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相机找回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立刻联系了监控室,看到监控上,那个穿‘棒’球帽的男人走出埃菲尔铁塔,庄晓言气的恨不得冲到他跟前,把那个人撕扯成碎片。

相机丢了,她倒是不在意,她在意的是相机里的照片,那里边有她和楚墨尘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监控人员立刻报了警,警察询问了庄晓言一些问题,之后就让两人等消息。这样的案件每天发生很多,他们也没办法保证能不能找的回来。

原本还想着看晚上的埃菲尔铁塔,因为这件事情,心情全毁了。

仄仄的耷拉着脑袋,庄晓言几乎要哭了,楚墨尘一再的保证,自己会把照相机找回来,可在偌大的巴黎要找出那个男人,再找出相机,根本是大海捞针,心里没抱任何的希望。

直接坐车回了酒店,庄晓言一头倒在‘床’上,泪水顺着眼角缓缓地落下,哭着哭着越想越伤心,就坐起来眼巴巴的看着萧楚墨尘,“真的能找回来吗?我只要那些照片,相机他想要就给他。”

楚墨尘正在打电话,俯首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,而后继续和手机那边的人说话。

庄晓言郁闷到了极点,所有的好心情都没了。

洗过澡后,‘蒙’住头睡觉,没睡着被子被拉开,楚墨尘坐在‘床’边,将一条热‘毛’巾敷在了庄晓言的脸上,“只是一部照相机,没了可以再买,哭了这么多,明天眼睛会肿起来,赶紧擦一擦。”

“再买,买不回那些照片了。”庄晓言擦了擦脸,眉头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型。

“那就在找回来,我已经让人去找了,最迟明天会有消息。”楚墨尘‘摸’了‘摸’她的头说道,“别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,都快和我一样老了。”

“你才不老!”庄晓言抱着楚墨尘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,往楚墨尘的怀里钻,“楚霸王,等以后我老了,你也别去找别的‘女’人,那样我会很伤心,很伤心。”

“又说傻话,晚餐都没吃,快起来吃,等下你又叫肚子饿。”楚墨尘刮了刮庄晓言的鼻子,起身站起来,拉着庄晓言的手,让她起来。

庄晓言懒得动,伸出自己另一只手,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撒娇的味道:“抱我去吃。”

幽邃的眸子看了她一会儿,最后还是伸手穿梭到手臂下,将她整个人抱起来,掂量了下重量,“最近吃胖了,比之前重了。”

“真的?等回国一定好好地减‘肥’。”庄晓言空出一只手‘摸’了‘摸’肚子,原本平坦的小腹捏起来是多了一些‘肉’,想来是最近日子过得太舒坦了。

“不用减,你胖一点好看。”

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客厅里,楚墨尘把庄晓言放在了沙发上,她就在沙发上跳来跳去,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,因为喜欢法国,所以她对法国菜有一定的了解,也不像德国菜感觉那么排斥。

坐在沙发上,拿起一双筷子,夹了一块东西,没放进自己的嘴里,而是递到楚墨尘的嘴边,“老公,奖励你的,最近辛苦你了,虽然不能帮你亲自做饭,但亲自夹菜还是可以的。”

庄晓言笑眯眯的看着楚墨尘,她知道自己很烦,帮不到楚墨尘任何事情,还总惹麻烦。现在她在学会着长大,也学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。

楚墨尘挑挑眉,吃下了庄晓言夹得菜,作为回报,他也给庄晓言夹了一些菜。

庄晓言眯起了眼睛,丢相机的‘阴’影消散了很多。吃过饭,庄晓言让楚墨尘陪着一起去酒店的顶楼看星星,据说这两天会有流星雨经过。

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碰到,但总比窝在酒店的房间里发呆的好。

到达天台的时候,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,酒店很人‘性’化的准备了‘露’宿的帐篷和望远镜。

两人挑了块偏僻的地方坐着,坐了一个小时左右,庄晓言感觉有点冷,也有点困,头一点点的,努力地支撑了一会儿,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楚墨尘回过头,看到她安静的靠着椅子睡着了,起身把手里的毯子盖在了庄晓言的身上,而后轻轻地抱着她。睡梦中庄晓言小声的嘀咕了一声,好像是在叫他的名字,又好像在说别的,之后歪着头,靠着他的‘胸’膛恬静的睡着。

凌晨五点多,楚墨尘的手机响了,听到动静,楚墨尘睁开了眼睛,看了看身边躺着的庄晓言,掀开被子,趿着拖鞋走到了阳台上。

“找到了?相机呢?”窗外灯火通明,十二楼的风有些冷,吹过来挂的楚墨尘的衣服凛凛作响,他面‘色’紧绷着,嘴角抿成一个冷厉的弧度,一如此刻的天气,开口时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。

电话那边说了一些话之后,他削薄的‘唇’再次张开,说道:“把人给我留着,回头我亲自处置,相机现在送回来。”

挂断了电话,萧宸回到卧室里,拿了自己的衣服,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外面的客厅里,换上了衣服。

半个小时候,客房的‘门’被敲响,楚墨尘起身打开‘门’。

‘门’外站着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,典型的法国人形象,金黄‘色’的头发卷曲着,深邃的蓝眼睛,高‘挺’的鼻子,见到楚墨尘伸手用法语自我介绍,“楚先生,是我家先生叫我来送这个,他让我带话,随时恭候着您去他的庄园游玩,如果可以请带上您的新婚太太。”

“多谢。”楚墨尘和他握了握手,接过东西后,没挽留那个人,转身关了‘门’。

打开盒子,里面安静的躺着今天丢的那部照相机。

楚墨尘打开相机,调出了照片,一张张的看,拇指摩挲在庄晓言的笑脸上,眼底的冷硬渐渐地融化为温柔。

天将亮未亮的时候,庄晓言被是‘床’下陷的动作吵醒了,原本想闭着眼睛继续睡觉的,可闭着眼睛脑子却越来越清醒,睁开眼睛看着楚墨尘问,“刚才做什么去了?”

“拿相机。”楚墨尘见她已经醒了,长臂一伸,将她整个人捞在怀里,入怀的温软让他有些忍不住,‘唇’瓣亲‘吻’着庄晓言‘裸’‘露’在外面的后脖颈。

“找到了?这么快!”庄晓言从被窝里动了一下,转过身体正对着楚墨尘,嘴角的笑意压不住,“怎么找到的?这么迅速?”

昨天那两个警察都说,找到的可能‘性’不大,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死了心。

“等下再吃吧,我想去看看照相机。”庄晓言把粥碗随手放在了柜子上,光着脚就往客厅里跑。

照相机找回来了,相片可别丢了。

还没跑到客厅,就被楚墨尘按捉住了手腕,庄晓言回头看过去,只见楚墨尘皱着眉头,“照片都在,吃完早餐再看,等饭凉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庄晓言听他这么说,乖乖的走了回去,坐在‘床’上喝粥,忍不住看着楚墨尘,能把关心人的话也说得这么淡然的,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。

吃过早餐,庄晓言窝在沙发里看相片,楚墨尘在一旁翻看杂志,手机嗡嗡的想起来,她随手接听了起来,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‘女’人的声音。

庄晓言怔了一下,是王静的声音,从蜜月出行以后,她就没打过电话来。

没想到她会主动打电话过来,庄晓言听到电话那边叫自己的声音,“妈。”

“晓晓你们度蜜月还好吗?”

“嗯,我很好。”庄晓言简短的回答,“你和爸呢?家乐,身体还好吗?有没有想我?”

“家里很好。”王静顿了一下,有些犹豫的说道,“晓晓,我和你说一件事情,你别生气。”

庄晓言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,但不好的事情,也要听。

沉默了片刻,有些艰涩的开口,“妈,你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