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我的女人我来管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在离市区不算远的一间酒楼内,一位年轻女子含着职业的笑意,拿着纸笔站在餐桌旁,等待着客人点餐。

俏丽的脸蛋算不上倾国倾城,却也能让男人垂涎三尺,大红秀花旗袍将她玲珑匀称的身段显露无遗。

望着眼前这一桌口沫横飞,肥头大耳的丑男美女,肖娜娜脸上保持着该有的笑容,心里却鄙视到了极点。

餐牌在大圆桌上轮流了三遍后,依然没有人点菜,一位光头男的目光悄悄在肖娜娜的身上溜转着,最后停在她的胸总,yín笑着在她耳边道:“小姐,一晚上多少钱?”

“先生请自重。”肖娜娜瞟了他一眼,故做认真道。

光头男一愣,随即往她身上凑了凑,依然yín笑 道:“是吗?让我摸一摸,闻一闻,看值不值,值的话今晚就跟爷走吧。”说话间,咸猪手不忘往她的胸/部摸去。

肖娜娜大惊,来不及考虑后果,扬起餐牌本往他的大光头上砸去,怒道:“找死吗你!?”

光头男吃了痛,嚎叫一声,捂着头部气急败坏地伸手去抓她的手,肖娜娜后退一步,险险地避开。

“臭丫头……!”光头男低咒一声,正要上前收拾肖娜娜,幸好被急急赶来的大堂经理拉住了。

顿时间,肖娜娜成了众人的焦点,几百双眼睛齐刷刷地停在她的身上。

“快跟客人道歉!”大堂经理瞪着惊吓不已的肖娜娜,命令道。

“是他动手在先。”肖娜娜慌忙解释,生怕经理一气之下把她给开了,那她可就惨了。

“她说谎!”光头男不要脸地喊道。

“道歉!”经理再度下令。

肖娜娜气急,不是她的错,为什么要她道歉?难道因为是服务行业,就必须要受这种气吗?

她将目光停在光头男身上,笑了:“要我向一只种猪道歉,下辈子吧!”说完,很潇洒地甩下餐牌,转身穿过人群,往门口走去。

对身后光头男爆跳的叫骂声充耳不闻,辞职就辞职,大不了再找一份工作就是了,肖娜娜愤愤地想着。

只是,这个月再这么下去,她可要上街乞讨过活了。

庄晓言回到楚家,进了门,看到王静和楚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她立刻恭恭敬敬的问好:“伯父伯母,你们来了。”

王静笑了笑,“你这孩子,还是叫伯母亲切一点,不过叫妈妈更直接一些。”

楚天冷声开口:“还没过门呢,改口太早。”

话说完,就遭到王静的瞪视。

王静招呼着庄晓言坐到她身边,“晓晓,快过来坐。”

庄晓言笑笑。

“晓晓,你回来正好,我还催小尘打电话给你呢。”

“老婆,晓晓又不是小孩子,你还怕她在外面勾三搭四。”

王静起身坐到楚天身旁,楚天顺势搂住她,拍了拍她后背,“好了,这件事就交给儿子处理,你儿子的媳妇还怕丢?。”

庄晓言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可是……伯父伯母,你们两个公然在她这个晚辈面前亲密恩爱,真的好吗?

庄晓言正看着,就见楚天看向她,“晓晓…”

没等楚天说完,一直没说话的楚墨尘,淡淡开口:“爸,你管好你老婆就行,我的女人我自己来管。”

“我还不是怕你被一个女人迷惑的是非不分!”

楚墨尘不以为然的回击:“你说的是你自己吧?”

这时,王静不满的开口:“你们两个都闭嘴,你们要相信自己的眼光,你们挑的女人,绝对不会有错了!我跟晓晓是那种是非不分的女人吗?”

庄晓言自认为自己很听话的,配合着点着头,然后就看到一旁楚墨尘眸光扫了过来,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被男人盯着楚墨尘脸莫名的有些发红,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,这么的……勾人?

庄晓言立刻站起身,“伯父伯母,我先去厨房看看今晚做什么晚餐。”

王静笑了起来,“哎呀我们晓晓真懂事!”

晚饭,楚天和庄晓言留在家里吃饭。

四个人吃着饭,闲聊着,气氛十分的融洽。

王静边吃边说笑着,楚天就在一旁提醒少说话别噎着。

在庄晓言的记忆里,就没有这般温馨的跟家人一起用过餐。

每次在一个人吃饭,都是心情十分压抑的状态,抱着受刑的态度一顿饭吃得特别不消化。

楚墨尘有这样一个幸福的家庭,真好。

吃完晚餐,楚天和庄晓言要走。

庄晓言忍不住说:“伯母,这么晚,就在家里睡一晚吧。”

王静邪邪一笑,凑到庄晓言面前,小声说:“ 一个原因,我们离开,方便你跟小尘,给我制造孙子啊!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们了!”

庄晓言:……她连结婚年龄都没有到,就让她生孩子,这样真的好吗?

被王静调戏,庄晓言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瞬间红的开始冒烟,她再次鉴定,楚墨尘的不正经,是遗传!

二人离开之后,楚墨尘将小丫头拥入怀里,低声问:“刚才我妈跟你说了什么?你一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的样子?”

“没说什么。”庄晓言若无其事的说着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没有然后啊!”庄晓言眨着大眼睛,装傻到底,对上男人邪魅的眼神,她立刻转移话题,“呵呵,睡觉吧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
看着庄晓言强装欢笑的样子,楚墨尘眉头微微一蹙,这个小女人,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。

大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不许乱猜乱想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庄晓言嘟囔一声,似乎心事被看穿了,有些羞愧。

果然,感情里首先表白心意的那个人,总是要吃亏的,凭什么她单方面的表白,他不给她回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