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去孤儿院
作者:洛忆滢  |  字数:514887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楚墨尘的周末时间就是在家睡觉,并且不许任何人打扰。

楚墨尘的周末时间就是在家睡觉。

即使天天在家也有人替他完成,他的手下能力者个个精明能干,根本不需要担心,顶多签个字。

“你有话要说?”楚墨尘问。见她欲言又止。

“我想回家看看,好久没回去了。”庄晓言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。她说的家是孤儿院,她不怎么想让他知道。

“那好,我送你。”楚墨尘点点头。

“ 没关系,我自己走就可以 。” 庄晓言其实一直在走神,听到他的声音才打起精神来。

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自己走我不放心。”楚墨尘立刻看向她。

庄晓言已经没有推脱的借口,只能看着楚墨尘说道:“ 好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上车吧。”楚墨尘说完转身走向门口,率先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庄晓言对着他笑了笑,走过去坐了进去,楚墨尘关上了车门,发动车子离开了。

“去浦城金花孤儿院。”看了他一眼。

楚墨尘握着方向盘,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她的情绪,原来她说的家是孤儿院。

坐在车里谁都没有说话。

就这样三小时后来到了孤儿院门口。

“到了,谢谢你,我先进去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庄晓言解开了安全带。

楚墨尘也跟着下车,庄晓言无言以对,他跟着下来干嘛。

不过,既然楚墨尘要跟着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绝,便下了车二人一起进去孤儿院。

这家孤儿院规模不大,可是非常干净建筑简单。

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,有人从里面冲了出来,差点撞到楚墨尘。庄晓言赶紧把他推开抱住小女孩,小女孩五岁左右。

“晓言姐姐,真的是你啊!”小女孩高兴的抱着她。

“小玉儿,是我啊,你的晓言姐姐。”摸摸小女孩的头。

小女孩哭了,嘟着嘴巴说:“晓言姐姐,你怎么那么久才看我们,呜呜呜…”

“是不是不喜欢我们了。”小玉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甚是可怜。

“乖,不哭是姐姐不好,才来看你们,姐姐也想你,不哭了啊,我们进去。”安慰着小玉儿,把她抱起来走了进去。

楚墨尘跟在她后面,她很爱这些孩子吧,对孩子们那么温柔,和昨天的她简直两人。

“庄妈妈,木木你们快看谁来了!”稚嫩的童声很清脆。

孩子们看到庄晓言全都扑过来。

“晓言姐姐…晓言姐姐…”

“我好想你呀~”

“对啊,对啊!”

……

一群小娃娃围着她转,叽叽喳喳的。看得她满是高兴。

站在庄晓言身后的男人引起孩子们的注意。

“晓言姐姐,这位大哥哥是谁呀?”一个小男孩仰头问她。

遭了,忘了楚墨尘还在,这咋么向孩子们介绍他呢。正想着怎么说。

不料,小玉儿开口了:“肯定是晓言姐姐男朋友。”

“晓言姐姐男朋友真帅,小玉儿也要找个这么帅的大哥哥当男朋友。”

“……”庄晓言特囧!

“大哥哥,大哥哥,晓言姐姐是怎么泡到你的呀。”

“是呀,晓言姐姐平时那么凶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,我说宝宝们别胡说了。”弹她脑袋瓜子。

“哼!晓言姐姐又凶了,不许我们说。”小玉儿歪着脑袋不想理她。

“……”

孩纸们别说了,当着楚墨尘面前很没面子耶。

“好了,姐姐走了,我去找院长。”庄晓言摆脱了他们。

庄院长还不知道她回来,在办公室里记录孩子们的每天饮食资料。

孩子们的健康最重要,一天荤一天素,饭量多少,一一记录。

庄晓言看到了她,突然眼睛涩涩的,看着庄院长的侧脸,比几年前苍老了许多,快50岁的她,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的温润如水的慈爱。

她对这里的孩子就像是自己的亲生一样。

“庄院长!”走到她面前。

听到声音才回头,看到庄晓言。

“言言,你怎么来了。”摸着庄晓言的脸。

“庄院长,不,庄妈妈,言言想你啊,对不起才来看你…我…”眼泪汪汪的。

“瞧你说的,我很好,倒是你这么年可苦了你了!”庄院长抱住她,眼里全是宠溺。

看着庄晓言一点点的长大成熟,想想她这些年受了不少的苦,她是孩子里最懂事的,从小不让她担心。

“言言,你也是要生活,以后别打钱给我了,孩子们不会饿着。”

“可是…庄妈妈。”

“孤儿院也有不少别人捐款,你不必担心,你再外面不容易,你不想我担心就答应庄妈妈好吗?”

“那好吧,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。”庄晓言点头。

“走!去看看孩子们吧。”拉着庄院长的手。

大院里,孩子们都围在楚墨尘身边,嬉笑玩耍,楚墨尘也和他们打闹,脸上全是笑容。

原来楚霸王,他也有这么天真的一面,这样的他真的不像那个面瘫冷峻又霸道的总裁。

庄院长也看到了他。

“言言,他是?”问庄晓言。

“我朋友,庄妈妈我先过去了。”尴尬的溜走了。

“他们很可爱吧。”对着楚墨尘开口,也和孩纸们玩。

“这位先生,你是言言朋友吧。”

楚墨尘看到一个中年妇女。

“先生可以借步说话?”

楚墨尘跟着她来到大院里的长椅上坐下来。

“先生喜欢言言,我看得出来。她是个好孩子。”叹叹气。

“……”对她这句话不否认,楚墨尘点头。

“言言是孤儿,先生喜欢她,我很高兴,你不会介意吧?”庄院长看向楚墨尘希望得到他的答案。

“院长放心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肯定的语气。

庄院长很满意。

和他聊了起来。

“那年雨天要不是我去门口关门看到了放在纸箱里的女婴,才几个月大,哭得那么伤心,我就把她放在孤儿院,当时我是个院长。孤儿院本来就不是很富裕,多了一个婴儿,也就多了一人吃饭。后来,上幼儿园要户口,她是孤儿没办户口,我就替她上到我名下跟着我姓。言言啊,是个命苦的孩子,可她很坚强,我就是希望她找个好男人好好对她,不让她受伤害,我相信先生可以保护她。”

“人老了,有点唠叨,希望先生不嫌弃。”庄院长说了一大推。

“不会。”

楚墨尘冷峻的眼眸里,全是庄院长说的话。

这个下午这个小小的孤儿院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“宝宝们,姐姐哥哥下次再来看你们哦,给你们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。”庄晓言站在门口示意让他们回去。

坐在车内。

庄晓言心情不错,脸色也红润红润的。

她今天很高兴吧。

“那个,楚霸王你也挺招小孩喜欢的嘛。”

“对了,院长和你说什么了,神神秘秘的。”凑近他说。

“没什么。”楚墨尘继续开车。

切!不说我就睡觉,懒得知道。

就这样,庄晓言坐在车上睡着了,歪着头。

楚墨尘无语…

这样也能睡着?还流口水。

小女人,爷可是对你越来越有意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