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豆芽杆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……”大爷的,还能愉快地睡觉吗!?

庄晓言痛苦地挠着床单,“唔,我躺会儿再洗行不行啊……”楚墨尘你个洁癖狂魔!

“要我帮你洗?”楚墨尘白了某人一眼。

庄晓言老不情愿地走进浴室,楚霸王!你管的也太宽了吧!!

浴室里水雾萦绕。

庄晓言躺在浴缸里,水温暖暖的,很舒服,她迷迷糊糊的,一泡就泡了半个钟。

嘭嘭嘭——

楚墨尘拍了拍门,他都在客厅的浴室洗完澡了,小丫头怎么还没出来。“庄晓言,你是打算洗通宵么?”

庄晓言这会儿正打瞌睡,小脑袋都快浸到水里了,突然听到楚墨尘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连着呛了好 几口水:“咳咳咳……”

“庄晓言?”楚墨尘心下一紧,小丫头不会出了什么事吧?“我数三声,你再不应,我就踹门了!三,二……”

“楚……咳咳……咳!”

庄晓言简直要抓狂了。做人能不能不那么暴力啊?动不动就踹门真的好吗!楚墨尘你敢进来试试,看老娘戳不戳瞎你的色胚眼!

楚墨尘听着浴室里微弱的声音,更加觉得庄晓言出了什么事,于是——

“砰——”

“啊啊啊!”

踹门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!

庄晓言抓起沐浴露就向楚墨尘扔去,“楚,楚楚……!”

楚墨尘一怔,一时忘了闪躲,胸膛被沐浴露瓶砸中不说,眼睛也被沐浴露溅到了,辣痛辣痛。

“混蛋!耍流氓!!出去啊!!!”庄晓言抓起什么就扔什么,不到一会儿,沐浴露、洗发乳就被她扔得七七八八了。

楚墨尘真是忍无可忍了:“庄晓言,你疯够没!”除了手臂和头,她整个人都浸在水里,根本看不到什么,再说了,他至于那么饥渴难耐么!

“你猥琐……”庄晓言被他那眼神骇得几乎窒息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十分委屈。

见她这副惊魂未定的模样,楚墨尘心底那根弦又被拨动了,沉着脸说:“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。”

小丫头,你真是每天惹得我脚指头都疼啊!

“……你偷看我洗澡!”庄晓言咬着嘴唇,楚墨尘你个变态狂魔还好意思说?

楚墨尘满眼寒霜,一脸嫌弃地说:“就凭你那豆芽秆一样的身材?吃起来也没味道,早知如此,我管你是不是淹死在浴缸里!”

这下,庄晓言完全呆住了,自己也有咪咪好不,就是不大而已。看着楚墨尘转身出去,她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头,天哪,我冤枉他了?

——

洗完澡出去,楚墨尘正靠着床头看书,庄晓言冏囧的,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,没话找话地问了句:“楚霸王你真好学哈?”

“嗯。”庄晓言连眼都没抬。

庄晓言像小老鼠一样无声无息地靠近几步:“你看的什么书啊?”大男人咋么可以记仇呢,你抬头看看我写满悔意的脸好吗!

“你看不懂的。”楚墨尘翻着书页,很好,小白兔开始主动跟他找话说了。

“啊!难不成是黄色废料书!这也太变态了,有这嗜好!”

庄晓言凑了过去,好奇心是完全被勾起来了,早把刚才浴室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黄色废料?”楚墨尘盯着这丫头,像模像样还不够几秒,又开始闹腾了。还是说她对黄色废料书自个感兴趣?

“看着我干嘛,不是吗!”

“原来你喜欢看那种书?。”

“……”卧槽啊!?楚霸王你个混蛋深藏不露啊净把脏水往她身上泼!

庄晓言把书抢过来,装模作样地翻了两页,整个人已经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了!

“如何?看得懂么?”

庄晓言被他一句话问得噎住了,吱吱唔唔地说:“当然看得懂了……”

“好,那你念给我听听。”

“鬼才要念给你听!”庄晓言的声音不大,面对这个男人,再足的底气都变成了虚张声势。

“哇靠!楚霸王你的爱好真真真变态啊……尼玛,看全英文版的史记,楚霸王,你确定你不是纯粹在装逼么?”

“装比?”楚墨尘大总裁对这些流行词,表示接受无能。

“就是爱显摆的意思啊~!”庄晓言眨巴着大眼睛,“唔,楚霸王,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哈哈,你out啦!”

“……”楚墨尘黑了脸,臭丫头那是什么表情?竟然鄙视本总裁!?等等……我哪儿out了?我明明一直游走在时尚界的最前沿好么!!

庄晓言见他脸色不对,心下一抖,连忙捂住嘴巴,一副“我什么都没说”的表情。

天了,眼神太变态了,吓坏本宝宝了!

楚霸王不要用你带色的眼神抹杀我幼小的心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