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九十五章 潜在敌人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?”白静看了龙凤一眼,露出一幅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
“切!”龙凤转过头去,又望向了远处的舞台,“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,你那点事儿能瞒到我?说吧!”

白静也转过头望向远处,似乎打定主意跟她杠上了,毫不妥协地说:“真没事,我想出来走走,所以就找你陪我咯。”

龙凤白了她一眼,但见她神情平淡,似乎也看不出什么来,只好作罢。

远处的派对上载歌载舞,好不热闹,而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,对比之下,显得此处更加冷清了。

龙凤注视着远处通明的灯火,怔怔出神,良久,她开口问道,“是不是因为他呢?”

白静知道自己心中所想,是瞒不了她的,这是一种同为女人的直觉,在这种情境之下,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,不过她却没有开口,感觉话就像是被卡在了喉咙里一样。

“唉,其实你不需要顾及我的感受,他要找你,你就跟他去吧,为什么要拉着我躲到这里来呢?”龙凤轻声说道,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,她心中仿佛带着说不尽的酸楚。

白静转过脸来,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不由得一阵怜惜,她抓过她的手,轻声对她说道:“那个人是个木鱼脑袋,难道我也要跟他一样死脑筋吗?我怎么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?”

“你……”龙凤盯着白静,不知说什么好,转过身去摇了摇头。

她想起了那天的情景,他去到她家里,见了自己的父亲,自己高高兴兴下厨去,本想亲自做几个拿手好菜来招待他,听他说出几句赞美的话来。

可是当她满头大汗从厨房里出来,却被告知他已经走了,直到那一刻,她才知道,原来他对自己是多么的不在乎,她当时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。

虽然后来理智告诉她,他不是那样的人,但也许真的像她爸爸所说的那样:这个人的目标太过于坚定,以致于他的眼里已经装不下其他东西了。

白静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,看着龙凤此刻楚楚可怜的模样,她忽然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抱住了她。

龙凤鼻子一酸,只感到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就要爆发出来了,不过她还是忍住了,毕竟女强人的身份摆在那里,控制情绪的能力可不是盖的。

“谢谢你!”龙凤把头靠在白静的怀里,这一刻,她的心忽然变得很安静,安静得让她不愿再去想别的事情。

“唉!”白静轻叹一口气,说道:“其实我们都是苦命的人,中了一种叫做‘黎少钦’的毒,原本我们江南一代三姐妹在一起,是多么的开心快活,现在姗姗远走法国,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好妹妹,我不想再失去姐姐了。”

龙凤听得沉默了下去,白静的话让她听得有种想哭的冲动,是啊,曾经的江南一代,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?

人们都说,每一个闺蜜的位置,都是无可替代的,她脑海中不禁浮现起自己跟白静还有李姗姗三个人逛街、游玩的情景,那是多么的美好,可惜,好景不再。

姗姗走了,带着遗憾和不舍,也带着毅然和决心,踏上了另一条人生之路,从此天各一方,再难有过多的交集了。

而造成这个后果的直接原因,便是那个叫做黎少钦的男生,否则即使李姗姗有这样一个选择,也会好好思量一番,很有可能就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。

想到这里,龙凤顿时百感交集,不由得感叹一声道:“人这一辈子,总是在情绪不好的时候,做出了很多的错误决定,能够避免这些的又有几人呢?”她从白静怀里出来,看着她说道:“好在今天有白静你在,我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我以前一直犹豫不决,今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白静轻轻一笑,摇了摇头说道:“呵呵,其实你真正要感谢的人不是我,而应该是那个人才对,如果不是他,我想我以后,都难以出现在这个周末派对的舞台上了。”

“是吗?”龙凤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,“说实话,那天他来找我,告诉我你要回来,并且他将与你我一起主持周末派对的时候,我心里可是妒忌得很呢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白静对她所说的话有些好奇。

龙凤垂下头去,静默了一会儿,才轻声道:“因为,他从没主动为我做过我所介意的一些事情,比如在我闹别扭的时候,主动来找我;又比如在我生日的时候,送我一瓶香奈儿什么的。”说完还特意偷偷看了白静一眼,眼中的意思,只有两个人才能懂。

白静一听,忍不住捏了她一把,笑道:“好吧,你知道的倒不少。”

龙凤却没有玩笑的心思,她脸上带着些许忧伤的表情,静静地看着白静,说道:“我祝愿你们在一起,并且能够开开心心的。”

白静一怔,低下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庞,她能感受到这个女子此刻内心的哀伤,连忙开口道:“傻姐姐,瞎说什么呢!”

龙凤轻轻坐起身来,重重叹了口气,而后说道:“白静,其实你不用顾及我的感受的,我早已打定主意,不会再去想这些事情,今后我与他之间,只会维持纯粹的生意伙伴关系。”

白静听后,转过了身去,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,久久没有说话。

龙凤继续又道:“我看得出来,他对你的感情,与对我们这些人的感情是有区别的,所以,你还是别再犹豫了。”

白静自然知道这些,那个人都向她表白了,现在她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她在犹豫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龙凤才好。

不过她想得更多的是,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跟那个人在一起,那天之后,她回去思索了一番,也想不出什么拒绝他的理由来,但是听了龙凤刚才所说的话,她忽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。

她缓缓说道:“你老爸说的不错,那个人太过于执着自己的事业,也许他心中真的容不下其他的事情了,需要他的人实在太多了,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儿女私情,而让他置身于一种两难的境地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龙凤有些惊讶的看着她,她不明白白静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白静目光柔和,她静静的看着远方的灯光,徐徐说道:“所以我决定,拒绝他!”

“呯!”黎少钦和徐人坤坐在一个吧台上,二人手中各拿着一杯鸡尾酒。

本来黎少钦是打算去找白静的,无奈在场中找遍了各处,也没有看到她,倒是碰到了躲在角落里听手下汇报的徐人坤,于是便拉他过来喝闷酒了。

“刚才在派对上,我们的人看到徐奇、高天明二人跟湖师大那个王晓鸣一起了。”徐人坤喝了一口,然后漫不经心说道。

“哦?”黎少钦面露惊讶,忍不住问道:“对了,我上次叫你查这个王晓鸣的底细,你查清楚了吗?”

“放心,已经查清楚了!”徐人坤放下酒杯,双手平放在桌面上,盯着黎少钦说道:“他湖南师大商会新上任的会长!”

黎少钦听得一瞪眼,心想果真不简单啊!金氏派系的人和湖师大商会会长走到了一起,而且还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达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“林语晴和韦英俊分手了。”徐人坤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,慢慢说道。

黎少钦一听,放到嘴边的杯子顿时停了下来,又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今天早上!”说到这里,徐人坤看了黎少钦一眼,忽然正起容来:“你要提防林语晴,这丫头最近的行为越来越怪异,谁跟她打招呼都不理,那天你叫我去找她参加今晚的周末派对,我看到她的时候,发现她居然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争吵着什么。”

“跟一个男人争吵?”黎少钦干脆把酒杯放下,用手托着下巴,细细思虑起来,过了一会,他问道:“什么样的男人?有没有查清楚他的底细?”

徐人坤把头靠上前来,用一只手遮掩着嘴巴说道:“事后我叫人跟踪这个男人,发现了重要线索!”

“快说!”黎少钦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这小子还是改不了以前吹嘘时的那种脾性,关键时刻总爱卖一道关子。

徐人坤尴尬一笑,连忙说道:“是是,那个男人最后找到的人,就是王晓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