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49章 死人蛾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那些火光上,带着彻骨的寒气,就好像是九幽冥火那样冰冷。

以陈琛六品灵兽的猫咪身躯,也难以承受,仿佛在眨眼间就能把他变成了冰雕猫。

就在那些火光正要追上来时,铁索桥也走到尽头,陈琛和老和尚往前方一跃而跳了出去,落在雪地之后那些光点终于停下来,在空中翻飞了一会又回到悬崖下方。

到了这里,老和尚才松了一口气,陈琛却好奇地回头看着悬崖那边,问道:“大师,刚才的都是什么东西?”

老和尚平缓下来后,说道:“那是飞蛾。”

陈琛说道:“既然是飞蛾,我们也不需要跑,我一把火就能全部烧毁。”

老和尚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你不懂,那不是普通的飞蛾,是死人蛾,是人死后他们的灵魂被一种特殊的术法束缚在飞蛾身上,也就是说每一只飞蛾都代表一个死人,灵魂得不到往生,它们怨气极重。”

“如果是一两只死人蛾,还不至于担心害怕,但成千上万的死人蛾,会将我们的灵魂一丝一缕地抠出来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每一只飞蛾,都代表一个死人,那么刚才一大群飞蛾……成千上万的死人。

在这悬崖下方那是死了多少人?

陈琛回头看着铁索桥,不由得想的多了。

老和尚又说道:“或者,我知道这里的死人是从何而来。”

“在一百多年前,我们华洲内部大乱,各种起义军不断地冒出来,其中有一个首领听说在长白山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平复战乱。他们便来了这里寻找,而贫僧就在那时候来了长白山。”

“那个首领在长白山上寻了好多年,都找不到那神秘力量在哪里。他就在这里修建了一座铁索桥,建了一座安置战士的城,暂时留下来了,贫僧成了这里的监工,想不到晃眼睛就那么多年过去了。”

陈琛明白了,那些死人蛾都是当年的起义军灵魂而变成的,不过他没有打岔,继续听老和尚说下去。

“在某一天夜里,铁索桥刚好完工,长白山上发生了异变,所有人全部失踪了,只剩下贫僧一人留在这茫茫的雪山当中,不知所措。”

老和尚回忆起往事,满脸的感慨:“贫僧不得不去找他们,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。那时候山里又来了几个人,他们把贫僧捉了,说要贫僧带他们去找什么青铜门,但那时候的贫僧也不知道青铜门在哪里,甚至没听说过青铜门。”

“贫僧不得不带路,和他们找了许久,一无所获,却被那些人杀了,当时贫僧就想自己死了的,却想不到醒来之后,自己背靠在一个高大的铜制大门上,又活过来……”

听他说到这里,陈琛惊讶道:“那就是青铜门?”

老和尚说道:“或许是吧,贫僧离开了那个地方,接下来的一百多年里,再也找不到那道大门了,却让贫僧找到那座塔楼。”

陈琛问道:“那么,大师你是如何知道,不能离开长白山?”

老和尚说道:“是那座塔楼告诉贫僧的,后面贫僧开始传承了塔楼的力量,想要帮自己解开这层限制,但一直做不到,一百多年过去了,贫僧也只掌握了塔楼的一部分力量罢了。”

“当年的塔楼还有一座佛像,贫僧便剃光了头做和尚,可神奇的是,贫僧为自己剃度的当天,佛像神秘的消失了。”

这个故事到了这里,就算是完了。

陈琛听了之后,叹息道:“长白山上真的神奇,大师方才说也曾尝试过寻找青铜门,都没有成功?”

老和尚摇头道:“没成功过。”

陈琛又问:“也没有尝试过跟着引山黑龙走?”

老和尚说道:“需要从山下跟着引山黑龙,方能奏效,在山上找到引山黑龙,他们会受惊吓。而贫僧不能下山,而且火莲和冰蛇贫僧是守护者,代替塔楼守护着等待有缘人,因此贫僧也没见过火莲冰蛇到底是什么。”

陈琛说道:“大师你是说,我就是那个有缘人?”

老和尚想了许久,道:“或许是,但你现在还不是人,贫僧也不太懂,不过你能让火莲开花,很大概率是贫僧要等的人了。”

只不过,老和尚又说道:“外面的死人蛾,都是贫僧当年的战友、兄弟啊!当年贫僧只以为他们都离开了,却想不到全部死在这里。”

“如果有可能,贫僧想带他们离开长白山。”

这句话就说得很伤感。

然后老和尚举起马灯,继续赶路,在马灯幽幽的火光下,往冰蛇的方向去了。

在前方走了没多久,陈琛意外地看到一些废弃了的房屋,以及顺着山体往上的阶梯,都留着有人造的痕迹。

“大师,这些都是当年你们来建造的?”陈琛好奇的问道。

“没错,为了安置部队,寻找那神秘的力量,我们暂时住在这里。当年我们曾在这里的附近找到冰蛇,可惜没有一个人能让冰蛇起舞,便在这里驻扎营寨等待时间,因为找不到长白山的力量,而想得到冰蛇代替。”老和尚又说道,“当年建造这个地方的时候,外面的世界完全乱了,还有外敌入侵,我们的首领不能永远留在这里,他要拯救华洲。”

“就在离开的前一个晚上,他们全部消失。”

“什么?大师你不是说,没有见过冰蛇和火莲?”又有一个疑问从陈琛的脑海里出现。

“贫僧真的没见过,我还来不及去看冰蛇,就是那个异变的晚上,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回来过了。”老和尚感慨道。

一人一猫,走上了人工开凿的台阶,很快便到了最上方。

这里面也有一个冰洞,老和尚站在冰洞外面,道:“就在冰蛇就在里面,只要将你的鲜血滴在冰蛇的头部即可,我只能陪你到此,不能进去。”

陈琛点头道:“好,麻烦大师了。”

说完了,他率先走进冰洞。

冰洞的面积不大,也没有像火莲的旁边一样堆满了尸体,但冰冷得很,陈琛的猫咪身躯也被冷得微微颤抖。

这里也有一个石台,一条仰起头的小蛇正立在里面,被冰封在冰块中,在冰块的棱角处,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。

这些冰晶,美丽得就像是钻石、水晶。

“这就是冰蛇?”陈琛说着,他正要将自己的鲜血低落在冰蛇的头部。

就在这时候,一股寒风从外面吹刮进来,还夹带着淡淡的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