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昨晚睡得如何?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醒来的时候,低声痛苦的叫了一声,身体每一处都是疼痛无力的,眼睛缓缓地睁开,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,最后落在自己的侧方,那张熟悉的俊颜上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她的双手搂着楚墨尘的腰,楚墨尘的大长‘腿’搭在她的‘腿’上,两人像连体娃娃一样,紧紧的纠缠在一起。

哦NO,,这姿势。。。。

她下意识的向后倒退,心里懊恼的想自己真是‘色’‘性’不改,昨晚就不该喝这么多酒。

可刚退了一步,一股酸痛自身体传来,‘腿’间的感觉尤为明显,除了这个疼痛外,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庄晓言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都僵硬了。

楚霸王这个家伙真够粗暴的。

庄晓言缓缓地拉开被子,看着青紫痕迹‘交’错的身体,机械的抬头,楚墨尘同样没穿任何衣服的身体,脑子里被劈了一道雷一般,张了张嘴。

天!梦……她一定是在做梦!

昨晚她明明记得楚墨尘比她喝得还多,应该是酩酊大醉的。

迟钝的大脑终于缓缓地运作了起来,她结婚了,喝了很多的酒,而后呢……一些片段从脑子里蹦跶出。

“一个男人不动一个‘女’人,理由只有两个,一个是男人不行,另一个是这个‘女’人引不起男人的兴趣……”

“我最爱的人是楚墨尘……”

“舒服……”

记忆力模模糊糊的影响力,庄晓言抱着头一头栽倒在了‘床’上,她昨天先挑衅了楚霸王,又勾引他和自己那个!

庄晓言脑袋好像要炸掉了一样,看着楚墨尘那张睡颜,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,恨不得掐死自己。不可否认,她很喜欢很喜欢楚墨尘,但不至于饥,渴到这地步吧。

坐了一会儿,庄晓言忽然起来,忍着身体的酸疼手忙脚‘乱’的从地上捡自己的衣服,两人的衣服纠缠在一起,她捡自己衣服的时候,慌‘乱’之中拿到了楚墨尘的内‘裤’,脸一热,像是被烫到了一样,扔到的远远地。

好不容易把旗袍套上去,蹑手蹑脚的正要往外走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询问,“老婆,折腾我一晚上,你想去哪里?”

庄晓言的身体顿时僵硬住了,她没回头,面上的表情一片空白,心里瞬间炸开了锅,几秒钟的时间对于她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。好丢人哦。

她想到很多的应对方法,可最后还是傻傻的回头,咧开嘴挂着一个尴尬到极点的笑容,“楚、不,老公,你听我说,我昨天喝醉了,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……”

话说道最后,庄晓言都要哭了。楚霸王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。

“老婆,早!”楚墨尘先是错愕了几秒钟,而后笑着说道。

庄晓言还要再想些措辞来开脱自己的,忽然听到楚墨尘这么说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楚墨尘掀开被单从‘床’上下来,‘精’壮的‘胸’膛应和着从玻璃窗外洒落的阳光,带着优雅和随‘性’,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惬意。

庄晓言看到他的身体,刷的一下把眼睛闭上了,不敢在觊觎楚墨尘的酮体,可闭上了眼睛,昨晚的画面就在眼前闪过。像是电影似的,把她如何勾引萧宸的画面一遍遍的播放。

“老婆,你小脑袋瓜里又在胡思‘乱’想什么?又不是没见过对吧?”伸手拉下她捂着眼睛的手,楚墨尘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,厚实的手掌揽在她细细的腰肢上。

“没、没啊。”庄晓言闷闷的说道。

“昨天晚上的事情……”楚墨尘刚说了个开头,就被庄晓言打断了,“停!”

过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来问楚墨尘,“现在几点钟了?”

“将近十二点了。”楚墨尘看了看时间说道。

“啊?这么晚了!你爸妈会不会说我们?”庄晓言不可抑制的想到昨晚,脸红扑扑的,他们出去那么晚,不是所有人都知道,她和楚霸王那个?而且她记得,楚家的规矩是,新婚的第二天要和爸妈敬茶的。

楚墨尘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这是我们的特权,别人谁也不能说,爸妈他们特意嘱托过。而且,楚太太,你是不是该改口了?一口一个你爸妈。”

“别捏了,我鼻子快掉了,咱爸妈总行了吧?”庄晓言连忙伸手抓他的手,被楚墨尘捏的鼻子痛死了。心里直泛嘀咕。

“咕咕咕……”

她的肚子就发出了一长串的叫声,庄晓言‘摸’着肚子,有些不好意思,“起来,我要吃饭。”

她还要去看看自家宝贝儿子呢,一天没看到了,特想他。

庄晓言没好气的笑了笑,轻拍了拍楚墨尘的脸颊,“该起来了”

“老婆,我爱你。”

庄晓言心里的幸福满的溢出来,她想告诉全世界,楚墨尘也爱着她。

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你爱的那个人也恰好爱着你。

两人穿戴洗漱好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,走出房间,别墅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。

庄晓言打开手机,上面叮咚叮咚的跳出一大堆的信息,都是问她为什么结婚也不通知的。她看着屏幕上的信息,眼睛微微的眯起来。

发生的事情太多,也就没通知自己的朋友。看来自己要找个时间请朋友们一次了。

厨房餐厅,庄晓言找了一个靠窗的桌子坐下,佣人早给准备了早餐,只是太太一直没起来,所有等到现在。庄晓言饿的快扁了,等菜上来了,不忘问一句,“他们人呢。”佣人说夫人和老爷他们在外面。

正准备开吃的时候,身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小嫂嫂!”韩杰大叫了一声,吓的庄晓言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鼻子一气,眼睛一瞪他,“韩美人昨晚是不是鸡屁股吃多了,叫这么大声。”

“小嫂嫂昨晚睡得如何?”韩杰挑眉。

庄晓言选择不回答,给他一白眼。

楚墨尘很想把他丢到一边去,开口说。“荷兰缺个养猪的。”

韩杰自讨没趣的笑嘻嘻道。“大哥你们慢慢吃,我和小家乐玩去。”

庄晓言笑笑,也只有楚霸王能治得了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