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66章 动摇的心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黑炭正是猎手大哥以前做宠物时,主人给它起的名字,因为它是一只大黑猫,很符合它的形象。

让陈琛感到惊讶的是,对方一看到猎手,就认出它是以前的宠物。

再看男人此时的急切表情,以及家里的布置装修,都不像是虐待动物的人,因此陈琛心里就在想,猎手大哥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

“不要再叫我黑炭,因为黑炭已经死了,从现在开始,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猎手。”

猎手语气凶狠地说道,但它的声音,男人能听到的就只有猫叫,不过男人也听得出来,猎手现在特别生气。

所以,男人疑惑地看着猎手,又看了看陈琛,随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问道:“黑炭,你恨我?”

话刚出口,他心中一惊,一只猫也有恨意?随后想到最近动物的变化,对于猎手会生气和怨恨,又不觉得太奇怪。

喵!

猎手眼神里凶光毕露,它的爪子从肉垫里弹出来,凶狠地往男人扑了过去,要用自己的爪子刺进对方的咽喉,报仇雪恨。

但一道雪白的身影,突然横在猎手面前,是陈琛把它拦下来,爪子按在它身上,不让它再冲向前。

“冷血,你不是要帮我报仇?为什么要阻拦我?”猎手盯着陈琛,质问道。

“猎手大哥,我觉得他并不像是虐待动物的人,你们可能有什么误会,我能否知道你们以前的事情?”陈琛说道。

“我和他没有误会,我的母亲和小弟就因为他而死,两年前的今天,我失去了我的家人。”猎手冲陈琛咆哮地大叫。

猎手说完,转身又盯着男人,怒道:“今天,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杀了,为我母亲和小弟报仇!”

男人看到黑炭那么凶样子,似是恍然大悟,他又问:“你是来报仇的?最近我听过很多动物杀人的新闻,动物拥有灵智,也会变强大,黑炭你因为两年前……来杀我?”

猎手往男人看过去,它用力地推开陈琛,眼神里透露着阵阵杀气,说道:“没错!我就是来杀你的。”

男人看看到黑炭这样,他有点害怕,慢慢地后退,他想要逃跑。

猎手一爪子拍在旁边的椅子上,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椅子四分五裂,变成木屑飞溅。这个强大的力量让男人浑身一震,然后他放弃逃跑的心思,彻底地被猎手震慑。

“爸爸!”

这时候,娇滴滴的声音响起,屋子里还有其他人,被猎手的弄出来的动静给吵醒。

然后一个小女孩从旁边的房间里,打开门走出来,看到猎手和陈琛的时候,睡眼惺忪的小女孩顿时双目一亮:“爸爸,好可爱的大黑猫和大白猫,是我们家的吗?这只大黑猫好像我们在很久以前的黑炭呢!我好喜欢它。”

小女孩开心地往猎手走过去,她还想去抱抱猎手,但被男人抓住胳膊拉了回来,听得男人说道:“宝贝乖,先回去睡觉,已经很晚了。”

小女孩摇了摇头:“我要大黑猫,以前我就是抱着大黑猫睡觉的,好久没见我想大黑猫了。”

猎手看到小女孩时,它的杀气收敛一些,终于不再那么凶狠。

男人还是笑道:“乖!它不是以前的大黑猫,先睡觉,明天一早,爸爸再给你买另外一只大黑猫,好吗?”

小女孩好喜欢猎手,她咬着嘴唇,又道:“我就要这只大黑猫,要是爸爸你不给,我就不睡,我还要你告诉我,妈妈去哪里了?”

这句话让男人的心里一痛,他哽噎道:“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以后才能会回来,宝宝乖,大黑猫会留下来的,先睡觉好吗?”

她的妈妈,已经死了吗?

陈琛心里,就是如此想的,看来猎手以前的主人家里,发生过很特别的事情。

小女孩没有多少心机,她想了好一会,就说道:“好!我回去睡觉,爸爸你答应过我的,明天我要大黑猫。”

然后她就很乖地回去房间,把房门关上睡觉了。

男人长松一口气,他又道:“你要是恨我,想回来杀我,就到我的房间来,我不想让我的宝宝看到那么血腥的画面。”

从刚才猎手展露出来的实力看,他已经放弃挣扎和反抗。

但猎手就站在原地不动,它盯着男人,好久好久,愤怒地喵了一声,转身往阳台的方向走去,飞快地跳下阳台,就这样走了。

它这是放下了仇恨?或者说,仇恨其实并不那么深,现在已不重要。

“猎手大哥!”

陈琛立马追上去,他们到了楼下,在小区的花圃里,猎手坐在这儿低下头,不知它在想什么。

“猎手大哥,你为什么要放过他?”陈琛很不解地问。

“你觉得他该杀吗?”猎手声音哽噎地问。

陈琛想了片刻,摇头道:“我也说不明白,因为你们的事情,我不清楚,不好判断。”

又过了许久,猎手回头看着陈琛,道:“那个小女孩,她以前好喜欢我,而且我也好喜欢她,两年前她经常抱着我睡觉。如果我让她没有父亲,那么我和那些残忍的人类,又有什么区别?”

陈琛没有打断它的话,继续听它说道:“就在两年前的今天,那个男人带我母亲和小弟去宠物医院接种疫苗,我就和小女孩留在家里。就是那一次,它们一去不回来,包括当年我的女主人。”

陈琛迫切地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猎手说道:“车祸!”

它的声音停顿了一会,又道:“当时发生车祸,我母亲和小弟都死了,女主人也死了,就只有他还活着,但他也断了一条手臂。”

听它这样说,陈琛就不理解,问道:“既然是车祸,也不是他故意做的,猎手大哥你为何会恨他?”

猎手说道:“不是,即使车祸,也是他的错。要不是他带我母亲和小弟出门,又怎会死?都是他害的,我无法原谅他,也无法原谅人类。”

然后猎手就伸出前爪,按在陈琛身上,身子颤抖,激动地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母亲和小弟都很健康,不用什么疫苗。如果不是他自作自张,一切安好,我们一家人过得很温馨,很幸福。”

陈琛就大概明白,是猎手大哥太过执着,当初一口气无法发泄,便把这一切都认为是那个男人的错。

有时候动物的思维,和人的思维不太一样。

陈琛虽然身体是猫的,但他的灵魂是货真价实的人类,他思考的角度,当然和猎手的不一样。

猎手报仇的心开始动摇,它也不知道该不该杀。

“所以,猎手大哥,你还要去报仇吗?”陈琛抬头,问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