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美到心房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她还没想出办法怎么办,门外便传来了脚步声,她几乎是想都没想,立刻又趴了回去!

现在看来,露屁屁总比露前面好!

楚墨尘拿着一支药膏走回到床边,他拧开了药膏的盖子挤在指尖上面,目光落在那红红的巴掌印上,把白色的药膏涂在了上面,再用手指轻轻的晕开……

随着他的动作,他的呼吸变得格外的粗重,楚墨尘感觉着他的手指慢慢的下移,直到碰到不该碰的位置,一股电流传遍全身,她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……

庄晓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她感觉全身都酸痛不已,仿佛连抬一下手指都很困难,昨晚的种种划过脑海,她猛的瞪大了眼睛,小心的抬起头看着依然抱着她的男人,昨晚那些羞羞的动作让她想起来都会觉得整个人有些轻飘飘的。

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,庄晓言被吓了一跳,楚墨尘被吵醒,有些不悦的睁开了眼睛,目光落在怀中女孩的脸上。

庄晓言的表情一僵,说道,“我的手机,我去看一下是谁?”

“不许去!睡觉!”楚墨尘的长腿压着她,双臂将 她搂得更紧,一点也不想放她离开,他已经几天都没这么舒畅过了,那种身心俱欢的感觉让他留恋不已。

手机响了很久铃声才停下,庄晓言也不太想去,主要是全身痛的像被人活活的揍了一顿似的,可是打电话的人很执着,很快铃声再次响起!

楚墨尘的眉间立刻打了一个死结,庄晓言紧张的看着他,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“我……我去接就不会吵了!”

她说着立刻就要从他身上爬过去,可是一动,便痛得小脸都皱在了一起,楚墨尘连忙伸手抱住她,小心的将她放开床上,他猛的坐了起来,在庄晓言惊恐的目光中翻身下床。

“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执着,没正事我废了他!”

庄晓言,“……”

天啊!到底是哪个倒霉鬼啊,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,没办法帮他了,还是请他自求多福吧!

楚墨尘拿起手机,刚要发火,对方比他的火气还旺盛,“庄小妞!你快过来帮帮啊!把娜妹约出来!她压根不接我电话!”

楚墨尘听了对方的话,握着手机没有说话,黑眸微微的闪了闪,苏逸博!

“喂,庄小妞,你有没有在听?我让你……”

“知道了,哪那么多废话!”楚墨尘转身向卧室走去。

“我……大哥怎么是你呀,庄小妞呢?”苏逸博有些吃惊的问道。

“我是她男人怎么不是我!!”楚墨尘走到卧室,又躺回到了床上。

庄晓言皱眉看着他,立刻去抢他手上的手机,楚墨尘抓住她的双手,再镒轻松的把她制住,大手一转,便把她搂在自己的怀中,动弹不得了。

苏逸博想大哥肯定是把庄小妞啃噬了!

“有话快说!”语气明显不悦。

苏逸博顿时觉得自己坏了大哥好事,笑嘻嘻的说:“没事,大哥,您忙。”

“嘟嘟嘟…”

庄晓言也没问是谁的电话,她已经完全顾不得身上的疼了,以最快的速度洗好了澡,吹干了头发,走出浴室准备换衣服。

床上已经没人了,大床上一片凌乱,被子被掀到一旁,上面露出许多不堪的痕迹。

楚墨尘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,他正站在窗边抽着烟,窗子开着一个缝隙,屋内的烟味倒是不大。

庄晓言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,已经九点多了,她已没有时间浪费了,她立刻跑到床边,弯下腰,手脚麻利的撤下了床单,又去拆卸被罩。

楚墨尘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着她,轻弹了一下烟灰说道,“下人会收拾。”

“这个怎么能让下人看到,很丢脸。”庄晓言通红着一张俏脸,小声的说道。

楚墨尘抽烟的动作一顿,“难道你打算以后每天都亲自换被子床单吗?你不觉得这样很累吗?”

庄晓言被他那个‘每天’吓的腿软,红着脸抿唇不语,继续着拆卸被罩的动作,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奶白色的浴袍,乌黑柔顺的长发被她全部拢到一边胸前,侧颜美好,一张脸颊如同花瓣般柔嫩,泛着淡淡 的绯红,这样的她果然很美,美的让他的心房震颤。

庄晓言收拾好后,立刻把它们全都抱进了浴室,放进了洗衣机,然后按了按扭。

楚墨尘忍不住走到浴室的门口,表情认真的衣机上的开关,青葱般白嫩的手指按在按键上面,这样平凡的画面却让他的胸口莫名的涌过一股暖流。

庄晓言按好按键后,站起身才发现他竟然站在门口,她有些紧张的低下了头,想要从他身旁走出浴室。

她走到距离门口一步远的时候,楚墨尘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,然后一用力便将她按在了墙上,庄晓言瞪大了眼睛,用力的眨了眨,视线和他的对上……

楚墨尘喉结上下滚动着,庄晓言紧张的问道,“怎……怎么了?还有什么事吗?”

楚墨尘深深的凝视着她的脸,目光一寸一寸的从她上划过,他突然忆起二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,她被人‘追杀’,狼狈的逃走撞进他的包房,当时她的大胆和面对他时为所欲为毫无畏惧的行为,让他那许久都没有被人撩拨起来过的沉闷身体对她有了强烈的反映……

本是可以水到渠成,可是到了最后关头,他 却强迫自己停了下来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因为她的脸旁还太过稚嫩,让他不忍心下手,并非心甘情愿,他更不想趁人之危……

不管是哪一种,他都没有碰她,自己去冲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冷水澡……

“庄晓言!”楚墨尘突然叫了一声她的名字,可是后面的话,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“嗯?”庄晓言前十分反常的男人,不懂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。

楚墨尘琉璃般清澈透亮的黑眸,干净的仿佛被水洗过的长空,他突然低下头,轻轻的亲吻上她的唇瓣……

庄晓言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他的吻很轻,一下一下的,仿佛羽毛拂过,二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,他开始一下一下的吮着她的唇瓣,仿佛在吃一个非常美味的点心。

庄晓言的身体紧绷,她反映过来,连忙闭上了眼睛,被这个轻柔到近乎呵护的吻弄得有些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