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八十一章 浓情咖啡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绝对公平的话,那一定是时间,它从不因为任何原因而停下过自己的脚步,一晃之间,一个月又过去了。

这一个月以来,有人不断在努力,享受时光的恩赐;却也有人虚度光阴,只在身上空留下了一段岁月的痕迹。

中南大学的商界最近是越来越平静了,自从一个多月前的大选过后,金氏一方似乎是彻底沉寂了下去,而龙氏一方的风建平等人,则是抓紧机会吸取胜利的成果,对商会一些势力进行了整合。

现在的商界,除了商会之外,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商业巨头,那就是商界联合会。

很多人都对这个联合会不太熟悉,这个团体似乎是一夜之间崛起的,它发展的势头极其迅猛,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,一些资历比较老的商界成员,甚至有种错觉,感觉回到了当年“黄金一代”的黄金时期,因为只有那个时候,才能够为这样迅速的扩张提供可能性。

但事实摆在了眼前,联合会似乎只是在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内,就完成了这样规模的扩张,甚至商会大选之前,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团体的存在,只是一夜之间,商界之中一个新的神话就诞生了,堪比当年的黄金一代。

而黎少钦作为联合会的会长,自然免不了被各路人马所关注,一些本不为人知底细纷纷揭露出来,黎少钦这个名字,也成了现在商界之中人们谈论最多的名字。

所幸的是,联合会和现在的商会似乎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,双方目前处在一个和平共处的时期,这使得很多商界中人都松了一口气,因为两大巨头一旦发生冲突,整个中南大学商界都会随之震动,到时候损失最大的,还是他们这些个体商户。

不过,还是有些人绷紧了神经,他们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,联合会和商会这两大巨头之间,肯定会有一场直接的碰撞,现在的和平景象,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。

商会刚刚换了会长,他们需要时间重组,联合会也刚刚在商界立足,双方都还没有准备好,一旦时候到了,一场龙争虎斗是在所难免的,到时候的中南大学商界,恐怕又要经历一场灾难了。

对于商会之中众说纷纭的言论,黎少钦却根本没空去理睬,他现在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期末考试的复习之中去。

同时他也对李子通、陈小白、杨勇和徐人坤等人提出了要求,让他们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,这一学期,所有人务必争取全部通过期末考试。

从风建平就职庆功宴上回来之后,黎少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感觉到下学期开学之后,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等待他们去面对,届时他们这些人都必须全副武装上阵,没时间再花心思去补考了。

这一群人平时“不务正业”,有课也不去上,到现在自然也落了个“不学无术”的悲惨下场,复习资料中凡是涉及到课堂上学过的知识点,基本都是一问三不知。

不过幸好,李子通有余小萱监管,陈小白有刘静文辅导,复习起来还算顺利,黎少钦也厚着脸皮把李姗姗邀请了过来,求她指导一下自己,这三人都算是运气不错的。

至于剩下的杨勇和徐人坤,则由班长杨不凡亲自教导,虽然是临时抱佛脚,但这支吊车尾小队的前途总算有了保障。

在大学里面,抢座是必备的技能,尤其是到了期末这种时候,没有过硬的抢座技术,是根本不可能在自习室抢到座位的。

每个教室每一个座位都是必争之座,到了最后,大家都不得不在这场抢座大战之中各自为战了。

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明天期末考试即将开始,上完自习,黎少钦说要请李姗姗去喝咖啡,以答谢她这些天来的悉心教导,后者没有犹豫,欣然答应了。

晚上九点,两人结束了复习,有说有笑地并肩走出了自习室。

来到楼梯的拐角处,黎少钦忽然停下了脚步,怔怔地看着前方的那个人身影,此刻,眼前正站在一个白衣胜雪,恍如天仙的女子,正是多日不见的白静。

白静也看到了黎少钦,她眼中闪过一阵复杂的神色,忽然又看到了他身边的李姗姗,她顿时怔了一下,旋即向她点了点头,强颜做出了一个欢笑,算是向她打了招呼,做完这些以后,她便快步走下了楼去。

黎少钦呆呆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,他没想到她居然连招呼都不跟自己打,只觉得心中百味陈杂,难以平复此时的心情。

他记得自己曾经在高中的时候,也遇到过这种情景,那一次,他偶遇多日不见的她,却发现她已经和别人走在了一起,与自己形同陌路。

此时此刻的场景,与彼时彼刻是何其的相似啊,只不过自己在其中与白静调换了位置。

白静此刻的心情肯定会很难受吧,跟当初的自己一样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他心中既懊恼又无奈,可眼前他又能做什么呢?人生多无奈,此时就是一个最好的见证吧。

这时候李姗姗走了上来,看到他此时的表情,她揶揄说道:“怎么,心痛了?”

黎少钦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眼神空洞洞的,什么话也没说。

“你为什么不追上去?”李姗姗眨动大眼睛,看着他问道。

黎少钦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说过要请你喝咖啡的,又怎么会食言?”

听他这么说,李姗姗眼中闪出了一阵异样的神采,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,只听她正容说道:“希望你日后不会因此而后悔。”说完率先走了出去。

咖啡店里,黎少钦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,心中有种难以抑制的郁闷,对于白静,他心中只有亏欠。

难道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吗?他心中不禁自问,如果不是,为什么白静和林语晴这两个曾经跟自己要好的女孩,如今都冷落了自己呢?事出必有因,他隐隐感觉到自己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李姗姗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心中很是不满,便说道:“早叫你去追,你又不去,非要拉人家出来,你现在这幅样子,咱们呆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?”

黎少钦回过神来,怔怔地望向了她,他此刻一点也不觉得李姗姗的话刺耳,反而听得有种快意的感觉,换做平时,他是肯定要反驳的。

人性总有其软弱的一面,一旦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便会想从其他人那里寻求解脱,黎少钦恨不得她现在能狠狠骂自己一顿才好,可惜这是不现实的,李姗姗能够这样呵斥他,已经很不错了。

他努力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看着李姗姗微微一笑,说道:“抱歉啦,是我太过执着,有些事情总是想不通,越想越纠结,从现在起,我决定再也不去想它们啦!”

李姗姗这才露出笑容,赞赏道:“这才是我认识的黎少钦!”

黎少钦说到做到,既然放下了心事,自然也恢复了本性,只见他露出讶然的表情,看着她笑问道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认识的黎少钦是怎么样的呢?”

李姗姗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知道吗?有时候,你会让女生觉得你很流氓。”

黎少钦一愣,不过李姗姗还是答道:“我认识的黎少钦,是个聪明正直的男生,而且他非常乐观,让所有人都有种觉得他是个非常可靠的人。”

“这不都是大路上那些路人甲的优点吗?”黎少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既然她说自己说话像个流氓,那他只好流氓到底了,他憋住笑继续说道:“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吧?”

李姗姗顿时为之语塞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,而是拿起勺子喝起了咖啡来。

黎少钦见她这幅气恼的样子,顿时大感有趣,不过他没有继续调侃她的打算,免得最后落得个尴尬地气氛,他岔开话题道:“我听说你下学期要去法国了?”

李姗姗一怔,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,她呆呆地望着桌面,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中忽然露出了一阵伤感的神色,只听她幽幽说道:“是啊,不久之后咱们就要天各一方了,也许以后很难再有见面的机会了。”

忧伤的话语,让黎少钦听得一阵失神,一时之间,他想起了很多事情。

李姗姗跟他接触并不算很多,但却是他最为交心的朋友之一,这个女生不仅才情万丈,而且还是个性情中人,现在这样的女孩已经很少了,这也是黎少钦极为欣赏她的原因。

“为什么有这样的打算?”黎少钦忽然问出这样一句话,在他看来,李姗姗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,对于她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,黎少钦自然很想知道其中的原由。

“一种舞蹈上的求知欲。”李姗姗轻轻答道,她一手拿着杯子,一手抓着咖啡勺子的柄,看着桌面怔怔出神。

黎少钦一听,心中便已释然,他知道李姗姗是一个目标性很强的人,她对舞蹈艺术的追求一直没有停止过,而且造诣已经到了相当高境界。

光是他知道的,她就曾经获得过国内一个舞蹈大赛的冠军,而且那个舞蹈他也看过,名字叫做《昙花一现》,当初她在自己生日派对上起舞的场景,令他至今难忘。

有追求就会有行动,就如同伍雪菲一样,为了追求真理,而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了哲学的学习研究之中去。

“那你应该高兴才对啊?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?”黎少钦察言观色,知道李姗姗必定还有心事。

李姗姗抬起头来,用似水美眸看着他,柔声说道:“我在想,如果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,那我们两个还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,喝着咖啡,说着话吗?”

黎少钦一怔,没想到她想的居然是这个,当即不假思索答道:“那是一定的,别说是我们两个,就算全班一起请过来,陪你喝咖啡聊天,也不是问题!”

李姗姗轻轻地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只是在心中默默地说道:“但愿吧。”

黎少钦当即举起咖啡的杯子,笑着对她说道:“来吧美女,我以咖啡代酒,祝你早日学成归来,同时也谢谢你这些日子来的悉心教导,使我我现在对期末考试充满了信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