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96章 雷峰塔倒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法海也想不到陈琛会在突然间变得那么强大,抵挡不及而被打飞出去,在雷峰塔下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。

法海再看自己身上,已多了五道狰狞的抓痕深入皮肉里,同时他也很愤怒。

“贫僧是你师父,你竟敢如此对待贫僧,该罚!”法海怒吼一声,一根金色的法杖从雷峰塔里飞出来。

法海手持法杖往陈琛一挥而去,一条金龙从法杖之上腾飞而起,咆哮了一声冲向陈琛。

裂空!

陈琛五指为爪,往金龙抓去。

哪知金龙怒吼着,一口就咬住了陈琛的拳头,猛地往上一拽,要把陈琛给甩了起来。

人在空中的陈琛凌空翻身,五指继续用力抓下去捏碎了龙头,随后他用尽全力,一拳狠狠地打在金龙身上。

只听得沉闷的一声响起,气劲激荡翻腾,那条金龙化作一块块碎片四散。

法海脸色大变,很快他收敛心神,法杖再砸下去,金龙又在法杖上跳出来。

锵!

剑鸣。

剑光一闪而起。

陈琛把物品栏里放着的剑取出来,一剑就挑飞了龙头。

一剑,断命。

凌厉的剑气撕裂了空气,破开金龙的身体,眨眼间就来到法海眼前。

“你不可能如此之强,我知道了,你也不是人。”

法海哈哈大笑,仿若疯子:“妖孽,受死!”

他的法杖迎着陈琛的剑气而去,剑和法杖相碰而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下一刻!

法杖中断,陈琛一剑已破下来。

砰!

法海再被打飞出去,在地面滚了几圈落在西子湖上,口吐鲜血。

陈琛就站在法海面前,双目一眯,杀气森严,剑已经抵在法海光秃秃的脑袋上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妖?修为竟如此之高,连我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法海不畏惧剑气,抬头和陈琛对视,但他却满脸不甘,仿佛不相信自己可以被打败。

陈琛冷声道:“我是什么妖,如今还重要吗?人和妖真的有必要分得如此清楚?”

法海轻轻咳嗽,又一口血吐出来:“人妖殊途,当然重要,妖就应该留在妖的地方,而不是出现在人间。”

陈琛一脚把他踢飞:“迂腐,佛祖不是说过的,众生平等,妖为什么就不能和人在一起?”

“死吧!”

他的剑光一挽,气势万钧,再往法海刺去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即使陈琛多次告诉自己,这里不过是个幻觉,更可能是一场虚假的梦境,但他还是抵受不住真真假假的影响,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。

“哈哈哈!”

法海大笑一声:“贫僧替天行道,代表的是天下正道,又岂是你可以杀的?”

“金钵,收!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在陈琛的后方突然金光大盛。

一只金钵不知何时出现在陈琛身后,金光一闪,就要把陈琛吸入其中。

法海在水中一个翻身,双脚稳妥地站在湖面上,只看他挥掌往金钵上一拍,金光当中生出一种难以抵抗的吸力。

“贫僧代表的是佛祖,佛说人妖殊途,容不得你的质疑。”

随着法海的一声怒喝,陈琛浑身上下无法抵抗那股强大的吸力。

陈琛大喝道:“给我破!”

手中的剑往金钵一指,可剑气瞬间就被金光吞噬,接着陈琛被吸入里面去。

法海收起金钵,拿在手中,念了一句佛号:“邪不胜正,妖不胜佛。”

“是吗!”

他刚说完,在金钵里就传出陈琛的声音。

随后金钵急剧地抖动起来,金光再次大盛。

“给我破!”

陈琛的声音,如同雷鸣般响起。

紧接着法海可以看到金钵上出现了丝丝裂缝,最后炸开。

法海挥掌一拍想要压着里面陈琛,可惜无济于事,狂暴的气劲直接破开了金钵。

受到冲击,法海口吐鲜血,往后倒飞。

金钵如同**爆炸,一道水柱高高升起。

水柱散开,水花飞溅,而在湖面上已经失去了法海的踪迹。

陈琛从空中落下,悬浮在水面之上。

“臭秃驴,给我滚出来!”

陈琛一剑破在湖水里,再次溅起了一大片水花,却不见法海出现。

陈琛又说道:“西湖水干,雷峰塔倒……雷峰塔!”

陈琛瞬移回到雷峰塔旁,他双手持剑,双目通红。

陈琛心里再一次告诉自己,这里只不过是幻觉,不能被幻象左右了心智,但只要想起了白素贞和小青的遭遇,他就压抑不了内心的杀意。

四剑,破月!

五剑,破灭!

六剑,破天!

寂灭九剑的中间三剑,威力要比前面三剑强大多了。

三道锐利的剑芒刚落下来,雷峰塔上突然传出轰隆隆的一声,然后整座高塔抵受不住剑气的肆虐而倒塌,烟尘四起。

在倒塌的废墟中,一白一青两道光芒冲天而起,往陈琛飞过去。

最终雷峰塔成了废墟,白青光芒化作两道人影出现在眼前。

“相公!”

白素贞飞身而下,投入陈琛怀中,轻轻抽泣。

小青也落下来站在一旁,她看着陈琛的眼神也带有一种特别的色彩。

陈琛的心情逐渐平复,轻拍着她的后背:“没事了,我们回家,从此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你,我不在乎你是人还是妖,我只在乎爱。”

白素贞的泪水已经将陈琛的衣襟打湿,双手紧紧地抱在陈琛的腰上,不愿意放开。

“想走,已经晚了!”

在雷峰塔对面,有一个佛寺叫做净慈寺,声音就从净慈寺上传来。

在净慈寺上空,佛光映照着半边天空。

一尊大佛的佛像悬浮在空中,十分巨大,而佛像之前的却是满脸威严的法海。

法海如同罗汉,沐浴在佛光当中。

“孽畜,跪下受死!”

法海声音也是**的,带着佛祖的威严。

陈琛看着佛像时,他感受到一种特别的威胁,大声道:“娘子,快走!你和小青走,我来应付那秃驴。”

白素贞摇头道:“相公,我们同生共死,我不怕她。”

小青冷哼一声:“臭秃驴,我倒要看你如何收了我,呆子我们一起动手。”

法海狂笑的声音传来:“死不悔改,该杀!”

他抬起手,一掌往陈琛的方向压下。

与此同时,空中的佛像在跟随着他的动作,巨大手掌已经覆盖到陈琛的上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