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六十四章 微妙变化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中南大学商界最近很不平静,尤其是商会,处处透露着一种紧密张罗的势态。

每个人都知道,两天之后,商会将举办一次年终的全体大会,届时将迎来金氏和龙氏两派的一次大碰撞。

夏龙巩离开商会,代表着真正属于商会最后一缕势力的土崩瓦解,也代表着四年前黄金一代和外势力立下的协议真正终结,接下来,商会可能迎来一个势力斗争的时代。

商会内部早已闹得鸡飞狗叫,每个人都明白,这新的形势不可阻挡,大家纷纷选择站队,龙氏和金氏两派也各施神通,收拢人心,为即将到来的激战做好准备。

很多高校的商界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中南大学的商界,作为长沙高校商界曾经的老牌劲旅,今后将何去何从引起了众多人的关心,作为邻居的湖大和师大两个高校的商会,甚至还派了专门的记者来到中南大学,来搜集最新消息,以便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。

办公室里,李金雷西装革履,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穿得大方得体的女生,此刻女生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,正低头不断地写着什么。

“请问李经理,作为这一次大选的两个候选人之一,您有多大的把握呢?”女生抬头看着李金雷问道。

李金雷微笑答道:“我一向都对自己很有信心,这一次也不例外,不过风建平是一个很厉害的对手,我可以毫不讳忌地说,他是我平生仅见的劲敌,这一次我很有信心,但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战胜他。”

女生一边听着,一边在本子上“刷刷刷”地记录,完了之后,终于抬起头来,对李金雷礼貌一笑道:“好了,我的采访到此结束,谢谢李经理的支持。”说完站起身来,开始收拾自己的公文包。

李金雷也笑着站起来,说道:“不客气,麻烦易姑娘回去之后,顺便待我转告一下铁玉宇会长,我李金雷很希望也很有诚意与他合作。”

那女生一愣,旋即拿起自己的公文包,笑道:“好的,我会把您的话原封不动地带给铁会长的。”

“那就先谢过易姑娘啦!”李金雷连忙为她开门,笑眯眯地送她出去,然后来到窗边,目送她离开了自己的“青之岛”商场。

过了一会,门再次被推开了,叶万齐悄悄了进来,然后轻轻把门关上。

李金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,正起容来看着叶万齐,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吗?”

叶万齐把门反锁起来,来到李金雷跟前,轻声说道:“打探清楚了,风建平这几天一直在争取原来夏龙巩手下的那些人,甚至暗中拉拢我们的人,企图壮大自己的势力,估计是要打算这最后关头放手一搏了。”

李金雷点了点头,手指不断地轻轻敲击着桌面,他思索了一会,忽又问道:“黎少钦那边有什么情况吗?”

叶万齐说道:“李总放心,我看那黎少钦最近一直闭门不出,估计他们联合会内部的事情已经够他忙一壶的了,加之最近又和我们商会留学生团体关系暧昧,等他处理的事情有一大堆呢,哪里能够干涉我们的事情。”

“留学生团体……”李金雷自言自语道,“留学生团体并无投票权,本来不足为虑,但黎少钦此人,我们不能以常理度之,那他到底会做何打算呢?”他的手指“笃笃笃”地敲打着桌面,同时脑中快速思考起来。

与此同时,黎少钦正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一份名单,这是范今朝给他的,是关于他口中“中立派系”全体人员的名单。

从名单上看,范今朝这个“中立派系”里面有七十多个目前是属于李金雷派系的,三十多个属于风建平派系的,还有几个,则是原来夏龙巩和钟小聪一派的,也被争取了过来。

看完之后,黎少钦把这份名单撕碎销毁,这种东西是绝对不能够给外人看见的,否则会引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忽然敲门声响起,黎少钦心中一动,喝道:“进来!”

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徐人坤轻轻走了进来,小声道:“何开健来了。”

黎少钦一听,嘴角翘起说道:“终于来啦!”

风建平果真能忍,眼下离商会大选只剩下最后两天时间,这才派人过来,即使早已看穿了他的把戏,黎少钦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力。

“我先回避一下。”徐人坤说完又出去了,临走前悄悄把门关上。

又过了一会,敲门声再次响起来,“笃笃笃”只响三声,显示来者是个很有修养的人。

“进来吧!”黎少钦坐到自己的座位上,双手扣在一起,看着门口静静等待着来者进来。

一个光头男子推门走了进来,看到黎少钦,立即堆起礼貌的笑容,说道:“少钦最近可谓平步青云啊,可喜可贺!”

黎少钦笑道:“我只不过是为自己手下的人,谋取一席立足之地而已,何喜之有?难道何兄认为我们不应该这样吗?”

何开健一愣,他没想到才刚见面,黎少钦就来了一句刁难的话,稍作沉吟之后,他镇定下来,说道:“呵呵,少钦哪里话,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够更上一层楼,刚才的话只不过是祝贺你们取得了初步的成功,并无他意。”

黎少钦哈哈笑道:“我只是开玩笑罢了,希望何兄不要介怀。”

这一招欲扬先抑的手段,正是他从风建平处学来的,当初他便被风建平这样摆了一道,现在用到何开健身上,算是以牙还牙了。

“何兄请坐!”黎少钦伸手示意何开健在自己对面的座位上坐下,何开健不知是否心有介怀,坐下的时候居然显得有些不自然了。

黎少钦知道自己的“欲扬先抑”收到了奇效,当下抓住机会把握主动,开口问道:“何兄这一次是否代表风建平而来呢?”

何开健点头答道:“不错,风老大这会儿忙得抽不开身,所以让我前来与你碰头,商讨一下两天后商会大选的事情。”

黎少钦当即醒悟,风建平这般做,忙是假,实际上是想告诉自己,他的身份比自己高贵,派手下来与自己商量事情卓卓有余;另一方面也表明了他对与自己的合作并没抱有太大的期望。

想到此处,黎少钦不由得心中冷笑,风建平此人心机处处,每时每刻都在算计别人,其胸襟可见一斑,连对待朋友都不能敞开心怀的人,到头来终究难成大器。

忽然想起他的对手李金雷,黎少钦曾与他接触过,觉得他比风建平好得多了,不说别的,单单是当初与自己立下了一个赌约,这份气度就比风建平不知好了多少。

要不是形势所迫,黎少钦实在不愿意与风建平这样的人合作,到了这个时候,他对此人是相当失望,只想尽快履行自己的承诺,帮助龙氏一方先打垮金氏一方,毕竟这才是目前形势所需要的。

“不知道风建平派你来,是要商量什么事情呢?”黎少钦淡淡问道,此刻的他,早已对这件事情失去了当初的热情。

何开健也觉察到了黎少钦语气的变化,但他依旧不动声色说道:“是这样的,一个月前我们组成攻守同盟的时候,少钦曾经答应过会在大选之中助我方一臂之力。而我这一次前来,就是为了了解,少钦会在哪些方面施与援手,能否告知一下,这样我们好做出详细的计划,确保届时万无一失。”

何开健的话并无不妥之处,而且说得很得体,但黎少钦却听得一阵厌烦,他从这番话之中能感觉到风建平的心态,这是一种**裸的索取行为,黎少钦没有从中任何好处,好像帮助他是天经地义的,这是一种无耻的伪君子真小人的嘴脸。

“目前你们和李金雷两方的形势如何,能否给我详细说明一下呢?”黎少钦极力抑制着内心的反感,开口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何开健忽然开始犹豫起来。

黎少钦几乎忍不住就要发作,这些人来求自己帮助,竟然还要对自己有所隐瞒,当下冷冷道:“怎么,难道这种事情也要隐瞒我么?好吧,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助你们,抱歉了,请回吧。”说完抬起手来,做出一副要送客的姿势。

何开健连忙道:“不不不,我们并没有这样的意思,我就简单说一下吧,目前确定支持我方的人数有两百二十七人,整个商会总共有将近六百人参加投票,形势对我方来说,不容乐观。”

黎少钦心中盘算了一下,范今朝给自己的名单中,一百多个人里面有三十多个是风建平派系,还有七十多个是李金雷派系的,如果到时候李金雷派系那七十多人全部“反水”的话,支持风建平这一方的人数立马会超过三百,完全可以逆转这个结果。

不过他自然不会表露出来,继续不动声色地回答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跟风建平说,让他放心好了,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,到时候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

“什么惊喜?”何开健忍不住疑惑问道,让他疑惑的是黎少钦对这件事情的信心,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说道:“对了,我刚才说商会有将近六百人,是指有投票权的人,一些没有投票权的,比如留学生团体的人,并没有算入内。”

黎少钦知道他在提醒自己,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,说道:“我说了会给他一个惊喜,你让他等着就好了,我现在有事要忙,你先回去吧。”

何开健急了,说道:“风老大叮嘱我一定要带个明确的结果回去,希望少钦不要为难我。”

黎少钦脸色一沉,冷冷说道:“这件事牵涉到一个天大秘密,希望你也不要为难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