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43章 火莲冰蛇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在这时候,有一连串的想法涌上陈琛的心头,他好奇地往老和尚看过去。

苏冰就坐在老和尚的正对面,警惕地看着对方,手依然按在自己的剑柄上,提防着这一切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陈琛也坐下来,就在苏冰身边,火堆里的火焰映红了所有人的脸庞。

塔楼里面唯一的两只动物都不言语,安静地坐在一边。

雪隐的双目微微闭上,它好像在睡觉。

陈琛东张西望,但目光时不时就在老和尚的身上看过去,心里对老和尚已经有了多种猜测。

“雪隐,这位大师真的能帮我们找到青铜门?”陈琛故意这么说。

因为雪隐在老和尚来了之后,一直没提起这件事,更让陈琛感到可疑。

听到“青铜门”三个字,老和尚双目一凝 ,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很快又被他隐去,仿佛什么都听不到。

闭着眼睛的雪隐突然站起来,最后又慢悠悠坐下,道:“老和尚,我们要去找青铜门,但在途中引山黑龙出了意外,失去了方向,只能来找你帮忙了。”

雪隐的话刚说完了不久,老和尚叹息道:“老朋友,我们虽然多年没见,但你突然来了这个破地方,贫僧也大概猜到了你想做什么。”

陈琛说道:“还请大师指点一条明路。”

苏冰听不懂雪隐的话,但根据老和尚和陈琛的对话,大概可以猜测说的是什么内容,便好奇地在身边听着,也不打岔。

老和尚问道:“你们来青铜门,为的是什么?力量?长生?”

陈琛不知道青铜门有什么用处,他直接说道:“救人!我有朋友被困在里面。”

老和尚笑道:“来了青铜门的人,又或者是动物,都是贪婪成性,只想得到里面的东西,你要救的人,或许也不是好人,不救也罢了!”

陈琛说话的声音也增大了几分,很坚定地说道:“不,她们都是好人,我必须得救,还请大师指点。”

雪隐也道:“老和尚,他们要救的是两条化形的蛇,曾经也是我的救命恩人,还请你不要过于执着过去的事情,给我们指一条路吧!我知道你肯定有方法。”

这次轮到老和尚惊讶了:“化形了?想不到这个灵气匮乏的世界,也能有动物可以化形,难得啊!”

“你们去青铜门,几乎等于送死,里面的力量固然很诱人,但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性命取。”

陈琛再次强调道:“我们是去救人的,不是贪图里面任何东西。”

老和尚很固执,道:“可是,她们贪图了,你们现在口里说不,但到了地方肯定也会忍不住。”

陈琛发现自己没办法和他继续聊下去,要不是有求于他,而且还和雪隐是认识的,陈琛就想对他用强了。

无奈之下,陈琛往雪隐看过去,示意它来想办法。

雪隐只得说道:“老和尚,我也不问你关于青铜门的事情,我只是想知道那两个东西,是否还在?”

老和尚微微点头:“还在。”

雪隐又说道:“那么我们想要将其取走,当年你不让我取,就说还没成熟。但这一次无论如何,我都要得到,你不肯告诉我青铜门所在,那两个东西可以说了吧?”

他们的对话又让陈琛疑惑,是什么东西,听起来比青铜门更重要。

老和尚想了想,就说道:“贫僧能推演出来,一切都是命。你们如此执着,那么东西给你,但能否等一晚上?因为我也有很多年没去过那个地方,想去看看。”

雪隐点头道:“可以!”

接下来,老和尚就不顾他们怎么想的,他从身上拿出一串念珠,闭上双眼,嘴里念念有词,对身边的一切不闻不问。

陈琛说道:“雪隐,你刚才问的是什么东西?和青铜门是否有关?”

“火莲开花,冰蛇起舞,当灵魂能够承受活人的痛苦,天地自开。”雪隐突然说了这一句。

陈琛听不懂是什么意思,继续追问:“和青铜门有什么关系?”

雪隐说道:“火炼、冰蛇,都是在青铜门附近的一种神物,而这两个东西只有老和尚知道在哪里。”

陈琛这就明白了,道:“也就是说,找到这两个东西,就能找到青铜门?”

雪隐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,这是最后的方法,但要看你的灵魂能否承受极大的痛苦。”

陈琛道:“我的灵魂?为什么是我的?”

雪隐笑道:“也只能是你的,因为不是我要找青铜门,而是我帮你们找。你可以放心,只要灵魂的痛苦你能熬过去,也是一场巨大的机缘。”

听起来好像有些危险,陈琛又问它:“如果承受不过来,会怎么样?”

雪隐看着火堆,良久才吐出一个字:“死!”

塔楼的一楼没有风吹进来,不知道怎么的,当陈琛听到那个“死”时,感到浑身一寒,仿佛有寒风从自己背后吹来那般。

“先休息吧,明天早上,老和尚会带我们去找火莲。”雪隐说完,它又趴了下来,闭着双眼不说话。

“小可爱,你们刚才都聊了些什么?”苏冰问道。

陈琛跳到苏冰的肩膀上,在她耳边,把他们刚才的对话简单地说了一遍。

苏冰担忧地说道:“灵魂承受极大的痛苦,小可爱你不会有事吧?”

陈琛的小脑袋轻轻地在苏冰的脸颊上挨了挨,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有事,为了青铜门也顾不了太多。”

苏冰又酸溜溜地说道:“小可爱,你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?为了她,你连死都不怕。”

陈琛说道:“为了你,我可以现在就去死。”

苏冰马上摇头:“不要再胡说八道。”

不知不觉的已经是深夜了,陈琛让苏冰先睡下去,而他开始守夜。

在下半夜的时候,忽然有一股寒风从开了一道缝隙的窗子吹进来,把火堆吹的摇曳不定,最终熄灭了。

正在守夜的陈琛昏昏欲睡,最终依靠在苏冰的怀抱中,沉睡了过去。

“唉!”

一声叹息响起。

入定的老和尚忽然睁开双眼:“这一切,有因必有果,我也无法改变,只能任由因果发展。”

他慢慢地起来,走到楼梯旁,脚步很轻地走上了阶梯,最后消失在黑夜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