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53章 老和尚之死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那群死人蛾本想继续去追黑袍男人的,但听得老和尚的话,他们像是有灵性的,全部飞回来,盘旋在老和尚身上。

老和尚并没害怕死亡,他很开心的笑了,好像真的看到了老朋友:“想不到我在真正死亡之前,还能看到你们,有你们这一群兄弟,我死而无憾!”

死人蛾不会说话,围绕在老和尚身边不愿意离去,很快就有一只飞蛾过来,落在老和尚的额头上,其余几只飞蛾也围绕在上面,把老和尚的血抹在额头那飞蛾的翅膀上。

老和尚好像明白了它们想做什么,摇头苦笑道:“没用的,我在一百多年前就死了,我也没有灵魂,做不了死人蛾。”

那些飞蛾很不甘心,没有放弃,继续一连串的动作,可正如老和尚说的,没有任何作用。

“这把剑,麻烦你们帮我带去,交给那只白猫,这是塔楼赠送给我的上古神器,我用不着了便送给他,我……”老和尚还有什么话,但他没说完,却闭上双眼。

老和尚的表情是没有任何痛苦,反而带着淡淡的微笑,去得很安详。

那群死人蛾围绕在老和尚身上不愿意散去,就这样过了好一会,它们都来到凤血剑的面前。

那些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死人蛾,力气居然还不弱,十多只飞蛾就能把凤血剑托起来,稳妥地在越过了一大片雪山,循着陈琛的方向飞去。

黑袍男人并没有离开,远远看着这一幕,他确定老和尚真的死了,才放心离开这里。

他没有去找陈琛,因为刚才灵魂受损得厉害。

陈琛也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远距离,已经听不到老和尚那边打斗的声音。

回头看去,黑袍男人没能追上来,陈琛停下注视着那个方向。

“大师,在今天之前,我一直对你心存猜疑,由此看来,是我想得太多了,但是你放心,这个仇我会帮你抱。”

陈琛又道:“不管那个黑袍男人是谁,我都要他去死!”

就这样,陈琛的仇人又多了一个。

他又说道:“等我找到青铜门,再尝试复活大师你,希望这个方法有用。”

陈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压下自己内心中的各种复杂情绪,正准备回去塔楼那边,如今能帮自己的,就剩下雪隐了。

想到这里,他得尽快赶回去才行。

可还没走了多久,陈琛感到背后有寒风吹来,惊讶地看到一大群死人蛾来到了自己身后。

陈琛正想逃跑的,但他认真地看了看,那些死人蛾竟然托着一把血红色的剑飞过来,剑就放在陈琛面前,这不正是老和尚的凤血剑?

“这剑……”

陈琛的声音哽咽了一下,尽管他早预料到老和尚会死在黑袍男人的银枪下,但心里一直保持有希望,老和尚能逃脱的。

当看到凤血剑时,陈琛明白老和尚真的死了。

“你们是老和尚的战友,他让你们把剑送给我?”陈琛抬头,哽咽着问那些死人蛾。

死人蛾不会说话,但同时煽动翅膀,发出一个同一频率的声音,好像在回应陈琛的话。

陈琛的猫爪子按在剑柄上,凤血剑当即“嗡”地响了一声,缓缓地飞起来。

“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用这把剑,替老和尚报仇。”陈琛举起爪子,承诺道。

他正想把凤血剑收到物品栏里,却发现双方竟然互生排斥,放不进去。

“这是为什么?难道凤血剑,真的要用我的血来滋养,才能为我所用?”陈琛想到老和尚取出剑的时候,那个黑袍男人说过的话。

既然如此,陈琛就将自己的血滴在凤血剑上,但奇怪的一幕突然发生了。

只看到凤血剑上红光暴涨,又发出了阵阵剑鸣,最后顺着陈琛身上的伤口,隐没在身体里。

陈琛可以清楚地感受到,自己和这把剑融为一体,这就是人剑合一?

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,陈琛决定原路返回,他要去找到老和尚的尸体,把尸体带走,找到青铜门后,才能第一时间就让他复活。

可是当陈琛回到大战的地点时,发现尸体已没了,只有一把灰烬留在地面,零零星星的还有雪花飘落,要将灰烬覆盖了。

也有一部分死人蛾残留在这里,久久不愿离去。

“这尸体,也没了?”陈琛咬咬牙,他又一次感到自己的实力太弱了。

弱得自己也嫌弃自己。

——

回到塔楼,陈琛没有收获了火莲冰蛇的高兴情绪,只感觉到很憋闷。

“坏女人,我回来了!”

陈琛走近了塔楼的一楼,冲里面呼喊了一声。

没有人回应陈琛,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里面传出来,使得陈琛浑身一震:“不好!”

那个黑袍人可以去围杀自己和老和尚,一定也会对苏冰他们下手,陈琛想漏了这一点,他有一种不安的预感。

一定出事了。

当即他走到塔楼里面,入眼看到的,是满地的尸体,横七竖八地摆放在里面,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。

“雪隐!”

陈琛也看到雪隐的尸体,它雪白的毛发被鲜血染红呢,就躺在塔楼的一角。

陈琛飞快地走过去,却发现雪隐的尸体已经冰凉了,也许死了很久,但也有可能刚死的,因为这里太冷了。

“坏女人,凌小姐!”

陈琛马上起来,大声地呼喊,没有人回应。

他快速地在附近找了一遍,都看不到有活着的人,而且地面的那些尸体中,都是敌人的,没有她们。

“她们应该没事的,谁敢伤害我的坏女人,我就要让他生不如死。”陈琛狠狠地咬着牙,他的猫爪子用力在地面上拍下去,发出响亮的声音。

奇怪的是,地面连一道裂缝都没有。

陈琛又说道:“她们不会有事,可能被捉了,也可能逃出去,对!一定逃出去了,只要走到二楼,就能被传送离开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陈琛自我安慰了一会,他告诉自己需要冷静。

只有冷静下来了,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,是要去找人,还是去杀黑袍男人。

但陈琛的心还是很乱,他越是想让自己平静,就越不能平静。

那些死人蛾也和陈琛一起飞回来,星星的光点一闪一闪的很美,陈琛没有心情去欣赏。

吱!

那些死人蛾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。

正在烦躁的陈琛刚想让它们别吵的,但抬头看去,就发现那些飞蛾都围绕在墙上。

而墙壁上,有一行用鲜血写成的大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