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你是猪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在嘀咕楚墨尘jing.力啊好!

楚墨尘敛去了眼底的暗沉,优雅的嗓音里带着几分的疏懒,“还不是老婆照顾好。”

庄晓言皱了皱鼻子,不屑的说:“我才没有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听楚墨尘淡淡地说道,“看来你是没被折腾够,还想着。”

庄晓言本能的觉察到了危险,讨好的笑了笑,“你看你,我就是开玩笑,别当真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,手正搭在旅行箱上,打开,欧娜送的礼物刚好从箱子里掉了出来,为了转移楚墨尘的注意力,她就说道:“欧娜送的礼物,一起打开看看。”

楚墨尘接过来,拆开,目光落在那包装盒上赫然写着的两个字上—-肾宝。

他深邃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来,“老婆,你真觉得,我需要补肾?”

庄晓言看着那件烫手的礼物,面‘色’尴尬到了极点,静默了好几秒种,才清了清嗓子,“这是欧娜给我的,我没拆开看。”

满是黑线的把肾宝从楚墨尘的手上拿过来,扔在了垃圾桶里。心里不停地怨念,欧娜这臭丫头,竟然给她送这种新婚礼物,就楚霸王那身子,能把她小命折腾没,还补!?不给他下泻‘药’就不错了!

庄晓言想到那晚上的惨烈,就不敢靠近楚墨尘,从酒店的玻璃窗向外看去,远远地可以看到勃兰登堡‘门’,在来德国之前,她就听别人介绍过这个景点。

这样远远地看着并没有特别的感觉,庄晓言深吸了口气,对楚墨尘说道,“我们先出去逛一圈再回来怎么样?时间还早呢。”

德国和中国差了七个小时的时间,现在那边是凌晨两点,柏林这边却是晚上七点多一些。

楚墨尘走到窗台前,握住她的手,“坐了这么久的飞机,难道你就不累?”

酒店外的光线折‘射’进房间里,璀璨的光线细碎的散落在两人的身上,庄晓言抬头看着楚墨尘,面部淡蓝‘色’的血管清晰可见,“不累,既然是蜜月,我们总要不枉费‘花’了那么多钱。”

楚墨尘淡淡的挑眉看着她,薄‘唇’轻扬,“那走吧。”

庄晓言听他说这句话,立刻比划出了一个剪刀手,“楚霸王,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公!”

踮着脚尖就要亲他,可惜身高不够,就用手扒拉着楚墨尘的脖子让他稍微低下头。

“多穿些衣服,外面的气温下降的很快。”楚墨尘在庄晓言兴冲冲的出‘门’前嘱托道。

庄晓言把自己的薄外套脱了,换了一件厚厚的白‘色’的狐狸皮外套,下身穿了一件与之搭配的小脚‘裤’,脚上穿了一双黑‘色’的小皮靴,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咚咚声。

挽着楚墨尘的手,庄晓言微微的抬了抬下巴,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楚墨尘,长长的睫‘毛’在灯光下如蝶翼般颤了颤,“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楚墨尘因着她神气活现的模样眼神柔软了起来。

“老公!出发!”庄晓言大叫了一声,眼里满是明媚的笑容。

因为是毫无目的的瞎逛,又不通当地的语言,所以两人就随‘性’的走,柏林的广场上很安静,由于勃兰登堡‘门’不许通汽车,所以除了人声和偶尔的地铁行驶过的声音,偌大的广场上寂静而辽阔。

庄晓言拉着萧宸的手,走到勃朗登堡‘门’前。

勃朗登堡‘门’旁边是保持一致风格的建筑,这扇‘门’曾经见证了柏林很多重大历史事件,辉煌过,也曾被损毁过,沉淀了历史文化的地方,几番沉浮,最终成为了柏林乃至德国的象征。

人站在下面,仿若蚂蚁。

楚墨尘介绍完,看着庄晓言半是开玩笑的说,“我介绍了那么多,你是不是应该应景的感慨一下。”

庄晓言拿起手中的旅游全册,拍了下楚墨尘的胳膊,“这上面都有的好吧?”

楚墨尘“……”

看完了勃朗登堡‘门’,庄晓言就和楚墨尘准备回酒店,走到一半,庄晓言扯了扯楚墨尘的手,“老公,我累了,你背我好不好?”

楚墨尘微微的垂眸,眸光里倒映着她充满笑意和狡黠的模样,淡淡的扬起了‘唇’角,不知怎么的就起了兴致,“可以,不过今天晚上,你必须犒劳我。”

庄晓言嘴角一‘抽’,下意识的就想到了‘床’上运动。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好!

张嘴正要说不,就听楚墨尘不紧不慢的说,“帮我按摩怎么样?”

瞧她张嘴想要说话又憋在了紧要关头的样子,楚墨尘轻笑出声,一贯的儒雅,一贯的‘迷’人,笑意使得他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幽深。

“好吧,勉强接受。”

庄晓言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楚墨尘半蹲下了身体,让庄晓言伏在他宽厚的脊背上,在她说好了之后,他轻松的站了起来,背着她大步的向前。

趴在楚墨尘的悲伤,庄晓言嘴角无声的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一只手扒着楚墨尘的肩膀,一只手在楚墨尘的背上写写画画了三个字,“你猜猜我写的是什么?”

“你是猪。”楚墨尘背着庄晓言,鼻息里喷出热气,在空气里化成白‘色’的雾气。

庄晓言闻言,气的拍了拍楚墨尘的背部,“你才是猪!我写的明明是你是猪!”

“嗯,的确,你是猪。”楚墨尘用严肃的声音重复了一遍。

“你才是猪!”庄晓言抱着楚墨尘不满的说道。

争辩了两句,庄晓言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挖坑,就不和他计较了。

安静了没一会儿,她又开始在楚墨尘的背上写了三个字,“猜猜,这次写的是什么?”

她写的是‘我爱你’三个字,从相识到结婚,再到现在,陷入恋爱期的‘女’人都是盲目的,哪怕知道对方爱你,还是忍不住一次一次的让他说出这三个字。

人家庄晓言也是个小‘女’人,自然也希望楚墨尘对自己说出这三个字。

别的时候撬不开他的嘴,现在让他说出来!

楚墨尘放慢了脚下的步子,沉默了一会儿都没说出。

庄晓言等了半晌,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垮了下来,勉强的让自己高兴起来。

“我爱你。”楚墨尘在她说出这句话后,削薄的‘唇’里轻轻地吐出了这两个字。

庄晓言假装听不到,“什么?”

“我爱你,庄晓言。”楚墨尘重复了一遍,低沉的嗓音如同钢琴的琴音,娓娓地说出这三个字。

庄晓言笑了笑,对着天空大喊,“楚霸王,你个大笨蛋,我也爱你。”

很‘肉’麻的话,却是他们最想听对方说的。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