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回国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听到消息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面‘色’刷的一下没了血‘色’,嗫喏着重复,“澜尾炎?为什么会澜尾炎?他一直都那么健康’好好地……”

“你现在着急也没用,言言,我告诉你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,明天最早的飞机,我们立刻回去。”楚墨尘已经预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,拧着眉头,倒了杯水,递到她眼前,“喝点水,冷静一下。”

庄晓言摇了摇头,嗓子里干干的,可她一点也不想喝水。昨天还是小感冒,现在在病‘床’上。

庄晓言心里难受的紧,手指紧紧的揪着沙发,呢喃的问楚墨尘,“儿子会没事的。”也不知道是安慰楚墨尘还是自己。

楚墨尘眼底滑过担忧,“言言,我告诉你,就是不想让你替儿子担心。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让人怎么放心?”

庄晓言抬头静静地看了楚墨尘好一会儿,深吸了一口气,压抑住身体的颤抖,“我没事,你让我冷静一下就好了。”

说着,她从沙发上站起来,想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,一直坐在那里她会胡思‘乱’想的。

拿了两人的衣服,她蹲在地毯上开始折叠衣服,一件一件都折叠的棱角分明,叠完了,站起来,身体重重的跌回了地上。

楚墨尘伸手扶住她的一刹那,庄晓言想要松开他的手,却被他按住了‘乱’动的手脚,“你难受,就哭出来吧。”

“我才不哭!我儿子会没事的。”庄晓言紧咬着下‘唇’说道。

“等我一下,我现在就去安排航班。”楚墨尘叹了口气,旋即转身去拿自己的手机,楚墨尘看着他打电话,心里酸涩的厉害。

她知道自己表现得很窝囊,可她忍不住,只要一想到儿子出事,脑子就无法冷静下来。

楚墨尘打过电话,走回来告诉她说:“今天晚上十一点钟的,喝点牛‘奶’,现在养足了‘精’神,等回去才有‘精’神陪着她。”

强制她喝了一杯牛‘奶’楚墨尘让庄晓言躺在‘床’上休息,面‘色’嘴角的冷厉的弧度越来越大。

想了很久,薄‘唇’抿成一道弧度,想来寡淡的神‘色’弥漫着几分的严肃和困‘惑’。听到身边庄晓言在梦里小声的叫着,伸手拍了拍,而后看着她的面容出神。

晚上九点钟,庄晓言从梦中惊醒,睁开眼睛,看到身边坐着的楚墨尘,紧张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。“现在几点钟了?”

“九点钟了。”楚墨尘穿着很正式的衣服,蓝‘色’的衬衫在灯光的照‘射’下透着几分的锋芒,“再睡一会儿也不迟。”

“不睡了,睡不着。”庄晓言掀开被子起来,后背被汗水浸湿了,她原本想去洗澡的,可想了想还是和楚墨尘说一声,“是我不好,让你担心了,就这一次。”

她会慢慢的变得坚强起来,再也不让他担心。

“你是我老婆,不担心你担心谁?"楚墨尘的语气听不出息怒,很淡很淡,却让人感觉到暖心。

庄晓言转身向洗浴间里走去,背对着楚墨尘的眼睛里微微的湿润。

稍作收拾了一下,刚好十点钟,庄晓言和楚墨尘坐车去机场,晚上十一点钟将近十二点,两人坐上了回s市 的飞机。

抵达s市的时间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飞机的轰鸣声滑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庄晓言走出机舱,天边积攒了不少的乌云,遮挡了太阳一半的光线。

离s市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,还要继续转乘国内的航班。

折腾了将近十二个小时,庄晓言看着熟悉的a市,心情和离开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。离开之时,她满怀期待,如今回来,却是满怀的忧伤。

楚家的司机来接两人,所以他们并不知道。司机见到两人很高兴,说了声恭喜。

庄晓言话不多说,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,就疲惫的靠在车窗上。

“别担心。”楚墨尘淡淡的说道。

庄晓言握了握楚墨尘的手。

黑‘色’的奔驰车在医院‘门’口的路边停下,两人打开车后,司机就去泊车。

下了车,一阵冷风吹过来,吹得脑仁疼,庄晓言觉得自己太阳‘穴’都在跳动。

“小心。”楚墨尘忽然开口,扯住快要跌倒的庄晓言,眉头皱的越发的紧。

庄晓言反应过来,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脚下有一块下凹的地方,要不是楚墨尘及时扶着她,早就跌倒了。

楚墨尘没责怪她,继续向前走。越是靠近病房,庄晓言的心情就越紧张,她怕看到自己儿子,躺在‘床’上毫无生气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