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23章 南宫家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对于可爱的动物,没有谁能够抗拒,特别像陈琛这么可爱的大白猫。

看到陈琛萌萌哒的表情,莫湘云也想撸他。

只是刚刚举起的手,犹豫着却又不敢放下,因为她亲眼地看到动物杀人,对动物也很担心。

喵呜!

最后还是陈琛主动地仰起头,凑到莫湘云的手心,轻轻地蹭了蹭,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表情。

要说卖萌装可爱,没有谁比得上小可爱了。

“哈哈……真可爱,原来你就是小可爱,你的视频我都看过,小可爱你真乖,太可爱了。”莫湘云双目一亮,从南宫雅思怀里接过陈琛,顿时爱不惜手。

南宫良此时也走上来,看到陈琛那么乖巧,会心一笑,说道:“雅思,以后不能让小可爱出门,如果让部队的人看到,一定会捉起来。”

南宫雅思郑重地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,我要保护好我的小可爱。”

莫湘云笑道:“小可爱你回来得真巧了,我们前段时间买了不少鱼吃不完,我去拿给你吃。”

一听到有吃的,陈琛叫得更开心,一路上没吃过东西肚子很饿。

莫湘云带陈琛去打开冰箱,拿出一条小鱼递给陈琛。

冷冰冰的鱼,还是生的,作为一只高贵的猫咪,是不会吃“鱼生”,因此仰起头,表示自己不想要。

“妈,小可爱不吃生的东西,这样会吃坏身体,我去帮小可爱煮熟了。”南宫雅思笑道。

“雅思刚回家,赶了一晚上的路,你先休息睡觉,让你妈做去,不要累坏身体。”南宫良说道。

“好的,谢谢爸妈!我和小可爱睡觉去了。”南宫雅思抱着陈琛,回去房间,简单地收拾。

南宫雅思又说道:“也不知婧儿和冰冰家里怎么样了,我的爸妈没事,就担心她们……希望也没事吧。”

随后拿出手机,想打电话给她们,奈何没有信号,发微信也没网络,而且手机也快没电。

犹豫到最后,南宫雅思实在太困,不去想那么多,倒下床就睡了。

陈琛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的铲屎官睡一起,也睡在南宫雅思身边,一动不动的十分乖巧。

睡觉的时间过去得很快,南宫雅思醒来后已经是这天下午,她抱着陈琛刚出门,就听到莫湘云说:“快去洗脸,饭菜都热着,饿坏了吧?”

南宫雅思揉了揉肚子,轻声笑道:“是有一点饿,小可爱你先吃。”

陈琛飞快地跳到餐桌上,往莫湘云看过去,发出软绵绵的猫叫声,一个讨好等待投喂的样子。

“大馋猫,给你的。”莫湘云也好喜欢陈琛,把一条煮好的鱼递过去。

陈琛欢快地叫了一声,三两下的就吃完,再主动地跳到莫湘云怀里,亲呢地撒娇,弄得她好开心。

“小可爱,过来让我也抱抱。”南宫良的笑容,就像陈琛慈祥的老父亲。

陈琛就跳过去靠在南宫良的怀中,也在撒娇,因为可爱即正义。

家里因为陈琛的到来,多了几分欢乐,在这种几乎是世界末日的环境里,显得特别的温馨。

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,最让他们感到担心的时间来了,因为白天那些动物没来捣乱,晚上就说不定。

而且在晚上,人类会比较疲惫,很多动物都没有这种情况,它们最喜欢这时候出现。

“爸妈你就放心吧,小可爱会保护你们,而且我也会。”

南宫雅思伸出手指,在面前的水杯上轻轻一点,还冒着热气的水在这瞬间凝结成冰。

“雅思你……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南宫良一看,惊讶地站起来,他的反应很大。

“爸,我不是和你说过了,那次去旅游,不小心吃了一只野果,就变成了这样有问题吗?”南宫雅思不解地问他。

“真的只是这样?”南宫良有些担心地问。

他这个神色,让家里的气氛,都变得有些沉默。

喵!

陈琛好奇地看着这一切,然后他轻声叫唤,软绵绵的声音,总算让这种气氛缓和了一点。

莫湘云叹息道:“你看你,吓坏了雅思,不就是吃了一只野果,又不是发生了当年的事情,怕什么?”

南宫雅思好奇地问:“爸妈,当年的事情,什么意思?”

只看到莫湘云再叹息,刚想开口,然而南宫良就打断,道:“有些事情,不是雅思你能知道的。”

“哦!”

南宫雅思没有再追问,也不放在心上。

但是,南宫良又说道:“雅思,以后你的能力,在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,绝对不能对外展露,知道吗?”

南宫雅思只以为父亲担心的是,在展露实力之后,会被官方带走,她轻轻地点头答应下来。

但是陈琛看得出来,南宫良话里有话,似乎还有什么秘密,是他的铲屎官不知道的,不由得有些担心。

莫湘云说道:“雅思,听你爸的就不会有错,还有今晚要小心点,我担心那些动物又会来。”

南宫雅思点了点头,但又说道:“不用怕,有小可爱我们在家,今晚一定很安全。”

又撸了一下陈琛,南宫雅思就开心地笑出来。

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外面不少部队的人严阵以待,所有武器都准备好,就等那些动物的到来。

而且县城里的普通人,只能躲在家里,听天由命。

因为城市外面,到处都是动物,也逃不了哪里去。

——

然而动物还没等来,这个小县城却来了一辆豪车,在身边还跟着有两辆高大的吉普车,开进这个城市。

“二叔,我那个三叔,就住在这个小地方?不会吧,好歹也是南宫家的人。”

豪车上有一个年轻人,把玩着一把****,看往窗外,不屑地笑道。

“三弟在二十多年前被驱逐,就一直住在这个小县城,从来没离开过这里,等会给我恭敬一点,毕竟他也是你的三叔。”

另外还有一个中年男人,神色严厉地说道。

年轻男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过是被爷爷驱逐的,要不是爷爷年纪大了念旧情,再加上如今世界大乱,让我们来接人,我才不会来这种鬼地方。”

“还是我们京华市好,即使有动物作乱,也不受影响。”

中年男人说道:“你说的对,老爷子老了就念旧人,即使当年的那件事,他也可以放下,让我三弟回归。”

“也不知他回归之后,我们京华南宫家会乱成什么样。”

年轻男人不屑地笑了:“只要有我在,就乱不起来。”

车子进入县城后,就往南宫雅思家的方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