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65章 我们去报仇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在同一时间里,青鸾峰上,天虞山来的太虚真人,带着他的那个弟子到山上去,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登上山。

山上的不少动物强者,又看到有人类来,它们想要杀人,但太虚真人的强大与厉害,那些动物根本就不是对手,甚至还没近身就被太虚真人打飞,当然他也没有取那些动物的性命,任其离开。

久而久之,动物们都知道,此时在青鸾峰上,来了一个它们惹不起的人类强者,只要远远看到,就得躲起来。

今天晚上,太虚真人来到之前出现过超级进化本源的石塔附近,他认真地打量一下这里的地形。

“师父,你在这里,好像想要找什么?”高的那人,也就是太虚真人的徒弟,好奇地问道。

“机缘!”太虚真人只回了很神秘的两个字。

高的那人想不明白什么是机缘,他跟在太虚真人身边,也在附近看着。

这时候的青鸾峰,高耸入云,四周云雾萦绕,在山的最高峰,已有一种可以触摸到青天的感觉。

太虚真人的手,轻轻地在石塔上拂过,最后他的手指按在石塔的一个不明显的凹陷上,他停顿了一会,然后哈哈大笑:“果然如此,青鸾峰上,果然埋藏着秘密。”

他随手一拂,尘土纷纷扬扬地落下,一道道看不懂的符文出现在眼前。

太虚真人手指在符文上面划过,好一会他又道:“原来如此,贫道明白了,这里果然是神迹,上古神明原来真的存在。”

高的那人就疑惑地问:“师父,什么是神迹?”

太虚真人沉吟一会,郑重地说道:“明修,有些事情,你不需要问,得悟。”

这个叫做明修的弟子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他也看得出来,青鸾峰上绝对埋藏着一个惊天秘密,以至于太虚真人都来了这里。

太虚真人又说道:“你到山下,让人为贫道搭建一间的草庐,贫道要留在这里等,直到圣人出现为止。”

“圣人?”

明修挠了挠头,又问:“师父,圣人是谁?在什么地方?”

太虚真人摇头道:“圣人就是圣人,他在东方,但不知在东方的哪里,贫道在此,要等待接引圣人的人来,他会找到圣人,化解我们人类的一场浩劫。”

这些话,让明修更觉得不解。

——

公园里,陈琛看到猎手抬头看着天空,眼眶里隐隐有泪珠。

这个角度,让陈琛不禁想起以前有一句暴露年龄的话,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泪水就不会掉下来,猎手大哥现在的状态,就是如此。

陈琛忍不住再问:“猎手大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许久,才看到猎手微微叹息,它说道:“我想念我的母亲。”

猎手的母亲……

陈琛记得,第一次和猎手见面时,它就说过,母亲是因为人类而死,它好像还有一个弟弟,同样因为人类而不在了,因此它才会这么的痛恨人类。

然后猎手又道:“今天是我母亲,以及我小弟的忌日,两年前的今天,它们不幸被人类害死,那些可恶的人类。”

它的语气中,透露着淡淡的忧伤,还有一些仇恨和激动,显然它还是恨极了那个害死它母亲的人类。

陈琛忍不住问它:“阿姨它……当年是怎么出事的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猎手的眼眸里,浮现出一丝痛苦,它不想再提起这件伤痛的往事。

陈琛不会继续再追问,担心它想太多,又说道:“既然不愿意回忆那就算了,猫死不能复生,猎手大哥你节哀顺变,还有我们一群兄弟陪着你,以后都不会寂寞。”

猎手点点头,但很快它一爪子按在陈琛的肩膀上,说道:“冷血,我想报仇。”

陈琛一愣,就问:“你想去杀了那个人类?”

猎手眼神里闪烁着凶光,狠狠道:“没错,我要他们为我的母亲陪葬。”

虽然陈琛也杀过人,但那时候为了自保,不得已而为之,现在主动去杀,他总觉得有点不太对。

猎手又道:“我知道你想保护人类,不愿意杀就算了,以我现在的能力,想要一个人类去死,其实很简单。”

说罢它就站起来,转身往公园走去。

“猎手大哥,等等!”

陈琛追上它,点头道:“我帮你去杀,但是他人在哪里?”

猎手兴奋地说道:“真的?他就住在这附近,另外一个小区里,我就知道你愿意帮我去杀人。”

然后在猎手的带领下,一起走进那个小区。

小区里的不少动物,都知道冷血老大和猎手的威名,它们一出现,那些动物都过来朝拜。

“滚!”

猎手一身杀气,它今晚是来报仇的,没时间和那些小动物浪费时间,直接把它们吓跑。

“他们就在十二楼。”猎手抬头,往一栋高楼看上去。

猎手告诉过陈琛,在两年前它也是这家人的宠物,就在母亲和小弟被人类害死之后,它便离开这个家。

它成为野猫,开始痛恨人类,寻思着如何报仇。

陈琛不知道猎手的母亲是怎么死的,但也有点为它而难过。

通过阳台,一起跳到这家人的阳台上,门并没关,两只猫小心翼翼地走进去。

陈琛入眼可见,这家人的装饰布置得十分温馨,墙壁上挂着有不少动物的相片,陈琛认真看了看,竟然还有猎手大哥两年前的相片。

两年前的猎手,体型还很小,也很可爱,陈琛一眼就能认出来是它。

这家人不像是虐待动物的,难道其中有什么隐秘?

“那就是我母亲,这是我小弟。”猎手大哥也看到一张相片,伸出爪子指给陈琛看,“这些可恶的人类,我母亲和小弟都死了,他们还要把相片留下来,这是侮辱我的母亲,不行!”

猎手怒气大盛,一爪子过去,相片就四分五裂,相框也摔在地上。

“是谁?”

一听到声响,男人的声音,就从旁边的房间里传出来。

紧接着,一个只有一条胳膊的男人穿着睡衣出来。

他只有左手,右手的位置,衣袖空空荡荡。

喵!

猎手发出怨恨的声音,死死地盯着男人,他就是猎手曾经的男主人。

“你是……黑炭?”男人认真地看了看猎手,有些激动地说,“黑炭,你离开了两年,终于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