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52章 大限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老和尚手持凤血剑,满身血痕地跌在地上,嘴边还有血迹,伤得不轻。

“大师!”陈琛飞快地走过去。

但陈琛刚刚动身,他又感到自己被枪芒给封锁了,那个黑袍男人的银枪已经刺下来。

寂灭九剑!

陈琛瞬移躲开对方的攻击,他把早已准备的长剑控制着就从空中落下,剑芒已出现在黑袍男人的后背。

寂灭九剑是陈琛目前所领悟的最强大的杀招,剑气刚出,杀气就铺天盖地,剑芒不比刚才老和尚那惊天一剑差多少。

黑袍男人不得不把银枪收回,横扫而过,挡下了陈琛这一剑。

“大师,你没事吧?”陈琛已来到老和尚身边,紧张地问。

“无妨。”老和尚艰难地爬起来,手中的凤血剑流转着血红色的光芒,很是刺眼。

御剑!

陈琛操控那些剑,他把系统物品栏里面所有的剑都取出来,随着一声声剑鸣的响起,十多把剑组成了剑阵,飞快地往黑袍男人绞杀。

“雕虫小技,不堪一击。”

只看到黑袍男人的银枪往上一指,一道透明的光芒出现在他身边,所有长剑被挡在外面而不得前进。

砰!

随着黑袍男人长枪的用力,那些剑寸寸断裂,化作碎片往四周激射。

“老秃驴,你的实力不弱,我对你比较满意。我还能从你身上感到一股死气,可见你已经死过一次的人,但得到青铜门的力量而复活。”

黑袍男人持枪走来,又道:“看在你复活不易,实力不弱的份上,做我的奴隶,可饶你不死。”

“我身边正好缺少了一个命陨之上的奴隶帮我做事,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恩赐。”

老和尚念了一句佛号,道:“贫僧已做了佛祖的奴隶,只怕不能如你的愿。”

修佛的人,敢自称自己做了佛祖的奴隶?

陈琛看着老和尚,觉得他的内心深处肯定还有不少故事。

“佛祖?”

黑袍男人哈哈大笑:“在我眼中,满天神佛都不过蝼蚁,想杀便杀。只要你愿意做我奴隶,不出五十年,我带你去杀神屠佛,如何?”

看得出来,他是挺想着拉拢老和尚的,又道:“甚至我可以帮你破除长白山的限制,你便能随时离开长白山而不会死。”

陈琛说道:“原来你也只是空口说大话的人,杀神屠佛?就你也可以?”

黑袍男人不屑道:“你不过是一只猫咪,连蝼蚁都不如,井底之蛙,不知天有多高。”

老和尚右手握住剑柄,用力道:“小猫咪,你回去塔楼那边,找到雪隐让他带你去寻青铜门,贫僧帮你拦下他。”

陈琛突然浑身一震,惊讶道:“老和尚,我走了,你呢?”

老和尚笑道:“大不了就是一死,贫僧在一百六十多年前已死过一次,也不怕死第二次。”

接着他的笑容收敛,大喝道:“走!”

陈琛从来没有想过,老和尚会用牺牲自己方式来帮他,只觉得心中哽咽,想说什么,但又说不出来,莫名的难受。

他要找到青铜门,救了白素贞和小青,他还要杀了苏正阳,带南宫雅思他们回来,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,暂时还不能死。

“老和尚,保重了!我还有很多事情,我得活着。”陈琛想到了这些,他转身就跑。

“想走?我没同意,你们谁都跑不掉。”

黑袍男人马上动身,一枪往陈琛横扫而去。

老和尚手持凤血剑,眨眼间来到黑袍男人的后方,不顾自己身上满是血的伤痛,一剑刺下。

陈琛瞬移躲开了那一枪,继续逃跑,面对这种高手,他不走就等于白白牺牲。

老和尚脸色不变,杀气不减。

凤血剑之上红光大盛,他又要放大招了。

黑袍男人不得不放弃陈琛,转而抵挡了老和尚这一剑。

“死!”

黑袍男人怒喝道。

“贫僧已是死过一次的人,如今很想死,多谢你能成全。”

老和尚哈哈大笑:“一百六十多年前的兄弟们,贫僧来找你们了,李大胆、强子,你们走了那么多年,有没有想过我?”

他不畏惧死亡,仿佛很渴望死亡。

剑和枪重重地碰撞在一起,老和尚的剑芒冲向黑袍男人,将那黑袍直接掀开。

“原来你也是和尚!”

老和尚终于看到对方的面容,突然双目一凝,竟然还是个年轻的和尚,头顶的香疤清晰可见。

“我也是和尚,所以我才敢**,也最渴望杀了佛,哈哈……”

黑袍男人疯狂大笑,随后长枪一震,收回来狠狠地打在老和尚的身上。

老和尚的凤血剑一挡,但挡不住如此强劲的力道,被他抽打落在地上,积雪已经被融化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了数道裂缝。

“杀了你,我再去把那只猫杀了,长白山上的一切都将会是我的。”黑袍男人很疯狂地说道。

“修佛之人,竟然修出你这种心性,这可笑的佛!”老和尚无奈地摇头。

下一刻,黑袍男人的银枪刺进老和尚的心口,进去心脏里。

“强子,我好像看到你了!”

老和尚的意识逐渐地淡薄,迷迷糊糊地,仿佛看到一大群死人蛾在身边翻飞。

黑袍男人刚把银枪收回,他忽然间感到后背冰冷冰冷的,回头看去时只见密密麻麻的,成千上万的死人蛾围绕在他的身后,这不是老和尚回光返照的幻象,是真实存在。

“死人蛾?”

黑袍男人一愣,大喝道:“已经死了,还敢来烦我,再让你们死一次。”

他手中银枪一刺,破空的声音呼啸而至。

那些死人蛾被风一吹,散开了点,却没有被打落,它们开始舞动翅膀,往黑袍男人包围过去。

“死!”

黑袍男人银枪挥舞,却根本无法挡开那群死人蛾,反而让不少飞蛾落在他身上,特别是他的光头上。

嘶!

黑袍男人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嘶吼,因为他感到自己的灵魂被死人蛾牵动,正从光头中被一丝一丝地抽出来,难受极了。

“滚!”

黑袍男人无论怎么样反抗,都抵挡不住死人蛾的攻击,在这瞬间他终于感到了恐惧。

逃跑的念头在心中升起。

“老秃驴,你已死了,我去找那只白猫。”

黑袍男人为自己找了个借口,长啸一声,冲天而起,飞出死人蛾的包围范围。

“李大胆、强子,还有小林,是你们吗?”

老和尚虚弱的声音响起,他快不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