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95章 能力回归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陈琛低下头就看到白素贞正躺自己的怀抱里。

此时的她衣衫褪去,露出香肩,而且满脸红晕,媚眼如丝地看着陈琛。

白素贞美得让陈琛不知道怎么去形容,只需要看一眼,他就深陷在其中无法自拔。

“没……我也没说什么,快中午了我们起来吧!”陈琛勉强地稳住心神,心里不断地在告诉自己这都不是真的,这个世界很奇怪,绝对不是穿越。

白素贞微微地点头,依偎在陈琛怀中,腻声道:“好!”

那柔软的触感让陈琛浑身发热,生怕自己沉迷在温柔乡中出不来,他先地爬起来,飞快地往门外走去。

陈琛刚走打开门出去,就看到小青在外面偷听。

她看到陈琛出来时,脸颊一红,飞快地走开。

陈琛满头黑线,不过在这个世界的日子还是得过的,于是简单地洗漱吃早餐。

就这样又过去了好几天,陈琛心里在想法海应该快要出来吧?

也正因为如此,陈琛在这段时间里在外面到处逛,因为他心里在不断告诫自己这个不是穿越,可能是幻象,反正就不是真的。

“只要遇到法海,一切都会破了。”陈琛自我暗示。

陈琛在外面走了许久,别说法海了,就连一个和尚都看不到。

在外面找了快半个月,陈琛都找不到法海在哪里,他已失去了自信心。

陈琛喃喃自语:“算了,还是先回去。”

但是陈琛刚走近家门,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。

“妖孽,贫僧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人!”

一声怒吼从院子里响起,还是个男人的声音,一定是法海来了。

陈琛他连忙跑回去,说道:“娘子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看到陈琛突然回来,白素贞顿时惊慌失措,连忙推着他出门,道:“相公,你快走,这个妖僧不是好人!”

陈琛只看到白素贞和小青都手持长剑,跟一个和尚对峙着。

和尚手持法杖,身披袈裟,年纪三十来岁,但是一身修为,他就是法海。

“妖孽,还敢迷惑众生?贫僧今天就收了你!”

说罢法海左手一扬,一个金钵飞起,万丈金光照射在白素贞姐妹身上。

啊!

白素贞和小青痛苦地大叫一声,她们在同时都露出原型。

上身是人形,而下身却是蛇尾巴。

“相公你快走,不要再看,以后我再给你解释。”

白素贞不想让陈琛看到自己这副模样,她的手轻轻一挥,一道旋风卷过,直接就把陈琛送到外面。

另外一边,法海怒喝一声,手中法杖击出,他们就这样打了起来。

不过一会时间,整个屋子都被他们毁得差不多。

陈琛也想去阻止他们,奈何自己能力全失。

神仙打架,无法插手。

嗡!

又过了好一会,一声沉闷的声响在陈琛上空出现,随后近光万丈,倾泻而下。

一个金钵突然落下,竟然把陈琛给收走。

法海可能也奈何不了白素贞和小青,就从陈琛下手,收起金钵很快就到了雷峰塔。

陈琛被放出来之后,抬头便看着高耸的雷峰塔,他知道水漫金山要开始了。

白素贞和小青恢复人形追来,前者怒喝道:“秃驴,快放了我相公,否则我灭了你的佛寺!”

法海高声说道:“贫僧念你经过菩萨指点,放过你们,既然能修成正果,就不要贪恋尘世。”

“这位男施主已经摆脱了过往,皈依我佛,两位女施主走吧!”

法海说完就抓起陈琛,走进雷峰塔里。

“法海,我和你拼了!”白素贞顿时失了分寸,小青也陪她一起疯狂。

“不要啊!你们快走,不要管我,走!”陈琛好像不忍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他放声大喝道。

尽管陈琛觉得都是假的,但看到白素贞如此,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。

白蛇传可不是这么演的,这里偏离了故事主线,但陈琛也顾不上什么故事剧情的,他只想水漫金山不要出现。

可惜的是陈琛刚说完,他就被法海打晕。

“相公!”

白素贞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。

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发展,昏迷过去的陈琛就不得而知。

等他醒来后,整个西子湖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水迹,果然还是发生了。

陈琛也发现自己身穿袈裟,头发被剃去,只留下扎手的发渣。

“法海!”

陈琛大怒地走出房间,却看到法海就在外面打坐念经。

“法海,我娘子呢?”陈琛扑上去,提着法海的袈裟,怒道,“你把我娘子放出来。”

陈琛心中大怒,他发现自己比许仙还要许仙,居然对白素贞也有了感情,这个不可能的。

法海指了指旁边的雷峰塔,冷漠道:“西湖水干,雷峰塔倒,江湖不起,白蛇出世。”

“你已皈依我佛,应当切断过往,斩断情丝。”

“白蛇的一切,已与你无关。”

陈琛一把将自己的袈裟扯下,丢在地上,怒道:“这佛门,不归也罢!”

“你要是不放我娘子出来,我就把你这雷峰塔都拆了!”

陈琛怒喝一声,举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法海的脸上。

法海也不挡开,被陈琛打了一拳后,他终于站起来沉声道:“冥顽不灵!”

只看到他的手一挥,陈琛突然不受自己控制而悬浮在空中,一道金光融入他的大脑里。

“既然如此,我抹去你的记忆,让你好好跟在我身边修炼,除魔卫道!”法海厉声道。

“你休想,快放开我!”

陈琛挣扎着,说道:“我管你的什么是道,都与我无关。我喜欢的人,哪管她是人是妖,我都会爱她一辈子,永远不会改变。”

“妖有好坏,也正如人也有好坏,而且也有七情六欲,你一个臭秃驴只知道清规戒律,你懂个屁!”

陈琛的话刚刚落下,整个雷峰塔都微微一震。

“若我今天不死,他日定杀光满天神佛,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崇拜的佛,如何被我踩在脚下!”

陈琛喘息地地说着:“臭秃驴!”

法海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他一手按在陈琛的光头上,冷声道:“孽障深重,我要彻底洗去你的孽缘!”

金光突然暴涨,包围在陈琛身边。

“给我破!”

突然间,陈琛的身上也气势暴涨,几乎在眨眼之间挣脱了法海的束缚。

所有的能力在这时候回来了,系统也回来了,陈琛狂喜:“裂空!”

陈琛五指为爪,猛地往法海抓去,空气也在此时被他撕裂。

“我现在先杀了你,再毁了雷峰塔,翻转整个西子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