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走丢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朝楚墨尘做了个鬼脸,楚墨尘被她逗笑。

看着相机里的楚墨尘笑得多帅气,她说要把照片弄出来挂床头,天天看。

楚墨尘囧。

两人玩了一天了。

已经来德国两天了,想来儿子心里该挂记着了。

楚墨尘点了点头,庄晓言走进房间里才想起来,国内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凌晨四点钟,视讯的事情还是拖到明天。

想到儿子庄晓言睡不着,趴在‘床’上。楚墨尘从浴室里出来,下身围着一条白‘色’的‘毛’巾,上身结实的肌‘肉’暴‘露’在空气里,庄晓言却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。

楚墨尘走到‘床’边,把庄晓言拉起来,替他擦头发。

庄晓言皱着鼻子哼了一声,“我在想儿子。”

她皱着眉头,手上的‘毛’巾不注意就擦到了楚墨尘的脸上。

楚墨尘伸手扣住了庄晓言的手,手心微微一动,就将她整个人都拉进了自己的怀里,对上她亮晶晶的眸子,沉声说,“多想想你老公。”

楚墨尘现在觉得儿子是极大的电灯泡。

庄晓言瞪了他一会儿,泄了气,“好吧,我去洗澡。”

拍了拍楚墨尘的手,踩着‘床’走到地上,径直走到了浴室。

在高妮的带领下,庄晓言参观了德国很多的地方,停留在德国的最后一天,她说要带他们去领略一下柏林最地道的小吃。

对柏林的食物,偶尔尝试一下新鲜的食物也不错。而且既然是来柏林玩的,怎么可能不去尝试一下当地地道的小吃呢?

高妮带着两人去的地方不是著名的景点,而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街道,街道‘交’错,很多人都在期间穿梭,路边开了很多的小商店。

高妮向两人不停的介绍着哪一家的食物好吃一些,一路走了好几条街,路过一条街的时候,人流突然变得拥挤起来,庄晓言下意识的想要抓住楚墨尘的手,然而人流几乎在她伸出手的那一刻,向他们冲了过来,将两人生生的从中间分开。

被动的随着人流向前走,庄晓言大声的叫着楚墨尘的名字,也听到楚墨尘在叫她的名字,然而楚墨尘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,最后淹没在了周围嘈杂的声音里。她无力地挣扎着,周围都是高个子的人,她的脚尖碰不到地,抬眼望去眼前都是陌生的异国人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人流分散下来,她再转身,已经看不到楚墨尘和高妮的影子了。周围是安静的小巷子,来来往往的稀稀落落的几个人,街边的绿化带上种着常冬青,风吹过,叶子发出刷刷的响声。

已近傍晚,并不是全黑,但这种即将暗下来的天气,更让人觉得害怕。

庄晓言拿出包,想给打电话给楚墨尘,手‘摸’到包,上面划出了一道口子,她的钱包没了,一分钱都没在身上,证件也都丢了。

去警察局报警,也需要合法的证件,如果被当做偷渡人员遣送回国……

愣了一下,心里涌出一股无力地感觉,蜜月期走丢的,她真是倒霉到了家。想了想,她走到一家店里,看着老板娘是一个和善的老人,她才敢用蹩脚的英语向她询问,能否借用电话给人打个电话。

可她说了半天,老板娘都听不出她到底在说什么。

而她这半天的询问,已经引起了店里其他客人的注意,被那些男人盯着,庄晓言只好勉强的笑笑,退出了那家店,天‘色’已经全部黑了下来,庄晓言看着沉沉的夜‘色’,两眼一抹黑。

想着楚墨尘此刻在找她,就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是不是她太幸福了,所以老天才会想着让她离楚墨尘开的身边?

沿着街道走,黑漆漆的地方也不敢走,凭着印象里,想要‘摸’索回去,可越走却越陌生。天冷了下来,身上也就冷了,云姿手臂‘交’叠在一起,想要让自己暖和一些。

走累了,坐在石凳旁边,想要休息一下,余光里却看到两个男人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鬼鬼祟祟的。

她也不敢坐了,站起来拔‘腿’就跑,听到身后追上来的脚步声,边哭边咬着牙尽自己最大的速度向前跑,她不想死,她想回到楚墨尘的身边。

跑了不知道多久,身后终于没了脚步声,庄晓言靠在墙边,缓缓地沿着墙体滑落下去。

汗水和泪水沾在脸上,她抹了一把,小声的说:“楚墨尘,你什么时候来……”

她很怕,怕自己在这异国他乡就这么消失,更怕再也见不到楚墨尘了。

“怎么样?被人追着跑的滋味很好受吧?”调侃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,黑暗里渐渐地走出一个人。

庄晓言看着那双红‘色’的小皮靴,缓缓地抬头看向上面。

而她面前的‘女’孩子,见到她这样的反应,面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,微微的弯腰靠近云姿的脸,“你也太没用了,不过是找不到路了,至于哭的这么惨吗?”

嫌弃的掏出手帕,盖在庄晓言的脸上,‘女’孩子接着说:“擦擦脸,最讨厌‘女’人哭了。你放心,我送你回去的。”

“你是谁?”庄晓言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和汗水,捏着手帕站起来。

“菲格。”女孩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,她盯着庄晓言的眼睛问,“你问过了,该我问你问题了。你从哪里来的?叫什么名字??”

片刻,庄晓言才把自己的基本信息都告诉了菲格,她对她有着莫名的信任。

菲格想知道了,就勾了勾手指,“跟我来,我带你回去。”

她转身往漆黑的小道里走,庄晓言顿了下,不敢向前走。

菲格挑眉看着她,“你放心,我不是人贩子,这里是捷径,你家人估计现在已经找你找疯了,你难道不想早点回去?现在外面很冷,你再呆在这里,也只会冻死,除了相信我,你无路可走。”

庄晓言跟上菲格的脚步,她咬着下‘唇’,忍住想揍她的冲动。

黑暗里看不清前面的路,庄晓言的行进有些慢。

走了不知道多久,菲格指了指一条巷子,“那里是出口,你走出去就应该能碰到你丈夫的人了。”

庄晓言向前走了两步,发现菲格并没有一起和她走出去,回头看着她,“你……”

“我走了,希望以后我们会再碰到的。”菲格朝她摆了摆手,转身向漆黑的巷子深处走去,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庄晓言抬脚走出巷子,光亮‘射’入眼睛里,有那么片刻的晕眩,她遮挡了下眼睛,听到有人大声的叫她的名字,她看向发声的地方,见到楚墨尘紧绷着面‘色’,大步的向自己走来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的那一刻,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。

她想跑过去,抱着楚墨尘,可脚下像是加了一座山似的,怎么都走动不了半步,泪眼朦胧里,看着楚墨尘走到跟前,下一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他抱得她那么紧,几乎要把她勒入身体里,呼吸在耳侧响起,沉重而急促。

“楚霸王,我回来了。”庄晓言反手,紧紧的抱住他,低声的呢喃。

“嗯。”淡淡地声音在空气中‘荡’漾开来,楚墨尘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楚太太,今天真是对不起。”高妮赶过来,对庄晓言深深地鞠了一躬,她不带两人去那么偏僻的地方,就不会出这种事情。

想到今天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,楚先生面上的表情,高妮心里就发怵,她毫不怀疑,找不到楚太太,楚先生会把她给杀了。

报了警后,两人就请人帮着找人,可找了很久,都没发现楚太太的身影,而楚先生看她的目光,跟刀子似的,一道道的刮在身上。

不是楚太太主动回来,只怕她真的要被杀了。

“我没事,高妮,你并没错。”庄晓言扒着楚墨尘的胳膊,‘露’出一颗脑袋,“楚霸王,你放松点,身体僵硬成了石头,也不怕硌到我。”

她开玩笑,楚霸王却丝毫不松手,一直抱着她,面‘色’紧绷着,眸‘色’里‘阴’沉沉的。

庄晓言无奈,对汉娜说,“我们今天先回去,高妮,谢谢你这段时间的招待。”

回到酒店,庄晓言靠楚墨尘在的身上,嬉皮笑脸的去扯他的脸,她知道他在担心,也知道自己忽然不见了,楚墨尘是怎样的心情。她都知道,所以才想让他放松下来。

她没事,很好的回来了。

即使这个过程里,她很害怕,但这一切比起能见到楚墨尘又算得了什么呢?

“言言,下次,我再也不会把你‘弄’丢了。”临下车的时候,楚墨尘抱住她,低声在她耳畔说道。

“好啊,楚霸王记住你的话,再‘弄’丢了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她轻轻地‘吻’了一下他,眼底一片温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