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五十六章 唇枪舌剑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在三人疑惑的目光之下,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西装,戴着一副墨镜的平头男子走了进来,他来到三人面前,背负着双手,隐隐散发出一股傲然的气势。

三人你看我,我看你,均暗暗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认识面前这个人。

风建平转过头看着来人,神情严肃道:“不知这位先生来见我们,有什么事情呢?”

来人抬手摘掉墨镜,三人一看,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,异口同声道:“黎少钦!”

这个人正是黎少钦,为了不被人认出来,他进理发店理了个平头,又顺便在路边买了一副墨镜,戴上之后,顿时与平时的装扮大相庭径,往镜子里一瞧,差点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。

三人的反应在黎少钦的预料之内,他一脸从容之色,微笑道:“三位大哥,你们好哇!”

风建平当先反应过来,立即伸出右手,微笑道:“初次见面,请多多指教!”

黎少钦报以一笑,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,却不说话。

他与风建平是初次见面,对方这一系列动作,已经表明了他们的示好之意,否则风建平的态度不会这般友好。

不过这却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了,说明自己和这几个人联手对付金氏集团一方的计划,是有可能成功的。

但黎少钦也知道,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,越是这种情形,自己就越要谨慎对待,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筹码,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。

“少钦你最近动作不小啊,你这个时候来找我们,想必是有什么大计划吧?”光头何开健笑看着黎少钦,试探着问道:“能不能说出来听听,只要是我们几个能帮的,我们一定会帮你。”风建平和刘利军二人也紧紧盯着黎少钦。

黎少钦暗吸一口气,表面神色并无任何变化,他知道自己现在代表的是整个联合会的利益,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要保持理性,此刻自己面对的是三个人,首先气势上一定要稳住,否则一旦被对方的气势所慑,那么接下来,自己将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地位,到时候自己得到的东西,也会大打折扣。

不过方才他的出场,已为他争取到了一点主动,此刻他唯有想办法把握甚至扩大这种主动,只有这样,整个局面才会牢牢掌握在他手里。

想通了这一点之后,黎少钦咧嘴一笑,对三人竖起食指,说道:“谢谢三位的好意,不过事有先后,这一次我先帮你们。”

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,一脸疑惑,风建平皱眉问道:“不知少钦指的是哪一方面?”

黎少钦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半站起来,看着风建平道:“我可以坐这里吗?”

风建平微笑着伸出手,示意你随意,黎少钦这才装出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坐了下来,坐下去之后,又用手轻轻按了一下椅子背,说道:“这椅子坐着真舒服,下次我也要在我联合会的办公室里面配上一张才行。”

刘利军有些按耐不住了,连忙问道:“少钦,你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呢?”

风建平眉头一皱,看了刘利军一眼,目露责怪之色。

黎少钦见对方露出这一破绽,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,继续把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了,他一面继续看椅子,一面装作随意说道:“你是想问我们怎么帮助你们是吧?这个也很简单,我知道现在你们跟李金雷那边,都对商会会长之之位很感兴趣,我指的就是这个方面的意思。”

刘利军脸上忍不住露出喜色,正要说话,被风建平眼神制止了,风建平一脸平静看着黎少钦,忽然转换话题问道:“听说近来你们的篮联受到了其他学校的联合抵制,可有这回事?”

黎少钦心中暗道这个家伙果然不简单,居然完全不顾自己的攻势,直接先将自己一军,他这么说,实际上就是想告诉自己,他知道自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。

想了一会,黎少钦微笑道:“的确有这么回事,而且你们也知道的,任何中南大学商界的人,只要到达了我们这个程度,都会遇到这个问题。”言下之意就是提醒风建平,自己已经和他们已经站在了同一个高度了。

风建平稍作思索,微微一笑,又道:“那么你认为,你可以从哪一方面帮到我们呢?”他见招拆招,气势上没有作丝毫让步。

黎少钦淡淡答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我可以在你们争取商会会长之位上面,给你们提供一定的帮助。”

风建平嗤笑一声:“黎少钦啊黎少钦,你是高估了自己呢,还是低估了我们?”

黎少钦眉头一皱,冷眼看着风建平,只见对方也微笑着与他目光相对,丝毫不让。

他大脑开始飞转起来,风建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难道他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帮助他?又或者他早有把握对付李金雷等人?想了好一会也没有头绪,忽然听得风建平的笑声在耳边响起,紧接着便听他说道:“哈哈,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,我早听说过黎少钦是个很风趣的人,看来也许因为场合的关系,没体现出来。”

黎少钦猛然醒悟过来,紧盯了风建平一眼,见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心中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暗道这个家伙太厉害了,不动声色间就掌握了说话的主动权,他这般说,分明就是提醒自己,这里是我的地盘,你小子说话要注意分寸。

黎少钦不由得暗怪自己愚笨,风建平之前问自己的那个问题,信息量明显过大,自己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想明白,没想到还是中了他的圈套,傻乎乎地去猜测他问那个问题的意思。

现在主动权隐隐被风建平抢了去,局面开始对自己不利了。

黎少钦暗暗做了个深呼吸,他知道,接下来的对话,自己必须加倍小心才行,否则一旦有了些小疏忽,自己就会在风建平的圈套中越陷越深,最后陷入完全被动的局面。

想到这里,他当即做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笑道:“我这个人的本性的确是有点风趣,不过既然是本性嘛,也只有跟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表露出来。风兄跟你的两个好兄弟在一起,自然能够畅所欲言了,而我现在,还不知道在你们面前,到底可不可以流露出自己风趣的一面来呢。”

风建平嘴巴微张,有些吃惊地看着黎少钦,忽然他哈哈笑道:“说得好,以后你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也可以畅所欲言,不用再顾忌什么!”

黎少钦暗松一口气,心想总算稳住了场面,想起刚才自己差点失陷的局面,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。

这时候闷了很久的何开健也说话了:“难得结交到少钦这样的人,我看现在也差不多到吃饭时间了,不如我们就趁此时间,一起出去吃个饭如何?”

风建平微笑道:“好主意,我们做东,不知少钦意下如何?”

黎少钦重新把墨镜戴上,咧嘴笑道:“何乐而不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