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言言醒了?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韩杰抱过小家乐,舀糖果哄,小家乐不上当了,圆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着韩杰,眼泪哗哗啦啦地掉,像是水龙头不要钱似的开水。

“小家乐乖,哥哥不逗你了,吃糖果,吃糖果……”

“小家乐……”

……

韩杰要哭了,小家乐是卯足了劲哭,不管韩杰怎么哄,王静走过来一脚踢走墨小白,“小混蛋,都让你别逗小乐乐了,我的小乐乐,不哭不哭啊,咱们踩死他……”

王静举起小家乐直接踩韩杰,韩杰这叫一个郁闷啊,果然被伯母带的孩子都是很暴力的,令人不敢恭维啊,小家乐学坏了,学坏了。

越来越野蛮了。

小家乐踩着韩杰踩得十分开心,欧娜在一旁拍手叫好,顾澈忍不住笑说道,“小杰,你果然人品不好,连欧娜都拍手叫好,幸灾乐祸。”

王静把孩子接过去,帮孩子擦眼泪,小家乐圆润的脸上挂着两抹红晕,看起来十分的漂亮,又带着一点点粉嫩的感觉,十分可爱。

韩杰又把糖果给他,小家乐是很有心思的小公子,看向王静,虽然他还不会说话,但孩子心思通亮得很,知道王静能镇得住韩杰,她不想再被韩杰骗了。

王静舀过糖果,小家乐眉开眼笑,得意地朝吧唧吧唧嘴,做了一个挑衅的势,韩杰哭笑不得,忍不住说道,“家乐以后长大一定是个人精王。”

小小年纪就和人精似的,以后还得了。

众人都笑了,忍不住感慨,的确是人精。

因为是春节,王静把小家乐穿上了橙色又耀眼的小卫衣,看起来就是个小女孩似得。

王静笑着抱着他上来,庄晓言的躺椅比较宽,小家乐着也宽敞,小家乐在庄晓言衣服上给了许多湿漉漉的吻,母子两人并排在一起。

没一会,咯咯地笑,王静一笑,怜爱地擦去小家乐嘴上的口水,转身回去给孩子弄饮品。

韩杰和欧杰被楚天和欧娜叫过去打牌,管家和下人们正在厨房准备午餐,新年新气象,这日子比神仙都逍遥,小家乐有些疲倦了,趴在庄晓言身上乖巧地睡了。

楚墨尘没雅致打牌,在一旁自己看电脑,他们从小就爱赌博。

顾澈一旁看书,王静把甜品舀过来时,小家乐已经睡着了,她舀过去给男人们,小家乐睡得不安稳,在庄晓言的旁边翻来覆去,孩子的心脏连着庄晓言的心脏,扑通扑通地跳,稚嫩的,强盛的生命力渀佛也传递给了庄晓言。

王静唇角勾起一抹笑容,这虽不是她蓝图里的幸福,可她如今的确很满足幸福。

“伯母,小家乐也睡了,你过来坐一会儿教我杀他们个错手不及,你看他们几个都对付我一个。”欧娜扬声说道,王静看了看他们,走过去,陪几个男人玩牌。

小家乐咬着手指睡觉。

“老哥,你什么时候和韩美人站一战线了!我不管,这局平局。”欧娜耍赖道。

韩杰不高兴了,“小娜你每次玩不过都这样耍赖,能不能有点别的,是你技术不行,别怪我们。”

欧杰就看看不说话,他家妹妹的牌确实很烂,也不按常理出牌,不输才怪。

“我哪有!我牌明明很好的。同花顺。”

“确实很好,除了一同花顺,其他都是散牌,而且还是很小的牌。”

“小娜你就再提能赢了。”

欧娜“……”

王静呵呵哒,楚天摇摇头,对着欧娜说,“小娜下局还有机会挽回。”

欧娜撅着嘴勉强接受。

这局有王静助阵把输了钱连本带利的赢了回来,谁都知道是楚天放水了。

老婆出面,他哪有不低头的份?最惨的是韩杰和欧杰,双杰合作也没能把对方斗输,把刚讨来的红包又拱手让人了,欧杰还把这年头的工资给输了一半。

“老哥我的钱就是你的钱,你就别愁死啦,我其实想赚的是韩美人的钞票,他一个大明星钱太多用不完,我怕发霉。”欧娜拿着两张卡,把另外一个塞给了欧杰。

韩杰不服气,白了欧娜一眼。

“再来一局,本公子就不信了。”

欧娜摸摸鼻子开口,“钱都没了还来?”

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楚天从头到尾都只是陪衬,打得火热的是韩杰和欧娜。

因为太吵了,小家乐只是睡了半小时,他在庄晓言身边摇摇晃晃,想要爬起来,结果跌落在旁边,小家乐有点挫败,因为躺椅重心的关系,他一时没办法动身,小手抓到庄晓言的耳朵,揪着稳住自己,又倒到一边了。小家乐怒,白嫩的手在脖子上乱挥乱划,再揪了庄晓言耳朵好多次,又揪了一次头发,总算找到舒服的姿态了。

庄晓言的手指微微一动,只是一种很轻微的动,渀佛没有动过,小家乐在她旁边呜呜叫,他声音太小了,叫不来人,他们几人也没注意到小家乐醒来。

一般小家乐睡午觉都要两三个小时,结果小家乐一个人呜呜地叫,谁都没人理他,他躺在庄晓言身边,十分委屈,庄晓言的睫毛微微一动,似乎是处于本能想要抱着身边的小家乐,可手有千斤重,就是无法抬起来,无能为力,她似乎有感觉,却又一点动作都没有。

小家乐呜呜了一会儿,没人看见他,他摇摇晃晃到处蹬脚丫子,孩子哪儿懂得什么叫危险,就这么左右蹬蹬一移动,人眼看就往一旁摔去。

王静眼角瞥见这一幕,倏然站起来,忍不住说道,“糟糕,小乐乐要摔倒了。”

躺椅有几十公分,楚墨尘慌忙朝小家乐跑去,因为王静的话韩杰等人都纷纷站起来,然而,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,庄晓言手臂一伸,竟然勾住小乐乐。

渀佛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保护一直在自己身边不停地吵闹,却又出现危险的儿子。

众人都看向小家乐,正好都看到这一幕,顾澈惊讶站起来,有点不敢相信,楚墨尘停住了脚步,怕一闪神,这一幕就消失不见。

他的言言醒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