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51章 杀人不过一眨眼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怪老头轻轻挥手,那个老者的攻击,消散一空,溅不起半点浪花。

随后老头冰冷的眼神,往四周扫视了一遍,他并没有把这些命陨境界的强者都放在眼内。

“你是谁?”

看到突然这出来的老头,刚才动手的那个老者惊讶地问道。

“我是谁?已经过去了好几千年,我已忘记我到底是谁。”

老头哈哈一笑,他看似有点疯癫,回头看着苏冰,突然就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苏冰用力地摇了摇头,但又很担心地看着陈琛。

看到了陈琛后,老头又说道:“原来他便是你心中挂念之人,不对!你挂念的原来不是人。哈哈……原来我要找的人就是你,如今上天选定的使者,越来越有趣。”

听到老头也能道破自己身份,陈琛感到惊讶,只是他也知道使者?

不仅太虚真人这么说,这个怪老头也是如此。

“几千年?我看你是装神弄鬼!”

没等陈琛开口说话,方才那个老者,突然怒喝一声:“死!”

老者用尽全力,又一拳打来。

“蜉蝣撼树,自不量力。”

老头双眸里,又有精光一闪而过。

只看他随意地挥一挥手,一阵风轻轻吹过。

让人震惊的一幕来了,只见那老者的身体直接炸开,一层血雾飘在空气中,久久没有散开。

挥手之间,杀了一个命陨强者。

如此恐怖的一幕,让剩下那些蠢蠢欲动的人顿时止步,不敢再上前。

在同时,他们又震惊老头的实力,这是有多厉害才能做到如此?

“好强!”

陈琛惊讶地说道:“冰冰,他到底是谁?我好像看到,他是和你一起回来的。”

苏冰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,在我逃跑的时候突然遇到的,然后他能带我穿越空间,不过眨眼间,我就回到你身边。”

携带一个人,还能穿越空间?

陈琛更惊讶地说道:“难道他也会瞬移吗?此人好强,我看不透他的修为。不过早晚会有一天,我也能变得和他一样强,甚至超越他。”

老头又说道:“现在,你们还想知道我是谁吗?在数千年前,神明创造人类,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。想不到数千年后,人类竟然如此之弱,在我挥手间,已灰飞烟灭。”

听了他的话,马上就有一个命陨后期的老者走上去,恭敬地说道:“这位老前辈,我们无意冒犯,请你不要和我们一般计较。”

老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,说道:“你们那么多人,都是为了得到神明传承而来的?”

那老者点头说道:“是的,我们真的无意……”

“神明的传承,又岂是你们能得到的?根本没这个资格!”

老头突然脸色一变,双目眯起,精光一射而出。

砰!

这个老者如上一个那般,顿时炸开,连灵魂都没能留下来,便已死了。

对比起方才的挥手杀人,现在一个眼神便杀人,更为震撼人。

而且老头杀人,全凭他的喜怒。

“前辈饶命!”

剩下那些命陨高手,双腿一软,立马跪下来求饶。

在他们的认知当中,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的,其修为境界,恐怕已是传说中的神明了。

“滚出去!”

老头又说道。

“我们现在就滚!”

那些命陨境界的高手,如蒙大赦那般,各自使出神通,迫不及待地离开。

而其余那些门派的弟子看到如此,也是满身冷汗,双腿颤抖,他们也不敢再留下,都不想死。

在此时,只剩下陈琛和苏冰两人还留下的,苏冰也想带陈琛离开,可是怪老头在一旁盯着,她不敢乱动。

“请问前辈你是谁?你说的使者,其实是什么意思?”

陈琛身上的伤已缓过来,他勉强地爬起来,好奇地问他。

因为在老头身上,陈琛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恶意和杀意,才壮起胆子,有了如此一问。

然而老头还没开口回答,苏冰就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这位老前辈,刚才是我太莽撞了,但是你的突然出现,把我吓了一跳,并非我想冲撞你。”

“如果你要怪罪,杀了我即可,请你放了陈琛。”

老头没有任何责怪要的意思,又眯着眼睛,笑道:“不错,果然是澄净之人,心里一片清明,数千年来都难得一见,你很合我的心,今天我就送你一场造化!”

只看到老头随手一弹。

一道白色的气劲,疾射到苏冰的两眉之间,没入其中。

正准备说话的苏冰身躯突然微微一震,很快她就陷入昏迷,但她依然是站着的,双目闭上,一层淡淡的荧光萦绕在身边。

陈琛见了,站起来,担心地说道:“前辈,你对她做了什么?快住手!”

老头笑道:“我只是给她一场造化,等她醒来的时候,将能脱胎换骨,实力大增。”

他转身往那石棺走去,又道:“你随我而来,神明的传承原本属于你的。”

陈琛又不解地问:“属于我的?为什么?”

老头说道:“因为你是上天选定的人,这里的一切,注定是为了你而准备。”

这句话,让陈琛更疑惑,再一次问他:“使者,到底是什么?”

老头已不想再解释,摇头道:“使者,就是使者。”

随即只看到他手一挥,在陈琛还没反应过来时,看到眼前一花。

反应过来后,陈琛已经落在石棺之上。

陈琛第一次近距离地看着石棺,但见在棺材的盖子上刻着有一道血红色的符文,闪耀着淡淡的红光。

红光又仿佛血液一般,在其上流动跳跃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“数千年了,想不到这个石棺,还有打开的那一天,守着这里数千年,我也耐不住寂寞啊!”老头一边说,一边摇头,又道,“开!”

话音刚落,老头一掌拍在棺材盖子上。

随后,红光流动跳跃得更厉害,一股恐怖的气息从石棺内部传出来。

陈琛顿时感到一股寒意,双腿冷得打颤,但他尽力地站着,不至于坐下去。

“前辈,请稍等!”

空中闪过一道亮光,太虚真人也进来了。

“你是谁?”

老头回头看去,眉头一皱,像是不满自己被打断了动作。

“贫道太虚,天虞派掌门,见过前辈。”

即使太虚真人那么强,在老头面前,都得毕恭毕敬的。

“天虞山上的天虞派?原来你是广成子那老头的传人。”

老头收起杀意,微微点头。

“前辈你认识贫道祖师爷?”

太虚真人一怔,他又连忙道:“前辈,神明的传承,还需要另外一人一起接受,否则大道不全,圣人不出,天地大乱。”

他刚说完,手往后一挥。

在太虚真人身后,又多了一个人,慢慢地落在老头面前,石棺之上。

她,正是凌暮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