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欺负她的没好下场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楚墨尘看着怀里的小丫头,心狠狠的揪了一下。

该死的!她竟然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!

庄晓言感觉到落到一个结实熟悉的怀抱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正好对上楚墨尘的视线。

心里的委屈,像海绵遇到水一般,迅速的膨胀着,一瞬间爆发!

“楚……”刚刚开口,声音 就哽咽起来,她咬着唇,控制着情绪。

他总是能来的这么及时,总是在她最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!

从小到大,她早已经习惯了受委屈、被欺负,同学的针对为难,让她心里建起一层厚厚的墙壁,阻挡一切的怯弱,就算受了委屈,被折磨,她也能忍!

她知道总有一天会熬到头,她坚强的面对一切,可是半路这个男人却出现了。

本以为她只是这个男人的过客,但站在成为了她的依靠。

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习惯在遇到困难时,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他!

在她并没有察觉时,就已经依赖上了这个男人。

想要站直身体,可是轻轻一动,背后就开始发疼。

“嘶……”

怀里的小丫头闷哼一声,眉头皱了起来,让楚墨尘脸色沉了沉。

低头一看,才发现她后背的衣服上,被映红了一处!

是血!

她竟然受伤了!

楚墨尘的眸色瞬间发红,如暴怒的狮子一般,十分的吓人!

他扭头,阴鸷的眸子扫向吴家荣。

吴家荣是靠着关系坐上了这巴掌大的警局小分队的队长,整天都是游手好闲的,在这一方称霸,觉得自己很了不起。

被他盯上的,都是没势力没背景的平民,欺负了就欺负了,哪里遇到过这么强势的回击?

可是,对方再厉害,那也是单枪匹马!

此时他还不知道对方是谁!

确定外面没有什么动静,对方只带了一个人来,顿时让吴家荣心里多了几分底气。

趁着楚墨尘的注意力在庄晓言身上时,吴家荣悄悄拿起手边的木棒,迅速的靠近楚墨尘。

然而,木棒还未触碰到楚墨尘时,男人像是察觉到什么,搂着怀里的女人,身形一闪,瞬间向一旁移动。

下一秒,欧杰迅速上前,一把控制住吴家荣 的手。

欧杰动作极快,既狠又准,一个反手,将吴家荣胳膊扭脱臼。

吴家荣杀猪般的叫声响起,抱着胳膊跌坐在地上。

楚墨尘动作很轻的将庄晓言横抱起来,冷眸扫向痛苦嘶叫的人,嗜血阴沉的声音响起:“既然他喜欢用木棒,那就让他尝尝这滋味,事后将这里炸平。”

“是,老大!”欧杰应声,拿起木棒,挥向吴家荣。

“啊……”

吴家荣痛苦的惨叫一声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躺着。

“哥!”吴心惊叫一声,恼怒的 喊:“你们干什么!快停下来!”

庄晓言正迷迷糊糊的靠在楚墨尘的怀里,隐约听到吴心的话,嘴角冷冷的勾起。

这个女人她还知道害怕?

楚墨尘察觉到怀里的小丫头脸色冷了几分,微微眯了眯眸。

一旁的宋乐适时开口:“尘少,就是这个女人陷害晓言。”

宋乐的话说完,就感觉到楚墨尘冰冷的视线扫向他,那眼神冰冰冷冷的,像是他说错了什么话。

楚墨尘的视线并没有在宋乐身上停顿,直接转向一旁的吴心。

寒光尽显的眸子,落在吴心的脸上,那犀利深刻的目光瞬间让吴心心跳停滞。

这个男人,帅得让人窒息,被他这么盯着,吴心心跳剧烈加快着。

看着男人怀里的庄晓言,吴心顿时觉得十分的碍眼!

吴心上前一步,语气恳求:“求求你放过我哥哥吧!”

楚墨尘薄唇勾起,阴冷夺命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:“害她的你也逃不过。”

话音落,吴心的脸色瞬间苍白!

欧杰拿着手里的木棒,眉头微微皱了皱:“老大,我不喜欢对女人动手。”

“那就让别人代替!”楚墨尘冷冷 勾唇,扫了一眼几乎晕厥的吴家荣。

楚墨尘丢下一句话,抱着庄晓言离开。

怀里的小女人身体发烫,他没时间在这里浪费。

静静的站在一旁的宋乐,看着楚墨尘离开,然后又看了看一屋子的狼藉,抿了抿唇,就算庄晓言被欺负了,可是这回击的手段,也太过狠绝了!

传言楚墨尘嗜血无情,果然不假!

宋乐跟在楚墨尘身后离开,屋内,欧杰眉头舒展,将木棒丢给吴家荣 “自己来吧。”

“你……你让我打我妹妹?”吴家荣吐字都不清楚了。

“原来是你妹妹,不打她也可以,那就打你自己。”

吴家荣脸色难看,犹豫的将木棒拿在手里,看了看吴心,不忍心下手。

吴心慌乱的摇摇头:“哥,你怎么可能打我,你不会的!”

“妹妹,对不起,不打你,就要打我自己,我的身体撑不住了,再被打就会死的,你就替哥哥受苦一回。”

吴家荣说着,一咬牙拿着铁棒挥过去。

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。

庄晓言隐约听到尖叫,身体在楚墨尘怀里抖了抖。

楚墨尘将庄晓言放到车上,宋乐跟了上来,问:“楚少,晓言没事吧?”

楚墨尘冷声开口,回头看了宋乐一眼:“不管你和言言什么关系,以后离她远一点!”

宋乐一怔:“楚少这是什么意思,我和晓言只是校友而已。”

“不论什么关系,我不允许你再接近她!”楚墨尘的声音极冷,像是在对自己的东西宣布主权。

“楚少,你没有权利干涉晓言的私事,她跟谁来往,交什么朋友,她有自己的权利!”面前的男人虽然气势强大到他无法相比,可是那霸道蛮横的气势让他看不下去。

楚墨尘脸色一沉,阴阴的勾唇:“我的权利,就是她的权利!”

车上,昏昏沉沉的庄晓言哼唧一声,眉头微皱着,十分难受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