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97章 杀不死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佛像的手掌带着强劲的气势一压而下,仿佛能把陈琛他们直接碾压粉碎。

陈琛带着白素贞姐妹,逃离了手掌的覆压范围,一大片土地就这样被压平了。

“娘子,你们快走,我来应付他!”

陈琛持剑飞起,往法海袭去,凌厉的剑气瞬间就破开了法海的气势。

“不堪一击!”

法海双掌一拍,佛像的手掌也随之而往陈琛拍下来。

“今天,我佛挡**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陈琛瞬移躲开了佛像的手掌,眨眼间来到法海面前,一剑狠狠地刺下去。

法海屈指一弹,金色的气劲往陈琛的剑尖激射而去,弹开了剑尖的攻击后,他再一掌打出去,佛像也随着法海的动作,手掌覆压下陈琛。

“贫僧已得到佛祖的无上佛力,就你也能想杀贫僧?”

陈琛在空中有些狼狈地一翻身,说道:“我连佛都敢杀,为什么不敢杀你?”

剑光一凝,他又再出击,眨眼间来了法海身边,盛气凌人的一剑刺下。

法海刚想反击陈琛的,突然感到身后风声涌动。

白素贞和小青同时在后方偷袭而来,剑光一绞,要把法海的身体都撕碎了。

法海往身后一掌打出去,然而眼前陈琛的剑已经刺下来,他连忙把脖子上的佛珠一扯。

串联佛珠的绳索断开,一颗颗珠子如同子弹一般往陈琛激射而去。

陈琛一剑破开了所有佛珠,随后再刺下,剑尖破开空气发出锐利的声音。

陈琛的修为本就在法海之上,但后者得到什么佛祖的佛力,固然很厉害,可要和陈琛相比,还是差了一点。

“相公,杀了他!”

白素贞的声音又传来,她和小青都被佛像的手掌挡在后方。

“娘子,快闪!”陈琛双手的剑一沉。

一剑,断命!

眨眼间,剑已经悬浮在法海的上方。

法海伸出手掌一夹,想要把陈琛的剑身给夹住,但剑气肆虐,法海双掌顿时皮开肉绽,血肉横飞。

“死!”

陈琛大喝一声,剑气凝聚。

法海难以抵挡这一剑,惨叫了一声从空中落下,最终和佛像一起砸落在净慈寺的屋顶上,穿透了屋子。

而整个寺庙在气势的欺压之下坍塌了,也变成一大片废墟。

西子湖旁的地面都震动了好一会,湖面的涟漪一圈圈地扩散开,显得刚才的打斗有多厉害。

“相公!”

白素贞再回到陈琛身边,想都不想就投入怀抱中,正要和陈琛痴缠。

“姐姐小心!”小青大喝一声。

青色的身影在陈琛眼前一闪而过,紧接着小青口吐鲜血倒在一旁。

就在刚才,佛力金光从净慈寺的废墟中激射而出,要不是小青冲了上来,那一击就会落在白素贞身上。

“小青!”

白素贞惊呼一声,她马上松开陈琛,坐在地上抱起奄奄一息的小青,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。

在小青的肚子里有一个血洞,鲜血还不断地流出来,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,白素贞在这一刻感到肝肠寸断。

“你能破我佛功,但杀不了我!”

废墟中,法海狼狈地爬出来。

陈琛看到这一幕,内心中又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,他从没试过会如此失控的。

就好像看到南宫雅思被带回去南宫家一样的愤怒。

陈琛拿出一颗大还丹让小青服下,然后说道:“保护好小青,我来替她报仇。”

说着他手中的剑突然飞出,穿透了法海的心口,把他钉在废墟当中。

而后白素贞和小青的剑,也在陈琛的御剑之下飞起,穿透了法海的脖子和小腹。

现在的法海已没有反抗陈琛的能力,但是他真的还没死,挣扎地说道:“贫僧得到佛祖的佛力,是杀不死的,贫僧不入轮回,也不经历生死,超脱了五行。”

陈琛随手一挥,一道剑气打出,法海的脑袋飞起,骨碌碌地在地上一滚。

但是法海还真的没死,即使脑袋不在了,他还活着,那个头颅还可以冲陈琛哈哈大笑。

陈琛上前一脚把他那脑袋踩得废碎,然而所有的碎肉在此时重新组合,一个全新的脑袋又生出来,再安在法海的脖子之上,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大笑。

如今法海这模样,哪里还像是修佛的,简直就是一个大魔头。

“相公,他真的杀不死,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,绝对可以让他灰飞烟灭!”

白素贞扶着小青起来,后者怨恨的双目盯着法海。

陈琛收起了剑,提着法海的脖子,把他丢在小青脚边。

因为吃了大还丹,小青的伤口正在愈合,除了失血过多,已没有生命危险。

小青毫不犹豫地一脚下去,把法海的心口给踩得凹陷,这样还不够解恨,拿起了剑拼命地在法海身上刺。

可是这也奈何不了法海,他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,发出更嘲讽的笑声。

他真的是永生不死,谁也杀不了他。

白素贞又说道:“相公你带上他给我一起来。”

法海说道:“只要佛祖不想然贫僧死,就能永远活下来,与天地同寿,你们省点力气吧!”

“闭嘴!”

陈琛的用剑身狠狠地抽打在法海的脸颊上,打得他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。

陈琛一剑穿透了他的咽喉,拖着法海跟上白素贞,这次回到雷峰塔废物附近。

“镇压在雷峰塔下面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一个天地灵物,绝对能灭杀法海。”

白素贞挥掌打开了雷峰塔的废墟,一个地下通道的入口就出现在眼前。

白素贞率先进去,陈琛拖着法海跟在其后,刚刚走进地下通道,就感觉到里面传来一阵严寒的气息,即使陈琛也打了个冷颤。

“这里到底有什么,好冷啊!”陈琛说道。

陈琛跟随在白素贞身后,转过了弯道,一个宽阔的空间出现在眼前。

在这里的正中间有一个祭坛似的东西,而那寒冷的感觉正是从祭坛而来。

因为祭坛上方悬浮着一团蓝幽幽的火,但是这团火中散发出来的不是热浪,而是寒潮。

“九幽冥火?不要……”法海惊恐地叫了出来,浑身在颤抖,他身上的血液也在这瞬间凝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