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48章 诡异的光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站在铁索桥前,面对深不见底的悬崖,陈琛看向悬崖的另外一边,他说道:“大师,我们走过去?”

老和尚笑道:“没错,敢走吗?”

陈琛自信道:“有何不敢?”

说完了他先跳起来,两双爪子稳妥地站在铁链之上。

猫咪的平衡性超级好,陈琛站在结冰的铁链上如履平地,又有小肉垫的辅佐,并不觉得滑。

老和尚从身上又拿出了一个马灯,他将里面的灯芯点燃之后,也小心翼翼地走在另外一条铁链上。

“大师,你的修为我虽然看不到,但我知道你肯定很厉害,在雪山上行走还用不着马灯照明吧?而且这也是大白天!”陈琛终于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。

“这是引路灯,长白山没有你们想的那样简单,只要有了它,我们才不会走错方向。”老和尚说着,已经跨出了一小步。

以老和尚的实力,完全能够快速通过这个铁索桥,但他要如此一步一步地走过去,陈琛也就陪着他走过去。

很快到了铁链的正中间,这时候来自两边悬崖吹来的风更冷,陈琛感到自己的猫毛被吹得要竖起来,铁索也被吹得摇晃不定。

陈琛两双爪子牢牢地站在上面,老和尚也是如此,不紧不慢地走着。

在铁链的下方,也挂着有不少冰刺,应该是长年累月积聚而成的,仿佛一把把利剑,被风吹动了,冰刺也碰撞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“大师,冰蛇到底是什么东西?一条蛇?”陈琛又问道。

“当你看到了,你自会知道。”老和尚说完了这句话,又走出来两步。

陈琛陷入了沉思。

这时候,老和尚又说道:“贫僧的前半生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数次徘徊在罪恶的边缘,贫僧不怕死,却不能死,但最终还是死了。”

听了他的话,陈琛好奇地看过去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在老和尚的脸上,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,好像回忆起不堪的往事,又道:“如今贫僧真正的踏在了薄冰之上,倒也站得安稳,前所未有的踏实。”

“可惜了,这座铁索桥,多年过去,我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。”

他像是要说自己的故事了,陈琛顺口一问:“大师,这座铁索桥那么长,是谁修建的?”

老和尚叹息一声:“铁索桥在一百六十多年前建成,贫僧还是当年的监工,可以说是贫僧修建的。”

一百六十多年?

老和尚还是监工?

陈琛忍不住再往老和尚看过去,但见他脸色平淡,容貌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差不多,不显得有多老,完全不像是活了一百六十多年以上的人。

“难道说,他死了,得到青铜门的力量而复活,只要不走出长白山,就能永生不老?”陈琛在心里出现了这个想法。

老和尚不知道陈琛心里的震惊,只看他弯下腰,在铁链下方扳断了一块冰刺,再从马灯里面取出一点火苗,看起来普通的火苗竟然把冰刺给点燃了。

陈琛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,但随后他将燃烧着的冰刺往悬崖下方丢去。

那冰刺的火焰快速坠落,在无边的黑暗中清晰可见,直到下落了快二十多秒,还能看到那一点点的火光。

“这个悬崖,到底有多深?”陈琛惊讶地说道。

“很深,深不见底,长白山是一个充满了秘密的地方。”老和尚笑了笑,又道,“当年为了修筑这个铁索桥,我亲眼看着不少工人坠落,尸骨无存。”

陈琛更不解了,问道:“当年为什么要在这种鬼地方,修一个铁索桥?”

老和尚摇头不语。

陈琛知道他还有很多秘密不愿意说,但为了得到火蛇,找到青铜门,他不想在这些故事上面浪费时间,陆续赶路吧。

就在这么想的时候,陈琛刚低下头,忽然看在山崖的下方,那充满了无尽黑暗的地方,有一点火光正在往上升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陈琛突然说道:“大师你快看!”

难道是刚才被老和尚丢下去的冰刺,飘起来了?但不可能,冰刺有一定的重量,不会往上飘。

老和尚低下头,浑身一震,只看他寻思片刻:“看不清楚是什么,等一等!”

于是他们都停了下来,悬崖的中间就变得安静起来,除了呼呼的风声吹刮,就只有陈琛和老和尚的呼吸声。

等到那火光接近的时候,陈琛还是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只觉得很飘忽不定,捉摸不透。

老和尚的脚突然在铁索桥上一跺,倒挂在铁链上的冰刺震动了一会,全部往下跌落。

那些冰刺在快要接近蓝光的时候,突然消失不见,但过了好一会,在悬崖的下方,又多了许多的点点光芒。

就好像是在黑夜的苍穹中,流转着璀璨的星辰,灿烂而美丽。

“这怎么可能?难道是……”

老和尚大惊,但他的话说到一半时,又止住,他这种说话的方式让陈琛感到难受。

“大师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陈琛问道,他只觉得长白山上,充满了各种诡异的现象。

“这不可能的,当年修建铁索桥的时候,有不少工人失足跌下去,我曾到过谷底,在下面绝对什么都没有,这是为什么?”老和尚声音颤抖地说道。

“会不会在下方觉醒了什么怪物?如今灵气复苏,很多上古生物也随之而苏醒。”陈琛说道。

“也有这个可能。”老和尚阴沉着脸。

但在这时候,那些火光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地从悬崖下方往上飘,璀璨得如同天空中的银河,这个画面很美,但同样的很骇人。

陈琛是不知道怎么办,也不懂飘上来的是什么,只有往老和尚看过去。

老和尚在长白山里一百六十多年,他应该见过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。

过了许久,老和尚突然大叫一声:“不好,快走!”

他的声音刚落下,猛地踩着铁链,往另外一端飞快地走过去。

陈琛早已经想加速了,他立马跟随在老和尚身后,两双爪子快速跳动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陈琛可以感受到背脊一冰凉的,他回头看去,但见那些火光已经上升到铁索桥上方。

万千光点聚集在一起,就好像一张巨大的光幕,映照在他们身上。

光点跟随在他们后方,随风轻轻一飘,就追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