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老公老婆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被楚墨尘勾着下巴抬起来看着自己,“叫老公。”

“……老公。”仿庄晓言佛被蛊‘惑’了一半,轻声的呢喃出这两个字。

下一刻,深深地‘吻’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压了下来,楚墨尘的的眸子完全暗沉了下来,清俊的脸上似是带着火焰一般。

大掌死死地扣着她的后脑勺,削薄的‘唇’贴着她的‘唇’瓣,灵动的舌尖顶入她的口腔里,不留任何余地的在她的口腔里汲取着她所有的美好。

空气似乎燃烧了起来,庄晓言觉得自己的耳边所有的感官都消失了,鼻息里闻到的是楚墨尘的味道,眼里看到的是他的样子,耳边听到的是自己雷鸣般的心跳。

从开始的主动,到如今全面的被动,不过是一分钟的时间,于她却好像过了一个漫长的一年。

在庄晓言快要失去呼吸的时候,楚墨尘忽然克制的放开了她,深吸了两口气,看着庄晓言氤氲着雾气的眸子,以及她娇‘艳’的脸蛋,“老婆,现在不着急,今天晚上还有一晚上等着我们。”

庄晓言刷的一下,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都能把自己烤熟了,恶狠狠地瞪了楚墨尘一眼,说的好像她才是最着急的那个人!

楚墨尘拉开‘门’,走到‘门’口,赵恩薇和褚欧娜站在‘门’口,看到他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是了然的笑了笑。

在楚墨尘经过身边的时候,欧娜捂着嘴笑着说,“大哥,你把嫂子的‘唇’彩都吃了,还好我们过来了。”

楚墨尘欣长的身影顿了一下,而后恢复了如常的步伐,欧娜走进房间里,满是调侃的对庄晓言说,“大哥刚才是不是差点没把持住?都染上你的‘唇’彩了。”

庄晓言提着婚纱的裙摆,羞臊的无以复加。

赵恩薇把礼服拿出来,放在桌子上,打断欧娜继续说下去,“好了,新婚夫‘妇’都这样,以后你也会如此,现在调侃起晓言了,等过了这几天,小心大哥找你这个算账。”

转过头对庄晓言说道,“这是定制的礼服,把婚纱换下来,换上这套衣服,穿着的时候,注意一下,礼服容易勾破。,

欧娜嘟嘟嘴,大喜的日子她也懒得和她计较,忙不迭的走到庄晓言的跟前,满是欣羡的说道,“大哥这次为了娶你可下足了本钱,这套礼服三个月前就定制了,一共一百多个工人紧赶慢赶的,前几天才做好。”

庄晓言打开装着礼服的盒子,新娘礼服呈现在眼前的时候,心怦然一动。

之前的婚纱已经够美了,可眼前的这件礼服更加的美。每一个中国的‘女’人都想要凤冠霞帔出嫁,只是越到新时代,凤冠霞帔就越发珍贵。

能穿一套真正的凤冠霞帔就成了奢望。

她‘摸’着衣服上每一处,小心翼翼的,唯恐自己手上的戒指勾到了衣服。

“只能穿一次,太‘浪’费了吧。”小声的嘀咕着,想到楚墨尘刚才的模样,嘴上抱怨着,心里却是感动和酸涩。

三个月,从她昏迷不醒,他就在准备这件礼服了。她从不相信有一个人会待自己这么好,更何况是楚墨尘,而现在,楚墨尘却真的给了她所有梦里曾经幻想过的东西。

“嫂子,赶快去换吧,别在我们跟前感动了,等晚上和大哥好好地说说你的感觉。”欧娜推了一把庄晓言,不禁笑了笑。

庄晓言抱着礼服走进了隔间,房间里只剩了欧娜和赵恩薇,两人互相不说话,真的有话也说,也肯定是当着别人的面。

半个小时的时间,庄晓言才换好了衣服,新娘的礼服有些难穿,好在隔间里有视频示范,她对照着上面来的就醒了。

走出隔间,欧娜和赵恩薇的眼前一亮,人美穿什么都好看。之前庄晓言穿西式的婚纱已经让人觉得好看了,可穿着中式的新娘礼服,才是美的令人心动。

赵恩薇愣了一下,很快就反映了过来,拿起凤冠亲自帮庄晓言戴上。

前后忙活了一个小时左右,外面已经有人在敲‘门’催促了。

赵恩薇和欧娜做了一次检查,确定凤冠不会掉下来,拥簇着庄晓言出了换衣间。

‘门’外,楚墨尘已经在等着了。

一行人慢慢的向老宅走,在楚家老宅举行。

在路上,庄晓言立刻抓住楚墨尘的手问,“墨尘,欧娜说这件礼服是一百位工人,连赶三个月才制成的,是真的?”

“你说呢?”楚墨尘挑眉看了她一眼。

庄晓言一听他这回答,心里就知道是真的了,气的捏了捏楚墨尘的鼻子,“一生就穿一次,你怎么就那么奢侈呢?有钱也不是这样‘花’的吧。”

楚墨尘见她这样,不禁笑了笑:“老婆,就这么急着帮我省钱?”

庄晓言被他这么一说,有些不好一些,不过也没松开他,趴在楚墨尘的身上,半晌小声的问:“你做这么多,真是太让我感动了。”

一生一次的盛大婚礼,若是以后真的离婚,她还能找到一个男人,给她和楚墨尘一样的好吗?

楚墨尘闻言,笑了笑没说什么。

一生一次的婚礼,再贵都值得。

到老宅的时候,庄晓言才想起来问楚墨尘,“你们家那么多亲戚,不是个个都要叩拜吧?”想到他家里住的那么多人,以及没住进楚家的老一辈人,就觉得眼前一黑。

以前从来没有听他们提过楚家人。

“你应该庆幸嫁给的人是我,亲长辈的人数减少到了十分之一。”楚墨尘牵着她的手,“只拜本家的长辈,不过几十个人。”

一听庄晓言,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从楚家的正‘门’进入,一直到楚家祠堂,家里上上下下都贴满了喜字和挂满了红灯笼,到处喜气洋洋的,原本楚家的老宅就是复古式的,这样走进去,好像穿越到了古时候。

叩拜楚家的祖宗很繁琐,庄晓言磕头磕的头都晕了,才听到一旁有人说礼毕,由喜娘搀扶着起来,还要到前院的主客厅叩拜楚家的长辈。

受礼的都是楚家老一辈的人,老人家也不为难两人,叩头敬茶后,直接给了红包或者礼物。

六点钟,结束了楚家的一切,庄晓言和楚墨尘从楚家老宅出来,返回楚家别墅。

她再换衣服的时候,额头上多了一条细细的红印,凤冠太重了,压出来的。原本楚墨尘想让她早就脱掉的,可她不想,觉得一生只能戴一次,这么早脱掉太吃亏了。

赵恩薇给她稍微加了一些妆容,掩饰掉红印,最后终于穿上了旗袍,庄晓言觉得身上轻了十斤不止。

和楚墨尘一起走在红‘色’的地摊上,庄晓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落落大方的接受别人的注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