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恶整校花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可是她们人多势众,打架我们可打不过她们啊”

“我们可是一等一滴好学生,怎么能用武力解决问题捏?姐自有妙计~~”

……

下午,庄晓言直接来到s大操场。

“可是能怎么办呢,叶一茜是校长的女儿……”

“校长的女儿了不起啊?等会儿看我问么报仇哈~~”嗯哼,校长女儿就口以横行霸道辣?那姐我还是校董的老婆呢!

庄晓言来到篮球场,系里的篮球队正在练球,她堆起甜甜的笑:“学长们可以教一下我打篮球吗?”

篮球队的男生一愣,庄晓言一身雪白的运动服, 笑容灿烂又甜美,映着葱绿的球场,真是一道极美的风景线啊!

“好啊好啊,学妹想学,我们当然愿意教啊……”都是热血方刚的年纪,谁忍心拒绝美女小学妹的请求呢?

“谢谢学长~~”庄晓言一脚踩在篮球上,连续投了几次,都投不中门。

很快,暴力女神在篮球场练习篮球,投门不入的事情,在s大迅速传开,校花帮也过来看笑话了!

叶一茜看着庄晓言那投不中球门的模样,冷哼一声:“就知道哗众取宠!”

“可不是嘛,就她那小身板还想投门,呵呵呵,不自量力~~”安琪挽着叶一茜走到球门后,“拍下她那傻缺样放论坛上也好啊!”

叶一茜自然没意见,望着庄晓言又开始投门的傻样,笑道:“学妹加油喔~~”

加你个狐狸样,姐等的就是这一刻!

“有了学姐的鼓励,我赶脚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这一次,我一定会投中的,学姐,你相信我哈~!”

话音还未落,庄晓言一个干脆利落地投踢,球稳稳妥妥的撞进球网,并且不偏不倚的砸到叶一茜脸上!

“啊!”

叶一茜惨叫一声,球力太猛,她感觉自己的整张脸都辣痛辣痛,抬手一抹,要死了,鼻子还流血了!

“靠学姐……天啦,你流了好多血~!”庄晓言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,弱弱地说:“你还是赶紧去医务室吧,哎呀妈呀,学姐,你的下巴肿么歪了?不会是整的吧?”

叶一茜何时这样狼狈过,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,天啊,重新去整下巴,那得花多少钱啊!

安琪想笑又不敢笑,她就说嘛,叶一茜肯定整过的,如今叶一茜丑态百出,s大第一校花的宝座,也该轮到她坐坐了吧。

“学姐,你在偷笑什么呀?不应该快扶那位学姐去医务室吗?”庄晓言舒展了一下筋骨,再次开头,这次,球“哐当”一声打在门框上,吓得校花帮那群小妖精抱头尖叫!

那场面,悲惨啊,壮观啊,最搞笑的是安琪,她整个人都缩到叶一茜背后,完完全全把自己的“好姐妹”当成人肉挡箭牌鸟!

庄晓言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:“诶,看来没有打篮球的天分啊,算了算了,不练了,娜妹,我们去喝奶茶~~学长,一起去呗,我请客~~!”

“好啊好啊,不过哪能让学妹请客,我们请你们两 个吧。”队员们被庄晓言可爱的笑容萌到心都酥了,哎呦,甜美可人的庄晓言,可比眼高于顶的叶一茜有趣多了!

叶一茜看着男生们围着庄晓言团团转,不但下巴歪了,鼻子也快气歪了,“臭丫头,我一定要让爹地开除你们!”

“一茜,你流了很多血,还是先去医务室吧……”安琪也是气得牙痒痒,那两个臭丫头摆明是故意的啊!

“猫哭耗子假慈悲,滚!”叶一茜没忘记安琪拿自己当人肉挡箭牌那茬,一把推开她,还恼怒地夺过她的手机,摔到地上,恶狠狠地踩了几脚!

“……”安琪看着碎裂的手机屏幕,天啊,那是她昨天才买的肾6啊,好肉痛……

……

“晓言,你刚才那关键的一投得太完美了,直接撞爆叶一茜那张豆芽脸啊~~”肖娜娜对庄晓言崇拜到不行。

“必须滴,初中的时候,可是练过篮球滴~!”呃,虽然只是为了多接触那时崇拜的男生而已。

“妈的,简直爽歪歪了!”

这时,手机响起。

“喂,哪位啊?”庄晓言乐昏了头,么看来电显示就划屏接听。

“你老公!”楚墨尘有点不悦,小丫头越来越嚣张?

庄晓言一愣,慌忙走快几步,跟肖娜娜拉开些距离。

“呵呵,楚霸王,是你啊,找我有什么事……”玛蛋,干嘛这时候打电话来啊,我可不要让伙伴们知道我是已婚妇女啊啊啊!

“你在哪?”楚墨尘皱了皱眉,小丫头旁边似乎有男人说话的声音,而且还不止一个。

“我在和同学们吃饭…”偏偏足球队的学长们在大声说话。完了,楚霸王那家伙肯定听到了!

千万不能说报仇雪恨的事,要不然,我必死无疑啊!

“哦?是吗?”楚大校董对某人的话,表示很怀疑。

“是啊啊,我正准备回宿舍呢!”

“好,正好现在我有空,视频一下,让我看看你在干嘛。”

“……”你大爷不带这样玩的啊!一视频,我岂不是要穿帮了,手还有伤呢。

“啊?楚霸王,你说什么?我听不大清楚哎,信号好像有点儿问题……喂?喂喂……”

庄晓言火急火燎地挂断通话!

“小丫头,敢跟我玩这招?”楚墨尘伫立在分公司的办公室里,偌大的空间一片冷清。

面对工作,他从来都是精神百倍、冷静沉稳的,可这一次,他只想尽快把事情处理完。

因为,他的小妻子,实在太不乖了!

丫头,等你回家我再收拾你……

肖娜娜瞪着庄晓言那副乖乖小白兔的样子,眼珠瞪得老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