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乖,这才可爱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庄晓言看了看这碗姜汤,想着如果他不喝的话,很可能就会受寒,他之前就受了内伤,恐怕会落下什么病根。

“楚霸王,您喝一点吧,其实姜味没那么难忍的。”庄晓言从床上跪了起来,把碗送到他的唇边。

楚墨尘一脸嫌弃的想要躲开,庄晓言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竟然伸出一只手捧住了他的脸颊,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“楚霸王,您就喝一碗吧。”庄晓言被自己的动作吓到,连忙收回了手。

楚墨尘看着她紧张的样子,突然扬了扬,“要我喝也可以,你亲口喂我喝。”

庄晓言捧着碗有些傻眼,反映过来脸颊爆红,她难为情的看了一眼管家,手指变得僵硬了。

管家见状连忙说道,“我锅里还炖着人参汤,我先去看看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管家识趣的离开了,楚墨尘看了一眼她手上捧着的碗,一脸期待的看着她。

“那啥……”

“你喂我就喝,你不喂我就不喝。”楚墨尘坚持, 干脆把脸转到一旁,“反正受了寒,痛苦的也是我,与你无关。”

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就数楚墨尘这家伙不要脸。

“那还是不要喝了,正好我饿了,把这姜汤全消灭完。”庄晓言故意淡淡道,就要把姜汤喝掉。

楚墨尘不开心了,把一碗汤抢过来“咕噜咕噜”喝完了。

“乖,这样才可爱嘛”

……

楚墨尘不甘心吻住庄晓言。

“你快去换药!”庄晓言伸手去推紧紧抱着她的男人,心跳早已经乱了节奏。

“再让我抱一会儿。”楚墨尘不肯离开她的身体,他真是爱死了她的味道。

“楚……唔……”她刚要说话,唇便被他堵住,他可不想再听她赶他走的话,虽然知道她是心疼自己。

楚墨尘好不容易才肯离开房间去找顾澈包扎,庄晓言也连忙下了床,跑到衣帽间换了衣服,离开了卧室,她心里还记挂着娜妹的伤。

肖娜娜的伤要比庄晓言重,她右手的手背被那个姓风的男人几乎踩烂了,原本白嫩细腻的皮肤模糊 一片。

手臂上的划伤也很深,昏倒是因为流血过多。

苏逸博沉着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的女孩,她的另一只手上扎着液,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下。

“苏少,肖小姐伤的不轻,手臂上和手上估计都会留下疤痕。”医生如实相告。

苏逸博皱眉看了她一眼,一句话都没说,转身向外走去,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匆忙赶过来的庄晓言。

“娜妹情况怎么样了?”庄晓言紧张的看着他问。

苏逸博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暗沉,薄唇抿得更紧,绕过她离开。

他一定要去找风浩宇报仇,把他女人伤成这样他岂能咽得下这口气?

庄晓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无奈的看他的背影一眼,快步的进了房间。

肖娜娜睡着,她问了医生她的情况,确定她不会有大碍后,才放下心来,坐到床边守着她。

看着她血肉模糊的手背,庄晓言的眼泪还是没忍住落了下来。

“晓言。”肖娜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坐在床边的她,立刻就要起身。

“别乱动,你手上有针。”庄晓言连忙伸手按住她。

“没关系,你扶我起来。”肖娜娜坚持要坐起来。

庄晓言连忙拿过被子垫在她的身后,让她靠在了上面,肖娜娜扯痛了伤口,她的小脸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
“怎么样,伤口是不是很疼,都怪我不好,让你受了这么多苦。”庄晓言自责的看着她。

肖娜娜连忙摇头,“不怪你,怪我,如果不是我让 你去陪我找我哥哥,你也不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,如果你出事了,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我自己。”

“你别这么想,你当时不也是为了救我,把我推出包间,把危险留给自己吗!”

“那是我应该做的!如果我们两个有一个人要毁掉,我宁愿那个人是我……。”肖娜娜苦涩抿紧了唇瓣。

“娜妹,我不许你说这种话,我们都要好好的……而且,我们说过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庄晓言说这话的时候,万一她们两人出事了怎么办,娜妹还有肖爸要照顾,她不同。

“别想这么多了,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伤养好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会珍惜自己的!”肖娜娜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,她还有家人,还有晓言……

在她心底的最深处,还有着对他的一丝丝的奢望,期望着有一天,他能看她的好,对她专爱如一……

庄晓言陪了肖娜娜没多久,管家便匆忙的跑了过来,和肖娜娜问了好,才对庄晓言说道,“小姐,你快回去吧,少爷从顾医生那回去见你不在,在发脾气。”

庄晓言:“……”

他还是个孩纸捏?

肖娜娜一个没忍住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她真的很想看看,那个如天神一般的男人现在的样子。

庄晓言见她笑自己,脸一下子红了,想留下吧,又怕楚墨尘亲自过来抓她,到时候恐怕会被娜妹看笑话。那更丢脸了啊!

“快去吧,我正好要休息了。”肖娜娜微笑的看着 她,对着她眨了眨眼睛。

“那我先去看看,你早点休息。”庄晓言郁闷的跟着管家离开了,有些搞不懂,她对自己眨眼是什么意思。

怎么感觉她好像有点兴奋呢。

管家只把她送到门口,便一溜烟的跑了,庄晓言有些郁闷的看着管家,腰伤了竟然还能跑得这么快。

她转身刚要去拧门把手,房门一下子被人从里面拉开了,庄晓言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黑着一张脸的楚墨尘,他直接伸手把她拉了进去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