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因她而美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抬头,亲亲的亲了一下楚墨尘的眼睑,心里的不安少了一些,无论法什么事情,有楚墨尘在身边,她还怕什么?

飞机到达的时间是深夜,由于缩小了旅行的行程,三个国家时间也不会太紧张。

当天晚上,庄晓言睡了个天昏地暗,醒来的时候天气大好,阳光明媚,难得在初春还能有这样的好天气。

从‘床’上起来,庄晓言正对着镜子进行洗漱,楚墨尘推开浴室的‘门’走了进来,懒腰抱住她,“老婆,等下爸妈他们要进行视讯通话。”

“嗯……”含糊的应了一句,庄晓言单手把在自己脖颈间做妖的楚墨尘给推开,漱口了后才开口问道,“等下视讯完,我想去看埃菲尔铁塔。”

楚墨尘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“那里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反正看就是了。”庄晓言眨了眨眼睛说道,行程里减去了那么多的国家,她最舍不得就是法国,来巴黎唯一想看的就是埃菲尔铁塔。

记得在上学的时候,她看到一本杂志上介绍的埃菲尔铁塔故事:两百年前,埃菲尔遇到了17岁的妻子,因为她倔强而清澈的眼神爱上了她,两个人在没有父母亲友的祝福下,结为夫妻。后来妻子不幸去世,埃菲尔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没有对妻子亲口说一声‘我爱你’。在他的妻子去世十年,他设计并登上了埃菲尔铁塔,在埃菲尔铁塔的最顶端,最接近天堂的地方,他说出了那声迟来的爱。

当时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,她就想着,等自己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去看看埃菲尔铁塔。

来到这个地方,她想去看看埃菲尔铁塔,希望玛格丽特和埃菲尔的爱情,能带给她祝福,像他们一样,至死不渝。

楚墨尘没问庄晓言原因,点了点头表示同意,她喜欢去什么地方,就去什么地方,等蜜月期结束,他可能要忙碌起来,这段时间就都顺着她的心意来。

洗漱完,庄晓言换了一身衣服,走出房间的时候,楚墨尘已经开始和家人说起了话。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是唠唠家常,看看儿子,在德国停留的那段时间,他们也是两三天汇报一次。

只是,这次和上次有些不同,庄晓言坐在沙发前,从视频里只看到了小家乐,于是忍不住问,“爸,妈呢?"

“她暂时来不了了,有事情。怎么晓晓?不想和我说话了?”

“怎么会,最想爸和妈了,还有儿子,我买了很多东西,回去拿给你们看。”庄晓言弯了眼睛说道。

“你们玩开心就好,我们不需要什么礼物。楚天嘴上这么说,可表情里却是满意的。

又说了一会儿,挂了通讯。

庄晓言看了一下电脑下面的时间显示,愣了一下,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可又看了一遍,还是那个时间:“我睡了一天两夜的时间?"

不可能吧……

楚墨尘嘴角一勾,看着她说,“整整三十个小时,你不醒,我还准备着叫医生过来看看你。”

庄晓言顿时有些凌‘乱’,不相信萧宸的话,拿出手机看了下,的确是过去了一天两夜的时间,睡了那么久,怪不得醒来的时候,觉得浑身都像散了架似的。

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,她故意转移话题:“我们先去吃饭,再去看埃菲尔铁塔,一定要上顶端看,待在那边一天,晚上再上去看一次。”

楚墨尘挑眉,在德国期间,也没见到她刻意的提起一处建筑物那么多次。埃菲尔铁塔,他去看过几次,就是一般的建筑物,除了高,没什么特别的,尤其是白天。

庄晓言负责收拾东西,两人轻装出发,还带了相机。

楚墨尘会说法语,也就没请导游,没有外人在,倒也方便了很多,想拍一些犯傻的照片,不会顾忌着外人在就不敢拍了。

酒店离埃菲尔铁塔有四十分钟左右的车程,庄晓言兴致勃勃的拍了很多照片,有街边高大的法国梧桐,还有拥‘吻’的青年恋人,挽着手走的老夫‘妇’,调皮的孩子,街边行为艺术的人。

这里是法国,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文艺‘浪’漫的气息,身处其间,空气都变得甜蜜起来。

庄晓言忙着拍照片,空不出手来喝饮料,用脚踢了踢楚墨尘,“我的饮料呢?喂我。”

说的理所当然,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。

楚墨尘把饮料递到她嘴边,庄晓言噙着塑料管,喝了一口觉得饮料的味道有些不对,楚墨尘喝的是纯净水,她的是果汁,“这不是我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楚墨尘收回手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庄晓言这才回过头,看到楚墨尘正在喝那瓶自己喝过的饮料,瞪了他一眼。

“蜜月期,你就顾着拍照,把我晾在一边?”楚墨尘不紧不慢的说道,看着她的眸光温柔而慵懒,刚才的半个小时内,她没回头看他一眼,视线一直在车窗外。

“好吧,好吧,我不拍了总行了吧。”第一次来到梦想中的国度,难免有些兴奋,忽略了楚墨尘,她也觉得有些过意不起,于是伸手给楚墨尘按摩起来,“这样总成了吧?你来法国那么多次,我才第一次来,多拍点照片,回去给我朋友看。”

“你喜欢这里,以后可以找机会每年都来。”楚墨尘瞟了她一眼,随意的说道。

“老公,你真是太好了!”庄晓言咧着嘴角,‘露’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到了埃菲尔铁塔下,早上十点钟,由于是深秋,也没觉得很热,庄晓言满怀期待的下车,仰视着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。

并不如传说中的美丽,一堆钢铁铸造的,可即使是这样,庄晓言还是兴致不减的拉着楚墨尘一起走楼梯往上爬。她不想乘电梯,因为那样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一阶阶台阶往上爬,城市的喧闹被渐渐地踩在了脚下,周遭的景物渐渐地变小,庄晓言俯瞰下面,一阵的眩晕,她有轻微的恐高症。

吓的哇哇‘乱’叫,紧紧的攥着楚墨尘的手,大声的喘着粗气,“你看!伸手可以碰触到天空!”

一共1652个台阶,爬了整整两个小时才爬上来,脚下是巴黎的的全景,仿佛穿越了时空,在这里她更能想象到埃菲尔说出那句话的感觉。

很累,可她觉得很值得。

楚墨尘淡笑着没说话,这么孩子气的动作,是他这个年龄做不出来的,可看着庄晓言的笑容,他第一次觉得埃菲尔铁塔是一个美丽的风景。

因她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