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56章 灵魂的痛苦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已经走远了的陈琛也听到黑袍男人的话,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停下。

一直觉得自己安全了,陈琛已经来到另外一个山谷里面,四周都是皑皑白雪,危险的气息彻底地抛在身后。

陈琛停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面板,两次和黑袍男人动手,生命点已经失去了一半,还好血厚死不了。

“火莲开花,冰蛇起舞!”

陈琛想起了这句话,又回忆起刚才黑袍男人说的,他顿时就陷入沉思当中。

想要彻底打开青铜门,就得用火莲冰蛇来代替祭献,否则青铜门就会将白素贞姐妹的灵力、精血吸收干净,这句话是真的假的,陈琛完全不知道。

老和尚死了,雪隐也死了,长白山上很多事情都没有人能为他解答。

全靠自己摸索。

现在是要先找到苏冰,还是找出青铜门?

陈琛陷入了一个两难的选择当中,两件事都很重要,他无法兼顾。

“我现在要怎么办?”陈琛正感到头痛。

就在这时候,那群死人蛾又准确无误地找到陈琛的位置,它们飞在陈琛的身边,一大群死人蛾摆出了一个特殊的图案,好像表达出什么意思。

“你们是说,要我跟你们走?”陈琛看了许久,终于理解到它们要表达的是什么。

飞蛾又摆出几个图案,又好像在告诉陈琛,回答正确。

随后它们往一个方向飞去,一大片闪着点点火光的飞蛾,越过了无边无际的雪地。

它们在前方领路,过不了多久,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已经是这天晚上了。

之所以说这里是个奇怪的地方,是因为在长白山上居然还有一个草原,这是真正的草原,绝不是幻觉,草原的四周没有积雪,内部一副生机盎然的样子。

而且在草原上还立着一棵树,不算高大,枝叶也不算茂密。

但在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里,不仅有一个草原,还有一棵树!

这完全不合常理。

“这是海棠树!”

陈琛突然跳起来,因为雪隐说过的,引山黑龙会在海棠树下面繁殖,而青铜门就在海棠树的附近。

再认真地看了看附近的地形,铁索桥距离这里不到十里,陈琛还能看到悬浮在悬崖的铁链,得到火莲的冰洞也近在眼前。

那么这一切都在说明了,青铜门就在陈琛的身边。

“你们带我来这里,是想告诉我,青铜门就在附近吗?”陈琛想着,他猛地转身,看向了那些死人蛾。

死人蛾又摆出几个动作,好像在回应陈琛的话。

陈琛又说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难道是……老和尚的吩咐?”

这一次,死人蛾没有反应,即使它们什么都没做,陈琛可以很肯定是了,可是要往哪里寻找青铜门?

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除了茫茫雪山,就是厚厚的积雪。

白素贞姐妹支持不了多久,还有苏冰和凌暮凝至今还不知道人在何方,各种思绪在这瞬间又涌上心头。

“她们一定会没事的,既然青铜门就在身边,先救了娘子和小青。”陈琛心里面嘀咕着,开始寻找有可能藏着青铜门的地方。

他瞬移的速度很快,再加上逍遥游的身法,如同雪地上的精灵,眨眼间转移了好几个地方,都找不到任何痕迹。

即使之前开启青铜门有过痕迹,也被这里的积雪覆盖了。

死人蛾寸步不离地跟在陈琛身边,它们身上的火光,在黑夜中更美丽,璀璨得如同星辰。

找到了这天夜半,陈琛又回到海棠树下面,垂头丧气的。

这片草地的下方也被陈琛翻转过来寻找,都没有任何发现。

“飞蛾,你们能不能直接告诉我,青铜门到底在哪里?”陈琛眼神着急地看着那些光点。

死人蛾还是没有反应,他们只围绕在陈琛的身边飞来飞去。

陈琛找了那么长时间,累得坐在草地上,微微喘息。

那群死人蛾却全部都落在海棠树上,依附在其中,很快一树的亮光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树上满是光点,就好像一棵会发光的海棠树,在夜色中、雪山旁,美丽如画。

陈琛皱着眉头,他在这里歇了许久,正准备继续去寻找。

突然间,海棠树上的那些光点,如同被点燃的火焰,火光冲天而起,映照着半个黑夜的天空。

“这是?”

陈琛脚步停下,好奇地往海棠树看去,他看到那些死人蛾身上的光点破开了身体,熊熊地燃烧着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陈琛问道。

能够回答陈琛的,只是火焰随风摇曳而发出的声音。

巨大的火焰光影,慢慢笼罩在陈琛的上方,使得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,想要后退。

轰!

在陈琛身上,响起了雷鸣,是雷池躁动。

躺在雷池里面的那条火蛇突然跳跃起来,它舞动着身体,在雷池里面翻转,顿时翻天覆地那般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陈琛忍着身体里的痛苦,想要用雷电压着火蛇的,哪知雷池里的压力还没出现,火蛇就从里面冲出来,冲向了海棠树上摇曳着的火光。

它的动作摆动,并且牵引着陈琛,也往火焰里扑过去。

“不要!”

陈琛大喝一声,极力挣扎,可是没有任何作用。

随着身上的焦臭味传来,陈琛已被投入火海中,白色的猫毛顿时给焚烧殆尽,露出里面的皮肤。

九幽冥火本能地要出来护主,但也不是这些火焰的对手,很快被扑灭了。

火蛇在树上舞动着,围绕在陈琛的身边,好像很兴奋。

意外的是,这种温度极高的火焰并没有对陈琛的身体造成损伤,只是把猫毛全部烧光了。

喵!

陈琛痛苦地大叫了一声,他仿佛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在燃烧,灵魂快要从猫咪身躯里被抠出来,放在火上烘烤似的。

“火莲开花,冰蛇起舞,当灵魂能够承受活人的痛苦,天地自开。”

这句话恰到好处的,在陈琛脑海里回荡,他在想:“难道这就是火莲和冰蛇的作用?我的灵魂……被燃烧着!承受活人的痛苦……”

痛苦的感觉,在陈琛灵魂深处传了出来,难受极了。

在远处,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雪山上。

黑袍男人看着燃烧的海棠树,兴奋道:“青铜门,要开启了,新的时代正在降临!”

而黑袍男人并不知道的是,在他身后,也有一个模糊的声音盯着这一切。

“小猫咪,希望你能撑下去,不要让我这些年的希望,变成了绝望!”

那个模糊的身影在喃喃自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