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99章 再见小男孩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陈琛伸手往脸颊抹去,又是粘稠的血珠,难闻的血腥味钻进了鼻孔里。

抬头往上方看去,陈琛只看到有一个人趴在树枝上面,血水正是从他身上滴落。

陈琛随手往树上一拍,打断了几根树枝,那个人影从空中跌落。

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,而且心脏的位置上多了一个血洞。

“心脏不见了,难道又是他?”

陈琛马上就联想到之前见过的,吃人心脏的恐怖小男孩,他喃喃道:“难道他也来了这里?”

想到了这些,陈琛眉头紧锁,继续往城市里面走进去,一边走还一边叫喊着凌暮凝和宋子舒的名字。

依然没有人出来回应陈琛的话,也看不到其他人和尸体。

陈琛走到市中心里面,街道上是空空荡荡的,就在他刚想离开的时候,忽然在身后风声涌动。

陈琛感受到身后有东西砸下来,他往前一跃,在空中转身看去,那是一道人影从旁边的商场上飞下来。

砰!

人影砸落在陈琛脚边,又是一具尸体,正面朝上的,心脏的位置多了一个血洞。

陈琛下意识地抬头往商场看了过去,就在这一瞬间,他看到有人影一闪而过,然后小孩子的笑声从商场里面传来。

嘻嘻……

这种笑声,很容易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果然又是你!”

陈琛马上瞬移到商场里面,追随着声音而去,但声音在陈琛到了商场后又消失无踪,好像从来没出现过那样。

这个商场已经一片狼藉,凌乱不堪。

陈琛用瞬移快速地在各个楼层之间穿梭,最后从商场里出来,一无所获。

“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?”陈琛心里想着。

宋子舒和凌暮凝都找不到在哪里,整个城市里看不到其他活着的人,无不透露着诡异的气息。

“难道这里还是幻象?”

陈琛在不知不觉间,又回到西子湖岸边,却发现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。

陈琛加快脚步走上前去,惊讶地看到,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陈琛看着尸体伤口的痕迹,绝对是刚死了不久,鲜血还没有凝固。

所有的尸体,都是被掏出了心脏而死的。

幸好的是,陈琛看不到凌暮凝和宋子舒的尸体,她们应该没事。

小男孩又在哪里呢?

“你在找我吗?”

就在陈琛疑惑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幽幽的声音。

声音当中带着稚气,那个小男孩终于出现了。

陈琛想都不想,转身就一拳打出去。

砰!

双方的气劲碰撞在一起,一个矮小的身影往后一退,果然如陈琛想的,正是陆恒。

陆恒站稳之后,上下打量着陈琛:“你就是那只猫,我认得你身上的特殊气势。”

“想不到你已经可以化形,那么你身上的肉一定很好吃,特别是你的心脏。”

他的话说得十分阴森恐怖,即使陈琛听了也感到很不舒服。

既然被认出来了,陈琛并没有为自己解释什么的:“上次让你跑了,这次我得杀了你!”

随手一扬,物品栏里的剑就被陈琛取出来,剑气已经把陆恒给锁定了。

“死!”

陈琛利用瞬移拉近双方的距离,手中的剑一刺而下。

陆恒站着不闪躲,只看他举起小拳头,一拳迎着陈琛的剑尖就打了过去。

嗡!

那个拳头上竟然爆发出让人震惊的劲道,使得陈琛的长剑急剧抖动,凝聚的剑气散开。

但是剑气刚散开,又马上凝聚,比起刚才甚至凌厉了几分。

陆恒脸色大变,快速往后退了十多步之后,双掌一拍想要抵挡这剑气,但被冲击得摔在路面上。

小男孩脸色惊恐地看着陈琛,他的声音依然阴森:“你比上一次更强了,我还不是你的对手,看来是我吃的心脏不够多。”

陈琛的剑一挽,剑气再次锁定了他:“还想杀人吃心脏?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四剑,破月!

陈琛直接用第四剑,剑气刚成,就刺激着陆恒的神经。

陆恒的笑容收敛,他从地上一跃而跳起来,转身就逃进了空间缝隙当中,利用瞬移逃跑。

大衍三千!

陈琛也瞬移走进空间缝隙,下一次再出现时,双方都在数百米之外。

陆恒眼看自己无法躲避,猛地扑在地上一滚。

剑气几乎在陆恒身边擦过,他的后方有一栋小平房,顿时就被切开两半,然后坍塌成了废墟。

“好厉害的剑气,你目前还不是化形境界,但实力比起化形的差不了多少,你到底是什么动物?还是上古妖兽?竟然那么厉害。”陆恒盯着陈琛就问。

“你也知道上古妖兽?”

陈琛的剑举起,遥指着陆恒:“我能感觉到你也不是人类,但又不是动物,只是披着一个人形皮囊,你是什么怪物?”

陆恒哈哈笑道:“想知道吗?等你死了,就会知道。”

陆恒突然从地上跳起,他不逃跑,双腿一瞪反而往陈琛扑了过去。

陈琛说道:“看谁先死!”

手中的剑一抖,剑芒暴涨,随手一拖而过,剑锋已经落在陆恒面前。

面对锋利的剑刃,陆恒的速度不减。

陈琛眉头一皱,在他看来,陆恒的举动就是在送死,但他的剑并没停顿片了,剑锋已切下陆恒的身体。

轰!

一声巨响。

陆恒的身体炸开,一层半透明的东西在爆炸中出现,眨眼间覆盖在陈琛的身边。

“这是我的一部分身体,我会吸干你的血液!”

陆恒的声音在这层半透明的东西外面传来。

陈琛艰难地看了出去,但见小男孩就站在自己不远处,他就知道自己中计了,马上挥剑要破开这一层东西。

无论陈琛再怎么用力也无法突破,而且他越挣扎,这层东西就包裹得越紧越用力,在这里面连呼吸都感到困难。

在陈琛挣扎的时候,一根根细线似的触手从里面伸出来,刺穿了陈琛的皮肤。

触手深入皮肤里面吸取鲜血,而变成了血红色的。

陈琛清楚地感受到血液的流失,以及生命的流逝,最重要的是他浑身上下不能动,被那层半透明的东西和触手给束缚得紧紧的。

甚至连剑气都发不出来。

死亡的气息笼罩在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