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24章 碎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因为真正的雪球是不会说人话,也不会对陈琛如此态度。

而且在雪球身体上,陈琛感到了一种淡淡的邪气,它应该又**控着。

陈琛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雪球大笑道:“区区蝼蚁,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雪球的身体又一次变得超级庞大,只听得它怒喝一声,使出神通往陈琛飞冲而去,还牵动了整个领域的变化,眨眼间天地变色,恐怖异常。

陈琛看着雪球在迫近,他瞬移后退,很艰难地躲开了对方的攻击。

雪球的狂笑声一直在陈琛的耳边回荡着,它笑得越来越放肆。

就在陈琛被笑声影响,出神的瞬间,领域之内,变成了无边的火海,烈火炙烧着这一切,半边天空都是红色的。

置身于火海当中,陈琛感到身边的温度在急剧升高,在烘烤着自己的身体。

即使陈琛把九幽冥火召唤出来,也无法抵挡这种炽热的温度,还有雷珠也没办法劈开火海。

不一会之后,陈琛身上白色的猫毛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焦臭,有一些毛发被烘烤得发黄而卷起来,要不是炼皮中期散发出来的金光暂时能抵挡着火焰,他很可能已被烤熟了。

尽管如此,不断升高的温度也让陈琛十分难受,这样下去一定会变成死猫。

想要瞬移出去,空间也被火焰禁锢,腾空也飞不起来。

被控制着的雪球悬浮在火海的上空,居高临下地看去:“在我的领域里,我能为所欲为。”

“不过,我看你这只白猫筋骨不错,血脉纯正,我可以饶你一命,将你的秘密都告诉我,并且认我为主,如何?”

还没等陈琛开口,在雪球的身边空间被撕开一道裂缝,小男孩陆恒从里面跳出来,悬浮在空中跪下道:“神魔大人,你有我一个奴隶即可,那只猫直接杀了。”

雪球看都懒得看一眼陆恒,冷哼道:“你虽然也是上古生物,但也不过是最低等的,也敢教我做事?我有数不清的方法可以把你折磨致死。”

陆恒连忙磕头,道:“奴才不敢!”

他都自称奴才了,如此卑躬屈膝。

下方的陈琛还在极力地忍受着,难受地叫了一声:“这是你的领域不错,但要杀我,没有那么容易!”

只看雪球血红色的双眼一眯,冷笑道:“是吗?我能看出来你的身体很强,但你的灵魂却很脆弱。现在我改变主意了,不要你做我的奴隶,等我把你的灵魂揪出来,这个猫的身体我要了!”

“你这副身体已经半步踏入化形,只要被我夺舍,以我的神通能直接幻化出人形,还省去了我不少修炼的岁月。”

他的话刚刚说完,在陈琛身边的火焰越来越猛烈,空气中也弥漫着炽热的气息。

“剑来!”

陈琛咬牙大喝一声,身边的剑马上飞了过来,刺在地上,护在陈琛的身边。

剑气一放而散开,和九龙战体的金光一起,抵挡着炽热的火焰。

但火焰温度很高,很快就有一把剑被炽烧得通红的,化成了铁水落在地上。

“没用的,不要再做无所谓的反抗,你现在服从于我,或许还少些痛楚!”雪球又大笑道,然而它的笑声听起来十分刺耳。

“如果我能活着离开,我一定会亲手把你撕碎!”陈琛狠狠地说道。

“神魔大人永生不死,就你也敢口出狂言?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陆恒也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不屑。

“永生不死?神明也不敢自称永生不死,区区一缕神魂,也敢如此张狂。我若要你死,你绝对活不过今天!”

就在陆恒的话刚说完时,一声怒喝从火海的外面响起。

锵!

一声剑鸣。

在陈琛身边护着他的长剑突然飞起来,剑气一转,如风般卷起了大片火花,形成了一条火龙往雪球和陆恒冲击过去。

陆恒见了马上就站在雪球身后。

雪球怒喝道:“你是谁?”

然后在它的身上,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形虚影。

虚影的手用力一挥,炽热的火龙被他打散,火花四溅。

陈琛身边的火海褪去,地面成为一片焦土。

接着陈琛感到自己的身体失重,竟然悬浮起来,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就出现在他眼前。

“前辈,怎么是你?”

陈琛惊讶地说道,这个老人正是当初在神明之墓里,眨眼便能杀人的老者。

陈琛就站在老人的肩膀上。

老人笑道:“我能感知你有危险,便来了,想不到这片大地上还有上古神魔的气息,但也仅仅是一缕气息,残缺的神魂也想要夺舍你的身体,掀不起风浪。”

附身在雪球身体里的神魔听了一惊,那个虚影指着老人,问道:“你是谁?为何会知道那么多?”

老人说道:“我是谁?数千年过去了,我已经忘记了,你能不能告诉我?”

雪球冷哼一声:“胡言乱语,故弄玄虚,不管你是谁,在我的领域里,你也只有死!”

老人不屑地笑了:“如果你神魂俱全,肉身未灭,还算厉害,但我也不把你放在眼内,残缺的神魂在我眼中还不如蝼蚁!”

雪球里面的神魔似乎从未被如此轻视,他勃然大怒:“那便试试!”

“领域,启动!”

脚下站着的那一片土地,又开始发生变化。

老人对这些变化仿佛看不到那般,只是轻轻地说了一个字:“碎!”

轰!

如雷鸣的声音响起,所有变化戛然而止,整个地面出现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,四周一片狼藉,看不到一片完整的土地。

“啊!”

雪球大叫一声,在它身上的黑色虚影忽然变浅了几分。

然后虚影痛苦地挣扎,在雪球的身体上飞出去,发出一阵阵怪叫的声音。

雪球失去了那个神魂而从空中跌落,但老人随手一挥,便将雪球接过来,放在自己的另外一个肩膀上面。

另外的陆恒看到这里,他双眼瞪得大大的,马上钻进了空间缝隙中逃离。

也许是他太弱了,存在感不高,老人都懒得多看他一眼。

“你的领域,也不过如此!”老人淡淡地说道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神魔痛苦地说道:“在我的领域,我是无敌的,你怎么可能破了,我不相信,凝聚!”

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,破碎了领域都无法再出现。

神魔如此一番动作,消耗很大,他的神魂又浅淡了几分,好像快要灰飞烟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