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一百四十三章 紧急事态
作者:铁怎练  |  字数:832894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噼啪……轰隆……”随着一阵爆炸声响起,漫天的烟花在高空中爆裂了开来,把江面上方的整片天空都映红了。

在长沙生活的人们应该都知道,每逢星期六晚上,湘江的橘子洲上都会有一场盛大的烟花晚会。

今晚黎少钦便是带着林语晴过来看烟花来的,用他的话解释说,这是为了补偿上次没跟她去看电影的亏欠。

“哇……”林语晴双手紧紧握在身前,天上五颜六色的烟花把她的小脸照得一亮一亮的,她抬起头兴奋地望向天空中,眼中不断映衬出烟花的光芒。

橘子洲的烟花晚会,是长沙最能震撼人心的看点之一,每逢烟花绽放的时候,橘子洲焰火广场的上空,就会向人们展示出一种幻魔乱舞的色彩。

漫天火雨,如菊如瀑的焰火从高空中落下,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激情,更多的是让人迷醉的遐想,让那些身临其境的人们,不得不为烟花设计师们那天马行空的创造力所惊叹。

黎少钦静静地坐在江边的石栏杆上,临江远眺,看着对面橘子洲上迷人的美景。

江水似乎把这一切都包容了,当那些烟花从地上喷射出去的时候,倒映在水中的,是同样灿烂的情景,叫人一时之间竟分不清身在何处了。

林语晴也在他身边凭栏远眺着,此刻的她也早已沉醉在了那美景之中去了,江风悄悄吹过,让黎少钦心中顿生出一种“远观烟花丛,近赏美人香”的妙趣。

“好美呀!”林语晴忍不住惊呼出来,看着慢慢消逝的花火,她旋即又低声叹了一声:“可惜,只存在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。”

黎少钦转过脸来,静静地看着她,问道:“这有什么好感叹的?”

林语晴怔怔看着对岸不断闪耀的烟花火,颓然说道:“我在感叹人生。”

“人生?”黎少钦一怔,万没想到她这样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,竟然会有这一方面的感叹。

林语晴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在这漫漫历史长河中,不知道湮灭了多少风华绝代的人物,不管你如何天资纵横,也敌不过这时光的流逝,我刚刚就在想,我们最终是否也会一样呢?随着时间的流逝,无论我们这些人将来的人生会有多么的闪耀,最终也还是摆脱不了这烟花一样熄灭的命运。”

黎少钦静静地听着,心中也渐渐生出了一种凄然的感觉,他记得白静曾经有过类似的感叹,不过白静是个文艺女青年,有这样的感叹他并不觉得奇怪,但林语晴本来跟自己一样,也是个乐天派,怎么她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呢?

他忽然转过头来,任凭江风从背后把自己的头发吹乱,黑夜之中,他无法看清楚林语晴的脸,但他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到,此刻这个女生心中的那一种哀伤。

“是啊!”他说轻声道,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,漫漫历史长河之中,必然也有着很多跟我们趣味相投的人,可惜我们无法与他们把酒言欢,只能从他们曾经留下的蛛丝马迹之中,感受着与那若有若无的联系。”

林语晴闻言抬起头来,她看了黎少钦一眼,忽然笑了开来,问道:“我最近在看《花木兰》,发觉自己跟她居然有很多共同点,同时也觉得我与她之间相隔千年之久,实在是一种天大的遗憾,所以才会有这种感叹,你怎么也会有?”

黎少钦一听,这才释然,敢情她最近在钻研书籍,此刻应是触景生情了,他想了一下,答道:“我是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,在这无情流逝的岁月面前,谁都无法摆脱被掩埋的命运,所以便有感而发。”

林语晴点了点头,重新把目光投入了江中:“这么说,你是不是也觉得人生就像这烟花一样,稍纵即逝?”

黎少钦连忙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一样,人生的意义,在于它可以创造出很多很多像烟花一样闪耀的瞬间,真正有大意义的人生,有着永远释都放不完的热力,甚至超越了生命终止的界限,又岂是这小小的烟花所能够比拟的?”

林语晴听得眼中露出了讶色,她沉默了一会,旋即又抬头问道:“我一直觉得学长你是个难以看透的人,难道这便是你所追求的人生吗?”

黎少钦望着远方的城市夜色,他并没有回答“是”或者“不是”,而是引开另一个话题说道:“我认为人生是不确定的,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人生,有时候一段小小的经历,也会引发蝴蝶效应,导致一个人接下来所走的道路生出无限的可能性;举个例子吧,其实我在上大学之前,本来是打算好好学习,拿奖学金的,结果却变成了现在这样,这与期间的种种经历都是分不开的。”

林语晴听得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,边笑边问道:“那学长你觉得那一条道路才是好的呢?”

黎少钦微微一笑,对于这种问题,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于是毫不犹豫说道:“对我来说,这两条路没有好与不好之分,每个人天生都是开拓者,都可以开拓出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,可惜大多数人在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陌生的道路的时候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在了这条路的最前端,他们没有坚持走到底,而是转身,又走回到了原来的大路上,跟随起大部队的脚步来了,最终他们也淹没在了这时代的大流之中。”

林语晴顿时被黎少钦这一番话吸引住了,开始低头沉思了起来。

黎少钦抬头望向天边,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,烟花晚会已经结束了,天上只剩下几只夜光风筝在随风飘摇着,周围看烟花的人群也正在逐渐散去,慢慢地就只剩下游荡的江风了。

想起还有明天的“长沙一日游”,他从石栏杆上跳下来,转身对林语晴说道:“好啦,回去吧,我们明天还要早起呢。”

星期天早上八点,黎少钦在第三遍闹钟的骚扰下,终于极不情愿地起床了,起床之后,他去食堂拿了两根油条,和着豆浆吃下,便急匆匆往校门口赶去了。

来到校门口,黎少钦看了一眼“时光倒流”上的时间,正好是八点半,他暗舒一口气,心想还好没迟到。

林语晴也是刚刚来到,两人约好今天在长沙游玩,黎少钦主要是打算利用今天的长沙一日游,来让自己多涨涨经验,也方便自己编写长沙的旅游攻略。

行程黎少钦昨天就已经和林语晴商量好了,早上去世界之窗和海底世界,下午则陪她去步行街逛街,晚上去吃火宫殿的小吃,一天时间也安排的满满的了。

早上的长沙还算清静,没有遇到堵车的情况,两个人打的一路来到世界之窗,才用了不到半个小时。

长沙世界之窗是一个大型的主题公园,里面有上百来个景点,包含了很多世界各国的今古奇观、历史遗迹、风光名胜、建筑民居等等的仿建筑,还有风土人情和歌舞表演等文化活动,倒也恰如其分地把“世界之窗”这四个字诠释了出来。

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不少建筑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破损,没了原来的神韵。

二人走马观花般逛了一遍,黎少钦也对这里有了比较全面的认识,这世界之窗的旅游攻略也能写下来了。

除了仿建筑之外,世界之窗最大的玩点,便是那些刺激的游乐项目了,比如人体搅拌机,蹦极,鬼屋,过山车什么的,可惜这些项目统统不适合黎少钦这种患有心脏疾病的人。

林语晴知道缘由之后,也很配合的没有要求去玩这些玩意,两人只好寻找一些观赏性的建筑,拍照留念去了。

最后大概花了两个小时,才把世界之窗逛完,接下来,两人又来到了不远处的海底世界。

海底世界和世界之窗这两个景点是紧挨在一起的,黎少钦对此深表赞同,这种做法一来方便了广大游客,同时也起到了互相促进、互惠互利的效果,可谓一举三得的良策,只是不知道当初做决定的人,是否也是这么想的。

第一次进入海底世界,两人都被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吸引了,行走在狭小的海底隧道中,看着四周自由穿梭的鱼儿,整个人就感觉身临神奇的海底,别有一番心境。

看了一个多小时的鱼儿,两人又去看了一会儿人鱼表演,一个上午的旅程就这样结束了,总的来说,除了门票价格之外,黎少钦对其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离开海底世界,两人又打车来到了贺龙广场,然后找了一家川菜馆吃了中午饭,从川菜馆出来,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。

最后来到步行街的时候,林语晴顿时像脱了缰的小野马一般,兴冲冲地走到了前面去了,此刻她那双活泼的大眼睛,无时无刻不在盯着街道两边的时尚商店。

黎少钦跟在她后面,看着她薄荷叶似的短头发,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,看来无论什么样的女生,到了热闹的街上之后,都会变成同一个样子啊。

他是本来就不喜欢逛街的人,不过为了写好长沙旅游攻略,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,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。

一个小时之后,黎少钦两手已经多出了七八个大袋小袋了,他机械地跟在林语晴身边,心中无奈发誓:以后再也不会跟女生来逛街了!

“嘀铃铃……”一阵悦耳的的铃声响起,黎少钦连忙把右手的东西转移到了左手边,拿出电话,也没看清楚是谁,便接通放在耳边说道:“喂!”

电话里,李子通焦急的声音传来:“少钦,不好了,出大事了!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黎少钦心中一紧,他从没听过李子通用这种语气说话。

李子通语气中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,他说道:“今天我们中南大学球队在湖大主场,与湖大球队比赛的时候,现场忽然出现大批观众抵制我们中南大学的球队,还打了标语,上面写着让中南大学球队退出比赛。”

黎少钦听得不明就里的,怔怔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李子通说道:“我也不清楚,现在这边有大批的观众对我们的球队喝倒彩,现场非常混乱。”

黎少钦仔细从电话里倾听,隐约听到了那边的喧哗声,他心中不由得疑惑了起来,这到底是谁要跟自己过不去呢?

他稍微想一下便能明白,这种集体抵制、还打出了标语的行为,肯定是有计划有预谋的,那么他们的幕后主使是谁呢?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?想了一会,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来,只得问道:“那现在比赛情况怎么样了?”

李子通道:“比赛照常进行,不过现场大批人对我们的球队喝倒彩,甚至谩骂,我们队伍的球员已经没有心思打下去了,比分也已经落后很多了。”

听到李子通的话,黎少钦心中忽然生出一阵无力感来,别说他现在还在外面,就算他现在在现场,面对这样的状况也是无能为力啊。

对方应该是一早就躲在了暗处,就等今天这个机会,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,李子通能够镇定下来打电话告诉自己,这份定力已经很不错了。

想了一会,他慢慢冷静了下来,对李子通说道:“你现在先不要管观众们,把比赛打完再说,我马上就赶回去。”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挂断电话之后,黎少钦心中里再也无法保持镇静,因为他知道,这件事情他必须要马上去处理,否则后果难以预料。

他有一种预感,一个新的危机正悄悄向自己逼来,他现在要做的,是赶紧把大家聚集起来,商量对策。

决定好之后,黎少钦连忙喊住了走在前面的林语晴,他来到她面前,一脸歉意地对她说道:“对不起啊,我现在忽然有急事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啊?”林语晴顿时张大嘴巴,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黎少钦轻轻吐了口气,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,缓缓说道:“我的伙伴们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情,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处理这个问题,迟恐不及,所以我不得不马上离开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?”

林语晴沉默了一会,忽然翘起嘴巴来,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说道:“我第一次来步行街,还没逛够呢,要回你就先回去吧。”

黎少钦点了点头,把手上的袋子都递给她,说道:“恩,那你玩得开心,下次再请你去火宫殿。”说完转过身去,头也不回便向街口走去了。

黎少钦离去之后,林语晴呆呆地站在原地,看着他消失的在街口处,她有些失魂落魄,喃喃自语道:“又扔下了我一个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