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换条件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赌约……”李金雷瞳孔一缩,他如何不记得?想当初,他见黎少钦崭露头角,曾经想把他收纳到自己的门下,不想却被这小子拒绝了,最后还中了他的激将法,与他立下了一个赌约,赌约的内容是:如果联合会失败,黎少钦就无条件加入他的门下;但如果商会失败,他就无条件成为黎少钦的手下。

当初他不以为然,甚至根本不把这当做一回事,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可能会输。

可是现在,他才开始真真正正地后悔了,他彻底输给面前这个他曾经俯视的人。

他静静地坐在路边,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街道,心中百味陈杂,他有种被命运嘲弄了的感觉。

黎少钦也看着冷清的街道,耐心地等待着李金雷的回答,他能感觉到对方此刻躁动的心情,这个差点就成为中南大学商会会长的人,因为一步之差,沦落到如今落魄的模样,想想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,可这就是命运。

看着李金雷不断颤抖的双肩,黎少钦感觉出来了,回答这个问题,对他来说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,他心中忽然开始对这个对手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。

但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同情心而改变原先的主意,商场如战场,一切都要以己方的利益为重,想一下,如果能够把李金雷从商会挖到联合会里来,那对商会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打击?联合会很可能会因此进入一马平川的势态,所以这件事情,对联合会接下来的发展,将有着无比重大的意义。

“这个赌约,算我输了!”李金雷沉默良久,终于从口中艰难地挤出了这一句话,一时之间,各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。

高高在上的人,总有一天会从高处跌落下来,去为自己曾经的不可一世埋单,他就是如此,如果能给他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再有丝毫的骄傲自大,可谁会给他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呢?

现在,他只能带着最后收获到的一丝谦逊,学会去慢慢敬畏这个世界。

黎少钦却是无所谓的说道:“也不算你输,我们当初的赌约是,如果商会败给了联合会,你才要加入我的门下,眼下联合会和商会的斗争,还远远没有结束,所以,你还不算赌输。”

李金雷沉默了一会,忽然摇了摇头,说道:“唉,想不到你会把商会逼到如今这般境地,从大选结果出来的那一刻起,我便知自己败局已定,所以我又何必挣扎?难道还要把希望押在风建平那一边吗?”说到这里,他忍不住自嘲一笑。

黎少钦没想到他这么有骨气,心中不由得开始有些认同起这个老对手来了,“那你是否打算遵守这个赌约呢?”说着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金雷。

李金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忽然冷笑一声,说道:“哼,别想利用我来打击商会,我绝对不会做你的棋子,你小子要有本事,就该光明正大地坐上中南大学商界老大的位子!”

黎少钦顿时被他逗得乐了,忍不住笑道:“看把你急的,我只是问你是否要遵守赌约,至于我会怎么样,也是我说了算,还轮不到你来左右我吧?”

李金雷一愣,旋即讪讪道:“是啊,成王败寇,我一个失败者,有什么资格左右你这个胜利者的判决呢。”

黎少钦站起身来,他能感觉到李金雷此刻内心的彷徨和迷茫,这个差点主宰中南大学商会的男人,此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这也让他更加确信了一个道理,人其实都是靠捧起来的,一个人再厉害,如果没有别人的支持,那他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先不要急着妄自菲薄,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的话,我可以考虑一下,取消这个赌约。”黎少钦忽然毫无征兆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李金雷一听,猛然站了起来,他用双眼睛死死地看着黎少钦,他想看清楚,后者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,毕竟,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打击商会的良机啊。

“什么条件?”他很快冷静了下来,问出了心中所想。

黎少钦对他这个反应颇为惊讶,心想这小子果然是不会甘心认输的啊,不过他这样,却正中了自己的下怀。

他把手搭在李金雷肩上,换上一脸谄媚的表情,对他说道:“后天不是你们金老大寿的日子吗?刚好,我也想拜会这位长沙的商业大亨,你看能不能帮个忙,给小弟行个方便呢?”

李金雷没想到这小子角色转变得如此之快,心中恶汗之余,也细细思虑起他的这个要求来,他隐隐觉得,这件事情很可能会对黎少钦有着非凡的意义,否则他绝对不会取消赌约,放弃这个收拢自己的大好机会,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手段,他是深有感触的。

黎少钦知道他肯定会有疑惑,便解释说道:“不用乱猜了,我要见金志军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跟他谈谈,希望他让出中南大学商界的地盘来,我相信这点地盘对于他来说,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李金雷支吾着没有说下去,只见他眉头轻轻皱起,显然打算细细思量一番,再做回答。

黎少钦知道迟则生变,不能让他想太多,于是连忙打断他的思维,说道:“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能答应吧?好歹刚才我也救了你一命啊,单凭这个,你就不能拒绝了吧?何况我还取消了让你为难的赌约,你想想看,天下哪里还有这么便宜的生意啊?你再不答应的话,我可要反悔了哦!”他这番话虽然听起来是调侃,但却带着些许逼迫的味道。

李金雷被他这么一打岔,也不去细想他的目的是什么了,觉得反正与自己没多大关系,更何况他说得也有道理,单凭他刚才救了自己一次,已经足以让他答应了,而且他还附加了一个让自己无法拒绝的条件,要是这样还犹豫的话,那他就真的是傻子了,于是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想了一会,又补充说道:“带你参加宴会这个没有问题,我会向老头子引荐你,不过之后的一切事情,我就无法再帮你了,老头子性格多变,我可不敢拔他虎须。”

黎少钦知道他心中的疑惑依然没有褪尽,所以在说话的时候有所保留,不过他也不介意,点头说道:“这样就够了,你把我带到金志军面前的那一刻,也是赌约取消的时刻。”

李金雷面色终于放缓了下来,同时心中也对黎少钦生出了一种感激,他知道,如果对方一意坚持这个赌约的话,他虽然可以拒绝或者赖账,但在日后的交锋之中,他将永远处于被动的位置,再也没有与之争锋的可能,这是他绝对不愿意见到的。

同时他也猜到,黎少钦肯定也看清楚了这一点,所以故意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想到这里,不禁对自己这个平生大敌生出了一丝敬仰之情。

黎少钦咧嘴一笑,以他对李金雷的了解,他知道这家伙是不会拒绝的,当然这也得多亏了他自己巧妙的劝说,使得对方根本想不出拒绝的理由来。

“不过……”李金雷忽然皱眉道:“到时候你要有一个身份才行,我会向我父亲要一个名额,到时候你就暂时算我父亲这一边的人,这一点应该没问题吧?”

“没有问题!”黎少钦爽快答应道,他现在首先是要想办法进入金志军的寿宴现场,至于是用什么身份,他倒不介意。

“那就这么决定吧。”李金雷说道:“金老的寿宴在下个星期三下午四点开始,我中午开车过来接你。”

黎少钦伸手拍了李金雷的肩膀一下,看着他说道:“那就麻烦李兄了,我有一种预感,这一次我们绝对能有个愉快的合作。”

李金雷看了他一眼,叹气道:“希望吧。”

黎少钦把手缩回来,看了一下表,连忙告辞说道:“哎哟,这么晚了,都快十二点了,我该走啦!”

李金雷轻轻点了一下头,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远方,良久,他转过身来,面朝一个方向,抬腿渐渐走进了朦胧的夜幕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