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44章 铲屎官的消息
作者:陈喵呜  |  字数:580029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如果能追上的话,陈琛有信心可以把他解决,但南宫雅思的下落比较重要,只得作罢。

若是下次再遇到,绝不会放过他。

“婧儿,你怎么了?”苏冰紧张地扶着婧儿,着急地问。

“我没事,刚才我控制那些火太厉害,好像抽空了我身上的所有力气,现在感到有点累。”婧儿摇了摇头,脸色煞白地靠在苏冰的怀里。

“你都这样了,怎么会没事?小可爱你快过来看看。”苏冰只能求助于陈琛。

原来婧儿身体里面也有淡淡的灵气萦绕,只是算不上浓郁却十分精纯。刚才的火焰抽空她身上的灵气,才会变得虚弱,休息一会就没事。

喵呜!

陈琛不会说话,他也不想写字,随口叫了一声,希望苏冰能够领会什么意思。

“小可爱,我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小狼突然走过来,咧嘴就傻笑道,还用脑袋拱了拱陈琛,十分亲热。

它的那么反常的行为,让陈琛觉得这货是不是有什么瞒着自己,或者做了错事。

“有什么不当讲的?说吧!”

“可是,我怕说了,你会杀了我,所以我不敢说。”

“放心好了,我们算是兄弟一场,最多就把你打残,如果你再不说,我的爪子就控制不住。”

得到他的确认,小狼松一口气,然后又强调:“小可爱,这可是你说的,你等会绝对不可以杀我。”

陈琛有些烦躁地说道: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“我说我说!”

小狼小心翼翼地拉开和陈琛的距离,然后才道:“刚才那个巨人的身上,我突然闻到有你铲屎官的味道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的铲屎官可能已经被他捉了。”

把话说完,小狼往后一跳,再拉开和陈琛的距离,它怕死啊!

“什么,你怎么不早说?”

陈琛果然勃然大怒,直接往小狼跳过去:“知情不报,我他喵的,我要杀了你,看我猫猫拳!”

“小可爱你要冷静,冲动是魔鬼,冲动的惩罚,你快停下来!”

“在刚才你也没让我说,而且刚才那个人怪凶怪凶的,我怕死哪里敢说?我还怕我说了,你和他干架的时候分心了。”

“救命啊,婧儿女主人,小可爱要杀你最可爱的哈士奇,小可爱你说过不会杀我的,你说话不算话。”

小狼叫骂着跑到婧儿面前,它很害怕地看着陈琛,发出了可怜的叫声。

“我不会杀了你,但我会把你打成半死,是你害死我的铲屎官。”陈琛很愤怒,又往它走过去。

“小可爱,你们怎么了?二哈,是不是你得罪了我们的小可爱?”苏冰责怪地说道。

小狼又可怜地叫了两声,委屈巴巴地看着陈琛,它就知道陈琛会生气,但想不到陈琛会那么生气,一副真的可能会把它给杀了的样子。

“带我去找人,快!如果晚了,我要你陪葬。”陈琛大声地说道。

“我先说好了,如果我帮你找到你的铲屎官,你就不要杀我,以后都不再提要杀我。”小狼怕了陈琛凶巴巴的模样。

“你他喵的,先带我找到她!”

陈琛不耐烦道。

这只二货还敢和自己讨价还价,要不是看它还有用,已经冲上去咬它。

小狼想了一会,说道:“我这就去找,小花你会陪我一起去吗?”

小花连忙点头道:“无论你到哪里,我也会陪在你的身边,不离不弃。”

大花说道:“小花,我一直跟在你身边,我也会不离不弃!”

三头狗居然还玩这么煽情,臭不要脸。

陈琛只要想到小狼说过的,它们一起飘的那些话,就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。

喵呜!

陈琛转身,看了一眼苏冰,示意她们赶紧跟上。

苏冰说道:“小可爱,你们是不是知道雅思在那里?婧儿快走,我们去找雅思,然后一起回去,我们再也不要去旅游。”

苏冰扶着婧儿,跟在陈琛身后,往山谷外面去。

幸好的是,这山里面的天地灵气很浓郁,婧儿经过歇息很快恢复力气,可以自己走路。

“小可爱,气味就在前面,好像有一个村子!”

走在前面探路的二货,这时候飞快地回来,邀功似的向陈琛报告。

“再加快速度,如果我的铲屎官出了什么事,你将会是第一只陪葬的动物。”陈琛的声音,依然是冷漠的。

小狼又很害怕地看着陈琛,它不敢再乱说话,但身边的小花却说道:“冷血老大,你能不能放过小狼?我可以代替它死。”

大花马上反对,凶巴巴的大喝道:“它在你心中就那么重要吗?你把我的位置放到哪里去?你要是敢为了它去死,我就先把它杀了!”

小花说道:“这样最好,我和小狼无论生死都可以在一起。”

大花:“……”

陈琛:“……”

因为天地变异的原因,村庄里的人已经离开,四周那是郁郁葱葱的树木。

小狼在前方带路,陈琛来到村庄的入口,便停下来。

“小可爱,气味越来越近,你的铲屎官就在里面,那个怪男人很强,我能不能不要进去?”小狼的鼻子用力地吸了吸,最后很确定地说道。

“好!你和大花小花保护两个她们,我就进去看看。如果没有人,我一定回来,把你煎皮拆骨。”

陈琛在走之前,狠狠地横了小狼一眼,吓得小狼浑身哆嗦。

“小可爱,你要做什么?等我一下!”苏冰见了,就想跟上去。

小狼很尽职尽责地咬着苏冰的裤子,把她扯着不让跟上,如果这次做不好,它担心陈琛真的会把它打个半死。

它和陈琛虽然经常吵吵闹闹,但也算是兄弟,也不想没了这个兄弟。

陈琛已经走到村庄里,如一开始想的,看不到有村民,他飞快地跳到一栋屋子的二楼的阳台上,看到这间房子的厨房位置有烟飘出来,难道有人在这里煮东西?

突然听到脚步声,在下方响起来。

陈琛躲在阳台的护栏下,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,只见一个身影熟悉的男人,正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
“苏正阳,怎么是他?”陈琛惊讶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