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世界对她那么悲催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吃完饭后,楚墨尘把她送到了学校。

小丫头每次送她去学校都跟做贼似的。

“娜妹,是我,我没事,你好好在家休息我在学校呢。”

好不容易熬完最后一节课。去附近超市买些卫生巾给娜妹。

来到超市听到小孩哭泣。

两个女人对着小孩破口大骂,“脏兮兮的,我这可是几十万的裙子,把你卖了也付不起?”

“脏死了!”

“哭什么哭!叫你爸妈来!”

小孩子哭的更厉害,“呜呜呜…我…我不是故意的…我…”

光天化日下欺负一个小孩子,这事姐管定了!有钱了不起啊!

“大妈你这么欺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你还要脸么!”庄晓言过去把小孩抱起。

“小朋友你没事吧。”替她擦干泪水。

“谢谢姐姐,我迷路了,不小心弄脏了这阿姨的衣服.”小朋友低下头。

“你是谁!敢叫我大妈!”她明明就二十五岁,花样年华,被叫成大妈,任谁都不高兴。

“我管你是不是,欺负小孩就是不对。”

“死丫头!帮我抓住她。”女人叫旁边的另一个女人。

女人手一碰到庄晓言的肩膀,传出“啊!”的一声。

手指被庄晓言咬了一口。

“你,你你…”女人后退两步。拿出手机。

“警察局吗有人故意伤人。”女人放下手机。

警察来了不悦的皱了皱眉,看都不看她一眼,对着手下吩咐,“把她在这关几天,免得她出去到处咬人!再不听话就好好招待她!”

“是,局长!”

“你不能放她走,你这么做就是徇私枉法!”

庄晓言看着二人离开,拼命的想要冲过去,却被那名警察一下子推在了地上,他上前掏出手铐,直接将她铐在了椅子上,冷声警告,“再敢乱说话就让你尝尝厉害。”

“你们这群混蛋!我要告你们!放开我,放开我,你们不能关我,我又没犯法!”庄晓言愤怒的大叫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来人!把她带走!”

s市最高档的商场内。

穆雨璐拿着衣服不停的试着,每试一件便走到楚墨尘面前询问,“墨尘哥哥,这件好看吗?”

楚墨尘只是淡淡的抬起眼皮看她一眼,根本不予评价,表情也是意兴阑珊,很明显的心不在焉。

“墨尘哥哥你倒是说句话呀,从你出现到现在,你连一句话都没跟我说。”穆雨璐气恼的跺了跺脚,愤然的走到他的面前,伸手想要去捧他的脸。

“把手拿开!”楚墨尘眼神冰冷的看着她,穆雨璐的手僵在半空中,感觉着身后服务员们诡异的表情,她尴尬的笑了笑,故意说道,“你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哦!你热情的我都招架不住呢。”

身后的服务员听后,都羞涩的低下头,穆雨璐这才直起身,转身一步三扭的回了试衣间。

楚墨尘的手机响起,他慢条丝理的拿出来,接了起来,“什么事?”

“老大,小姐被抓进了警察局。”欧杰的声音透过声筒传了过来。

楚墨尘带人赶到警察局的时候,警察局的人都惊呆了,数十辆车子驶了进来,黑衣保镖下车将警察局围个了水泄不通。

为首的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车上,司机开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,站在一旁恭敬的弯下了腰。

楚墨尘从车上走了下来,表情冷峻的让人害怕,他垂下睫毛,慢条丝理的将袖扣扣好,警察局局长立刻从里面跑了出来,满头大汗的来到他的面前,点头哈腰的说道,“楚总,不知您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!”

“你姓什么?”楚墨尘看都不看他一眼,直接 问道。

局长一愣,立刻回答,“我姓甲。”

“把你们这姓陈的局长给我叫出来。”楚墨尘淡淡的吩咐。

局长听完,立刻会议,叫来手下吩咐,“把陈副局叫来。”

“报告局长,陈局刚刚出去了。”

“马上打电话叫回来,就说是十万火急。”

“是!”

“爷,庄小姐了就在里面!”保镖跑过来报告,小心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,“正在用刑!”

局长一听冷汗都下来了,楚墨尘的黑眸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,他大步走了进去。

一间特殊的刑室内,庄晓言的双手被反铐在椅子上,双脚也被绑着,而一旁蹲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

楚墨尘快步走到庄晓言的面前,她的脸颊红肿,头发凌乱,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,就连楚墨尘来到她的面前,她都没有任何的反映。

楚墨尘的脸色非常的难看,他冷冷的说道,“钥匙!”

保镖立刻来到两名警察身前,直接从他们身上搜出了钥匙,恭敬的递到楚墨尘的手上。

楚墨尘表情紧绷的替庄晓言解开手铐的钥匙,她立刻向前摔了过来,他连忙抱住她,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匕首,割开了她脚上绑着的绳子。

楚墨尘看着她被勒得红肿的脚踝,一股暴怒向他袭来,陈局长连门都不敢进,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女孩的样子,吓得不停的冒冷汗。

楚墨尘小心的把庄晓言抱了起来,大步向外走去,这个时候那个陈局也赶了回来,局长见状立刻叫道,“陈局,你过来!向楚总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!”

他终于是松了一口气,只要有人来顶这个雷就好,否则,他真怕自己被炸得连渣都不剩。

陈局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,当他看到楚墨尘怀中抱着的女孩,和他杀人般冰冷的目光时,腿顿时一软,心中暗那个女人,竟然没告诉他这个女孩是楚墨尘的人,害他得了罪了s市的冷面阎王。

他立刻就要上前道歉,可是还是没靠近凤易寒,便被他一脚踢得飞了出去,陈局被踢出去几米远,顿时口吐鲜血,这还不算完,保镖们一拥而上,对着他就是一阵猛打。

楚墨尘抱着庄晓言,把她安置在车上,看着她失魂落迫的样子,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着,这种感觉不止是疼,简直可以要了他的命!

他脱下外套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,转身再一次踏进了警察局。

很快,警察局内传来鬼哭狼嚎的哭喊声,十分钟后,楚墨尘再次回来,白色的衬衣依然是一尘不杂的洁白,手上握着一条宝蓝色暗纹的领带,发丝有些凌乱,让他看上去多了一份野性的美感。

“动手,马上把这间警察局给我拆了!”楚墨尘将领带扔在地上,快步的走到车旁上了车。

楚墨尘把庄晓言抱进怀中,她一直紧紧的闭着眼睛,全身上下都涌动着一股绝望的气息,仿佛她已经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失望,永远都不愿意再醒过来。

楚墨尘的胸口第一次涌上一股窒息般的痛意,他紧紧的拥着她,第一次为自己的做法感觉到后悔。

“才半天你又出事,非要让我心疼死么。”他轻声的在她耳边呢喃。

庄晓言猛的睁开了眼睛,一双小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衬衣,不敢置信的道,“我没犯法,他们凭什么打我,我只是想帮助那个小女孩。”

“呜呜…为什么?”自从遇到楚墨尘她就没少受伤,为什么世界对她那么悲催。

楚墨尘感受着她的激动,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下一秒,他感觉到怀中的人儿身子一软,她终于还是昏了过去。

庄晓言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在一间温暖的卧室当中,她躺在上好的蚕丝被中,全身都暖洋洋的,她舒服的不想动。

过了许久,意识才回到脑海当中,她猛的坐起身,发现身已经被人换上了睡衣。

明亮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了进来,她掀开被子下床。

身上的伤还有些痛,她现在只要一想起那些丧心病狂的警察,心里就会发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