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心理作用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肖娜娜看着被那个男人呵护着,她也就放心了,转身准备离开。

可能是流血过多,身体太虚弱了,现在看到庄晓言平安归来一直紧绷的精神也松懈了下来,她一转身便直接昏倒在了台阶上,庄晓言一直注意着肖娜娜,看到她昏倒,吓得魂都要飞了,立刻挣脱开楚墨尘的手臂,向外跑去。

一只有力的手臂直接将她搂了回去,这个时候有个身影已经快速的跑了出去,苏逸博看着昏倒在地的女孩,小心的把她抱了起来,眉头紧皱的走了进来。

管家立刻安排人带着二人去客房,医生也跟着过去了。

楚墨尘抱起庄晓言,同样回了自己的房间,她这个样子不适合在这里检查。

方舒彦和欧杰自动留下,只有医生和管家跟着二人回了房间。

“顾医生,我没事的,你先看楚墨尘的伤,他被狼抓伤了!”庄晓言心急的抓住楚墨尘的手臂让顾医 生看。

“我没事,先给她检查。”楚墨尘淡淡的扯回她的手,目光一直盯着她的小脸。

庄晓言的手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脸颊,一碰一阵刺刺的痛,她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,心想不会又破相了吧,额头上两道疤痕还能用头发遮住,如果脸颊上再弄出伤,她就真的毁容了。

“我真的没事的,只是小伤,顾医生,你看少爷的伤,要不要打疫苗?会不会得什么狂狼病?”庄晓言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,躲避开楚墨尘的目光,看向段医生。

“……”小姐什么狂狼病?人家医生可听说过狂犬病。

“尘,庄小姐,你们就不要推来推去的了,庄小姐的伤是小伤,还是先看您的吧。”顾澈小心的看向楚墨尘,却接触到他几乎要将他凌迟的目光,顾澈呼吸一窒,连忙改口,“庄小姐您的伤在脸上,弄不好会留下疤痕的,我先给您看。”

顾澈连忙开始检查庄晓言脸上的伤势,感受到楚墨尘变得正常的目光,他才松了一口气,真是的,他当个私人医生也不容易啊!

庄晓言身上的伤是滚下山坡时一些树枝的划伤,并不严重,严重的只是手上的伤,顾澈给她消了毒,擦了药,这才解开了楚墨尘臂上被狼抓伤的伤口。

楚墨尘的伤口非常的深,中间最严重的抓痕肉都有些外番了,顾澈表情凝重的看着这伤口,立刻拿来消毒水先替他消毒。

庄晓言同样紧张的看着他的伤口,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,当时在山洞中光线不好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他竟然伤的这样重。

“尘,这伤口是狼抓的,恐怕会有些麻烦。”顾澈一边替他消毒一边说道。

“我这有一种特殊的疫苗,对所有猛兽都能免疫。”顾澈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“这样就太好了!”庄晓言听完这才放下心来。

顾澈仔细的替他消了几遍毒,确定伤口内没有狼爪的残留物,这才上了药小心的替他包扎好。

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楚墨尘淡淡的下令。

“少爷,我煮了姜汤,一会儿送上来,您和小姐都受了寒,喝一点驱驱寒。”管家立刻走过来说道。

楚墨尘点了点头,管家才和顾澈一起离开了。

“先去洗个热水澡。”楚墨尘抱着她进了浴室。

“那个,让我来吧。”庄晓言立刻就要去放洗澡水,楚墨尘直接按着她坐回到了椅子上,“别动,你手上有伤,让我来。”

庄晓言有些不安的靠了回去,看着他卷起袖子,把浴缸的水放满,转身把她身上那件衬衣脱了下来,庄晓言羞得不敢看他,不知怎么回事,在山洞那种恶劣的条件下,她那样被他抱着也没什么感觉,可是到了豪华温暖的浴室当中,气氛就完全不一样的,暧昧的让她心悸。

楚墨尘看着衬衣后面那一块湿湿的地方,手倏的握成了拳,看着她的眸光也变得格外的炙热。

他将衬衣扔到一旁,抱起她,把她放进了浴缸内,同时小心的提醒,“手抬起来,不要沾水。”

“哦,谢谢。”庄晓言的脸颊涨的通红,这样和他靠近,她感觉自己都快要不能呼吸了。

温热的水瞬间将她包围,庄晓言舒服的叹了口气,楚墨尘凝视着她,将自己的衣服脱掉,也迈步进了浴缸,庄晓言根本不敢直视他,眼睛一直故意看向别处。

妈蛋!这家伙是显摆自己有那功能?

这个浴缸大得足以容纳四五个人,所以即便是他们两个人坐在里面,也是非常的宽松的。

楚墨尘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眼神闪烁,就是不敢看他的样子,走过去将她抱在了怀中。

“啊喂喂!楚霸王,你的手臂!”庄晓言紧张的握住了他的手臂,已经被水打湿了一些。

“不碍事的,湿了再叫医生来包扎就是了。”楚墨尘一点也不在意,大手开始替她按摩着身体。

庄晓言脸更红了,身体僵着,只能由着他在自己身上乱摸,而他则美其名曰,是在给她洗澡。她庄晓言什么时候这么怂了?

可是,他的手一直在不该碰的地方流连是想怎么样!

等他把她从浴室抱出去的时候,庄晓言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这个男人简直太恶劣了,说是要给她洗澡,其实就是想欺负她。

楚墨尘看着她钻进被子不肯出来的样子,知道她是害羞了,心情极好的拿来了吹风机,把她从被子里抓了出来,“先把头发吹干,不然会感冒。”

“那个!我自己来,你快去处理伤口!”庄晓言连忙要抢过吹风机,他手臂上刚包扎好的伤口再次湿透了,庄晓言真的很担心他会发炎。

“吹完再去!”楚墨尘直接拨开她的手,让她背对着他坐好,开始替她吹头发,直到把她的长发都吹干,他才叫了管家送姜汤上来。

楚墨尘坚持看着她喝完一碗姜汤,庄晓言的脸一直埋在碗里,想起在浴室内,他对她做的那些羞人的事,根本抬不起来。。

“少爷,您也喝点吧。”管家见楚墨尘一直盯着庄晓言看,自己也不动,怕姜汤凉了,便直接端给他。

楚墨尘淡淡的扫了管家一眼,管家尴尬的冲着他笑了一下,大着胆子端着姜汤送到他的面前。

“楚霸王你为什么不喝,你也喝啊。”庄晓言鼓起勇气抬起头,脸颊滚烫的看着他。

楚墨尘尴尬的举起手轻咳了一声,管家立刻说道,“小姐,你不知道,少爷从小就不喜欢吃姜,哪怕有点味道都不碰。”

庄晓言听完有些奇怪的看向他,打趣说道,“我觉得这不过就是心理作用,他连过敏的鱼都敢吃,他对姜不过敏。”

“庄晓言!”楚墨尘略有些不悦的瞪向她,庄晓言连忙笑嘻嘻的把手上那碗温热的放到桌上,对着他眨了眨眼。

[加更继续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