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站着说谎不腰疼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一大早蹦起来,还和楚墨尘签什么不平等条约。

条约规定:一、不许上课玩手机看课外书,

二、坐要有坐相吃要有吃相,

三、不许顶嘴,

四、不许暗地骂他,

五、服从一切命令。违约者赔偿债一亿。——

做死滴节奏啊!为啥只有他有条约自己没有,还说公平,赤/裸裸的欺负人。

“小姐,上车吧。”司机恭敬的替她打开了车门。

“谢谢!”她淡淡的向他道谢,弯腰坐了进去,心却是一寸了寸的欲哭无泪了。

“没有人儿想,没有公平讲,我是一个人无人怜惜的小丫头……”

司机嘴角抽搐不停,小姐一首《小草》被你糟蹋成什么样?要被创词者知道还不得吐血!

捶着脑袋进入教室,软绵绵的趴在桌上。

“怎么了晓言?”舍友徐可可问。

“啊?”庄晓言茫然的看着一旁的徐可可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“是我该问你怎么了?你到底怎么回事,昨天被校董逮到没事吧!”徐可可坐到她对面问道。

“没事,我怎么可能有事。”

庄晓言尴尬的笑了笑,刚刚脑子里想的全是楚墨尘,他欺负她时的样子……

“晓言,你是不是恋爱了?你这个魂不守舍的样子分明就是恋爱的表现。”许静挑眉看着她。

“恋爱?怎么可能啊?!我这样的背景哪里有人要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。”庄晓言连忙否认。

也只有楚墨尘这家伙要!

“那你告诉我昨天接你的帅哥谁呀?”徐可可依 然对楚墨尘充满了好奇。那个长得比小哥还酷酷的帅哥。

她们可是亲眼目睹有帅哥接她的呢。

“我想去洗手间,快憋不住了。”庄晓言站起身逃也似的出了教室,一路上她都在懊恼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?难道是被楚墨尘荼毒的太厉害了?还是被欺负得没脑袋了?现在怎么满脑子都是他!

不行,不行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

从洗手间走出来,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高彤彤,庄晓言不想和她说话,直接无视打算离开,却被她给拦住。

“哟,被抓到的滋味如何!”

“爽歪歪。”

“是么?那你可别后悔!”高彤彤高傲的脸上噙着一丝嘲讽的笑意,收回手趾高气昂的面对她。。

庄晓言皱着眉她到底有什么事找她。

“你找我到底什么事?”庄晓言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高彤彤双手环胸,一脸高傲的看着她问,“那天校董为什么没有责罚你,他不是把你甩了吗?”

原来是为了打听楚墨尘,庄晓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,淡淡的回答,“我怎么知道,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去问他吗?”

高彤彤脸色一沉,楚墨尘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?

她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个贱丫头和那么尊贵的男人相处过,她就嫉妒的几乎要发疯!

“你都和他说了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没说啊!”

“什么都没说?”

“对啊!什么都没说!”

“你在糊弄傻子吗!”高彤彤气恼的瞪着她,这个该死的野丫头,还是一样的难缠。

不久前她去谈合约也没见楚墨尘那样待遇她。她哪里都比这没爸妈的野丫头强。

庄晓言忍不住弯了唇角,这个女人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。

“我说的是真的,他真的什么都没和我说。”

高彤彤早就打听到她那天安阳无恙的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事,校方也不追究。这凭什么!这让她很不爽。

不过想想也是,这个野丫头怎么可能认识楚墨尘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那天看到楚墨尘和她一起,应该是玩玩而已,庄晓言还不是看上他的钱,谁都知道楚墨尘女人如衣服。

看来,他是个有怜悯之心的好男人。怜悯这个没爸妈的野丫头。

高彤彤看着她一脸花痴的表情,忍不住抖了抖,转身就走。

“庄晓言!我让你走了吗?”高彤彤不悦的看着她的背影,跟了过去。

“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庄晓言不想再跟她多废话。

“别以为你用手段让楚墨尘给你钱,让你这个被爸妈抛弃的野种好过上好日子,你就赢了,我告诉你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庄晓言已经顿住脚步突然回过身来,黑眸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气息,那凌厉的气势竟然让高彤彤忍不住哆嗦一下。

该死的,这个贱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吓人的眼神?!被她这么一瞪,竟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“我跟你说过吧,骂我可以,但不许说我是野种!你怎么这么不长脑子!”庄晓言向前走了一步。

她没父母她承认,她从来不恨他们,估计他们也有难言之隐。她不许别人那样骂她父母。

“呵呵……真是笑话,你就是野种,野种,野种!”

“高彤彤,你TM找抽!”

庄晓言扬手就要去打她,这次高彤彤早有准备,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庄晓言立刻抬起腿向她的肚子上踢去,踢了个正着……

“哎呦!你个小贱人,你敢踢我,我要杀了你!”

高彤彤疼得脸都白了,疯了似的扬手打了过来……

庄晓言躲得慢了些,脸被她结结实实的挠了一把,白嫩的小脸上立刻现出几道明显的血痕。

庄晓言疼得直抽气,上去狠狠的揪住了高彤彤的长发,拼命的扯!

很快,二人便扭打成一团,二人互相扯着头发,厮打在一起。

校长室内。

校长看着面前两个顶着鸟窝的女生,无奈的抚额,一个是高会长家的大小姐,一个是楚墨尘要保的人,他是哪个也得罪不起啊!

“校长,是她先动的手,你必须处分她!”高彤彤 恶人先告状,眼睛狠狠的瞪着庄晓言,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庄晓言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。

“要是你下次再敢说我是野种半个字,我还揍你!”庄晓言也怒瞪着她,嘴角都被打裂了,一动生疼。

“校长,你看她!在你面前就敢如此嚣张!”高彤彤也好不到哪去,脸都被打肿了。

“好了!谁都不许再说了,今天的事每人回去写三千字的检查,明天交给我!”校长一句话把二人轰出了办公室。

“庄晓言,走着瞧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高彤彤被气得七窍生烟,恨不能将她活剥了!

高会长焦急的从远处跑了过来,高彤彤转头看到他,立刻跑了过去扑到他的怀中,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他看了一眼同样狼狈的庄晓言,皱眉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呜呜,爸,我今天去找晓言帮我复习功课的,她不但不同意,还打我!”

“彤儿……你何必找她,……爸送你去医务室。”高会长看了一眼的庄晓言,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,扶着她离开了。

庄晓言真的很佩服这个女人睁眼说瞎说的能力,站着说谎不嫌腰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