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四十五章 高烧患者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天渐渐黑了下去,黎少钦独自坐在办公室里,陈小白等人早已离去。

此刻他正双手抓住头发,一动不动地在自己的座位上,从陈小白等人离开到现在,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。

“到底怎么办?”黎少钦心中不断问着自己,“到底有什么办法挽回这个局面?”

“噼……啪……”窗户被撞击的细微声音响起,紧跟着“淅沥沥”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。

“下雨了?”黎少钦抬起头,怔怔地望着窗外,这才发现外面天早已经全黑了,雨水顺着窗外潺潺流下,他起身收拾一下桌面,便出门离去了。

这时候雨并不是很大,很多像黎少钦一样没打伞的人,依旧不紧不慢地走在校道上。

黎少钦木然地走着,任凭雨滴打在脸上,脑中依旧在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度过这一次的难关。

由于事出突然,事态又刻不容缓,此刻他的心中,就像被一块巨石压着,苦闷难当。

在路上走了一会,雨渐渐大了起来,原来还在慢慢行走的人们,此时都纷纷开始跑动了起来,很多人眼见跑不过,都走进了前面的教学楼去躲雨去了,只有黎少钦依旧像个机器人那样,在雨中不紧不慢地走着,丝毫没有因为雨变大了,而加快自己脚步,雨水不断打在他的脸上,很快便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过了一会,风也渐渐大了起来,黎少钦行走在雨中,只感觉周围一片灰蒙蒙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“轰隆!”一个响雷把他从迷茫中惊醒过来,他看了看身上湿透的衣服,忽然抬起头来,眯着眼睛望向一片漆黑的天空,豆大的雨点哗啦啦地落下来,划过一道道细线,狠狠地砸向他的脸颊。

“呵呵……”他心中自嘲一笑,几滴眼泪竟无法抑制地流了出来,和那雨水一起,划过他的脸颊,最后滴落到了地上。

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,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狼狈过,他不断地在心中发问: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能和平共处呢?为什么要逼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?

他抬起手来,抹了一把脸,眨了眨眼睛,发觉淋了这场雨之后,自己似乎清醒了许多,他开始回想起自己过往所做的一些事情。

以往自己也受过不少挫折,但都没有这一次这么严重,就算陈小白的报亭丢了,自己也没觉得有多大的遗憾,因为那只是自己一时兴起的成果,远远不如这一次。

为了长沙篮联的成立,他可以说是花了非常大的心机和努力,并对此寄予厚望,同样努力的还有李子通,从很多方面来说,这已经不单单是自己这些人的利益问题,甚至牵涉到了整个中南大学篮联的所有人,一旦让湖大商会的阴谋得逞,那么整个中大篮联所有人的努力,都将化为泡影。

想着想着,黎少钦渐渐明白了自己六神无主的原因,那是因为自己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寄托,所以当今天陈小白几人最后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他忽然就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,这股压力大得一下子让他进入了无法正常思考的状态。

他回想起自己以前的一些“战绩”,忽然发觉那些都是小打小闹而已,每一次自己要么是投机取巧,要么是敌明我暗,所以才能屡收奇效,屡战屡胜的战果早已让他飘飘然起来,即使是面对夏龙巩,自己也能丝毫不惧,虽然现在看来,那是夏龙巩并非有意针对自己的原因。

现在忽然来了一个陌生而强大的对手,手段的果断与狠辣,甚至超出了他以前遇到过的一切对手,让他没法快速反应过来。

他忽然发觉,跟这一次的对手想比,以往在中南大学商会的那些人,简直就是太仁慈,太客气了。

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弱小的绵羊,以前跟中南大学商会斗的时候,他只是觉得是在跟一只大一点的绵羊在斗,没有什么危险,而这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,却变成了一头大灰狼,这让他再也没有了一贯以来的从容和淡定。

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?黎少钦开始苦思冥想,刚才长时间的失态,让他知道了一个事实,自己还是太嫩了。

看来商界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应付很多的困境,没想到现在一下子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,他有种被对手玩弄于鼓掌的感觉,偏偏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在雨中行尸走肉般走着,不多时,来到了七食堂的小商店前面,顾客们打着伞进进出出,不少人好奇地看着这个湿淋淋的人,一脸疑惑。

黎少钦站在商店前面,伫立了一会儿工夫,他心中一动,走了进去。

走进商店里,人们看到他,都纷纷让开,生怕他把自己的衣服弄湿了,同时心中也在嘀咕,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

黎少钦也不顾人们的反应,径直来到商店中的冰箱前,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两罐黑啤,这个时候,他很想喝一下这种比较苦的啤酒。

到收银台付刷了卡之后,拿着两听啤酒,他又走进了滂沱的大雨里,最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。

黎少钦顶着大雨仰天灌了一口啤酒,一道浓烈的苦味顿时充斥了他整个口腔和喉咙,不过他心中却是知道,这点苦跟他心中的苦比起来,是远远不如的。

都说男人有酒和没有酒完全是两个人,这句话很快就得到了证实,黎少钦喝光了一罐啤酒之后,酒精便逐渐蔓进了他的血液里面,让他的思维慢慢变得张狂起来。

这时候,他忽然觉得心中的压力陡减,抬头看着天上不时亮起的闪电,他感觉这时就算天塌下来了,他也不会有半点的害怕。

虽然知道这只是酒精上头的缘故,却也让他明白酒是一种多么好的东西了,它能使一个人暂时忘却过去,渐渐变得以自我为中心,而这正是他现在最需要的,他的确要从另一重角度去思考眼前的问题。

“铁玉宇是吧,你他娘的给老子等着!”黎少钦仰天长吼一声,不过,无尽大雨瞬间便把他的声音掩盖了过去。

一路跌跌撞撞回到宿舍,换了衣服之后,也不顾其他人的谈话,黎少钦便爬到床上去了。

他今天实在太累了,早上起来那么早陪林语晴出去游玩,下午又遇到李子通这一档子事情,紧急赶回来之后,又接连得到坏消息,然后又淋了一场雨,到现在晚饭还没有吃,所以一爬到床上,黎少钦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很快便睡去了。

睡到半夜,黎少钦忽然醒了过来,外面依旧电闪雷鸣,风雨大作,叫人睡在床上有种凉飕飕的感觉,他这才发觉自己是给冷醒的。

他连忙下床去找被子,忽然发觉自己头晕得很厉害,接下来的后半夜,也是在迷迷糊糊之中度过的,等到早上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大天亮了,陈小白和李子通早已经出去了。

黎少钦看了看时间,上午九点半,他已经很久没试过这么晚起床了。

下床之后,他突然没由来地打了个趔趄,抬起头来看天花板,竟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,头晕比昨天夜里更加厉害了。

摇晃着抬起手来,一摸额头,滚烫滚烫的,又轻轻捏了一下手臂上,生疼的感觉传来,心道乖乖不得了了,发高烧了!

当下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洗漱一番之后,一路跌跌撞撞地赶到了学校医院,一测体温,39.7°C,吓得黎少钦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问诊的护士问他是不是昨夜着凉了,黎少钦点了点头,说自己昨天晚上淋了一场大雨,半夜的确着凉了。

护士又问他,今早早餐吃的什么,黎少钦回答说我今天没吃早餐,昨天的晚饭都没吃,护士马上白了他一眼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。

黎少钦像是想起了什么,连忙补充说道:“哦,我昨晚淋雨的时候,喝了两听啤酒。”

护士一听,顿时瞪大眼睛,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黎少钦,说道你不要命了吗,随后又释然了,心想这家伙可能是烧坏脑子了,胡言乱语。

接下来挂号的时候,黎少钦发现自己忘了带钱包,心想该不会真是烧坏脑子了吧,这时候自己再回去拿的话不太现实,以他现在的状况说不定会在半路上倒下,迫不得已之下,只好叫了陈小白过来江湖救急。

挂号之后,医生对黎少钦说,他现在烧得很严重,暂时不能随意走动,要住院观察两天。

黎少钦听了之后,心中不由得一阵暗骂,心道现在的医院到底怎么了,动不动就要人住院打点滴,一点皮外伤都跟你说有破伤风的危险,现在自己发个烧而已,居然也搞到了要住院的地步。

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,嘴上却不敢这么说,万一医生说的是真话,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,没有谁敢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。

无奈之下,黎少钦也只好认命了,开始了两天的住院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