那个本事,把手伸到那么远的地方。”见她仍旧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,只好连忙摊起双手,做投降状说道:“好啦好啦,我实话实说好了。”

林云听他这么说,顿时也拉过一张椅子,就在他对面坐下来,淡淡地望着他。

铁玉宇做了个无奈的表情,说:“其实呢,我最近迷上了一项活动!”

“迷上了一项活动?”林云看着他,开口问道,“什么活动,居然让堂堂湖大商会会长玩物丧志,把正事儿都搁一边去了?”

铁玉宇嘿嘿干笑两声,说道:“没你说的那么夸张,其实我最近喜欢上的这项活动呢,只是坐公交车到处去周游而已。”

林云一听,脸上顿时做了一个无语的表情,没好气地说:“坐公交车去周游?你居然迷上了这样的事情?”

铁玉宇见她不以为然,连忙解释说道:“姐你先听我说完吧,我这个主意可是不一般哦,我每次出行之前,事先并不知道目的地的,而是随便上一辆公交车,碰到哪辆就上哪辆,等到了终点站,又在附近上另外一辆,然后再到下一个终点站,周而复始,渐渐地我就会走上一条陌生的路,途中一切风景都将变成陌生而又新奇的,这种感觉,才是一种真享受。”说都最后,铁玉宇眼睛都闭了起来,似乎是真的在享受一般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林云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道:“这的确是一个新奇的主意呢,等我哪天没有事做了,我也要去试试看!”

铁玉宇顿时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,笑道:“嘿嘿,我就说吧,我这主意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,自从爱上这样的生活之后,我发现自己的每一天,都充满了未知,充满了不确定,这才是我要的生活!”

林云静静地看着他,铁玉宇大公会之中是出了名的“铁公鸡”,在他眼里,一向都是利益大于一切的,不想今日居然发出这样的一番感叹,实在叫人费解。

不过她没有在这方面多想,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,可不是来跟他聊生活的。

“我们还是谈正事吧。”林云忽然转换了话题。

铁玉宇脸上也渐渐露出严肃的表情,他当然知道,林云来找他,必定有要事相商,以他对林云的了解,这个女强人一向可都是惜时如金的,这一点,从刚才她对自己的迟到表露出不满就可以看出来,所以他当然清楚,这个女子绝不是来找他聊家常的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大家都是“**湖”了,他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开门见山了。

林云顿了顿,对他说道:“你可知道最近中南大学那边的局势?”

铁玉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了解一些,据说最近那边很混乱,他们的商会正面着临崩分离析的危机,而且似乎还受到了一个名为‘联合会’的新兴团体的挑战,可谓内忧外患。”

林云没想到他了解得这么清楚,有些好奇地望着他,问道:“那你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铁玉宇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,他知道林大会长在试探他的口风,只得说道:“我能有什么看法?还不是怪夏隆巩那个白痴,事情都没做完,就这么走掉了,以前他在的时候,别人还顾忌他三分,现在他走了,中南大学商会再度成为了一盘散沙,相信要不了多久,又会出现三年前的那种情形了。”

林云颇有深意地望了他一眼,又问道: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

铁玉宇一听,看着林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,对方似乎对他的说法不以为然,又觉得她这话里似乎包含了些别的意思,便反问道:“怎么,难道老姐你另有看法?”

林云向他摇了摇头,眨了一下眼睛,说道:“我先问你,假如将来真的出现了那种情况,你会怎么做?”

铁玉宇紧紧地看着她,有些不明白她问这句话的意思,久久未答。

林云自然知道他心中有所顾忌,笑道:“你也不用猜忌什么,我这样问,只是想知道你现在的态度而已,我还是说简单明白一点吧,隔岸观火、雪中送炭和落井下石这三个,你选择哪一个?”

铁玉宇听得自嘲一笑道:“呵呵,听你这么一说,我的想法是属于落井下石的。”

紧接着他面容变得严肃起来,又说道:“不过,牵涉到商业利益的事情,没有谁对谁错可言,谁都想取得最后的胜利,就像下棋一样,你不可能怀着可怜对手的心情去参与其中,用不了多久,混乱的中南大学将会迎来一场盛大的利益博弈,谁都想在这一场博弈之中,获得更多的筹码,我也不例外,为了我们湖大商界的利益,我不得不参与其中……”

“鄙视你!”没等他说完,林云便忍不住插话了,她一脸恼怒地看着铁玉宇:“鄙视你们这些男人,大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,什么孙子兵法,什么胜者为王,什么优胜劣汰,统统都是狗屁!难道你们都没听过‘和气生财’吗?”

铁玉宇没想到“狗屁”这种粗俗的词语,会从她口中说出来,他转过脸去看着她,顿时被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,他连忙站起来,来到她身边轻声,双手压在她的肩膀上,安慰道:“云姐,你何必纠结这些事情呢?中南大学的局势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,就算我不参与,也会有别人参与其中的,我为我们湖大利益着想,又有什么错?”

林云不去理他,而是低下头去,用双手掩住自己的脸,待得情绪平复下来,这才渐渐松开,她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对不起,刚刚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。”

铁玉宇见状松了一口气,他最怕的就是面前这个姑奶奶一言不和就翻脸,幸好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,他稳了一下自己的思绪,问道:“那你有何打算?”

“我?”林云忽然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,这让铁玉宇愣了一下,只见林云对他说道:“我选择雪中送炭,我决定帮助中南大学度过这一难关。”

“唉!”铁玉宇无奈摇了摇头,“云姐你太意气用事了,你可知道,就算你这样,最终也改变不了什么?”

林云看了他一眼,嘴角处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,她望向窗外:“铁玉宇,姐姐我可没有意气用事,相反,我很赞同你的说法,就在刚刚,我已经决定了,我商学院也要加入到这一场博弈之中去。”

“哦?”铁玉宇被她这句话弄得莫名其妙,有些不明所以问道:“云姐,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

林云没有回头,而是继续看着窗外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流,用平静的语气说道:“刚才我说了三种选择,分别是隔岸观火、雪中送炭和落井下石,刚好符合买大小的玩法,在这一次博弈之中,你押注的是落井下石,而我押注的,则是雪中送炭,自然也还有人押注隔岸观火。”说完她特意回过头,朝铁玉宇眨巴了一下眼睛,俏皮道:“我们一起来玩这赌局,这样你明白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