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12章 校花笑草
作者:蓝田烟  |  字数:5124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哎哟,你又踩我的脚了。臭苏通,不是跟你说了嘛。我进右脚的时候你要退左脚。”卓颖痛得眼泪都出来了,泪花在眼眶里闪动,令人心疼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我第N次说出这三个字。其实我也不愿意踩她的脚。问题是我根本不能集中精神跟着她的舞步啊。你说一个青春男生右手抱着美女的纤纤细腰,左手握着她青葱般的玉手,能不心神荡漾吗?没走火入魔已是万幸了!

“我看还是别教了吧。我脑子笨,学不会华尔兹的。”我是自讨苦吃,完全没有舞蹈天赋,听到卓颖是舞蹈系的就头脑发热要求她教我舞蹈。唉——

“那怎么行,既然都学了就一定要学会。其实很简单的,你只要跟着音乐拍子,记住舞步,全身放松就行了。来,我会带着你转身的。”

“可我……我浑身紧张,你看我手心都冒汗了。”其实我不是紧张,是那个。我激动啊,一激动就手心冒汗。就像有些人一紧张就想尿尿。

“别紧张,我又不是老虎。你身体稍向前撑,双肩放松平放,背腰稍微撑紧,身体重心置于双脚掌,手搂着我腰。对,就是这样。开始起步。好,踩着拍子。一二三,二二三……”

嘿,还别说,真的跳上了。虽然动作还很僵硬,但至少不踩卓颖的脚了。

伴随着刀郎的《手心的温柔》,我沉浸在这美妙的时刻里。卓颖的呼吸轻轻地打在我的脖子上,痒痒的。都说聚精会神时的女人是最美的。我想,本来就很美的女子聚精会神时一定美若天仙。而此时的卓颖仿佛不小心落入人间的精灵一样,让任何人都怦然心动,无法自拔。我想到这里,不禁笑了该死!我心里暗骂自己。

“臭苏通你在想什么?”卓颖的娇斥忽然传来。天,被她识破我脑子里的想法了吗?

“没……没想什么啊。”我红着脸说。

羞啊!丢人哪——这没法活了。

“你还装。”卓颖松开我的手,真生气了。“哼,今天就学到这里吧。我也累了。”

“哦,好吧。对不起……”我低头沮丧地往卧室走。

“假如真没乱想的话…那就原谅你。”卓颖的话比太后下了懿旨还要让我安心。

我转过头:“真的?谢谢。那……那我们继续吧,呵呵……”

“看你又得意了,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。臭苏通,今天到此为止。”

洗了个热水澡,躺在床上看春上村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。这本书其实已经看过两遍了,可有时间还是愿意再看一遍。喜欢柔情似水的直子,更喜欢活泼可爱心直口快的绿子。绿子的思想特厉害,几乎什么时候都能联想到与那啥有关的场面。

大胆的女孩。

我记起我博客里一个女孩给我的留言:“如果一个男人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又如何?他才不会在乎是否有老婆和孩子。”她是看了我发的一篇文章心生感慨才给我留言的,是悄悄话。

我一眼就认定这个女孩被男人骗过。进入她的博客,写给她悄悄话:“我想你遇到困难了。如果需要帮忙请给我电话。”我把手机号告诉了她。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这个陌生女孩产生莫名的信任与怜惜。虽然网络中骗子太多太多。

她真的打来了电话。

“喂,你是心理医生吗?”懒散而性感的声音。这个女孩一定很美。

“我是。”

“能猜到我是谁吧?哈哈……”

“你是灯下灵魂。”

“聪明。”

“看到我的留言了?”

“明知故问。不看到怎么给你打电话。”听不出她受到了伤害,我疑惑。

“你……现在没事了吧?”跟陌生人讲电话,我很少客套寒暄。

“还是那样,老板依然骚扰我,还说给我加工资。”

“是你老板骚扰你?”

“嗯,上个星期他喝醉酒闯进我办公室想非礼我,不过幸亏我逃脱了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辞职?离开那间公司。”

“你以为我不想?可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不容易,为了生活啊。”

“为了生活就不管身边随时有只色狼?”

“他现在应该不太敢了,他老婆已经有所察觉了。”

“我还是觉得不妥。这样吧,当他想非礼你时,你拨我电话,然后我再打过去。他就不敢了。”

“嗯,好的。谢谢你,心理医生。”

“不用谢。”这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,其他的,我无能为力。

有好一段时间没跟她联系了,不知道她是否还好?

爬下床,打开电脑,登录我的博客。真的有她的留言:“公司组织我们去泰山旅游几天,我这是在路边的网吧给你留言。现在我一切都还好,只是有点小感冒。你注意身体哦。听天气预报说,最近会有寒流来袭。”

看完留言,我笑了。那次冲动的信任是对的。

咚咚!!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已经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尖叫。啊——

“你干吗?”我看见卓颖捂着眼睛张大嘴巴的滑稽样,哭笑不得。

“你怎么不穿裤子?”

“噢。就为这种事值得大惊小怪的吗?你那声音会让别人误会的。”

“你怎么不穿裤子?”卓颖只是重复这句话。

“我哪里没穿裤子,不是还有一条三角裤吗?”

“你怎么不穿长裤子?”晕,加了个长字又变成另一个问题。

“我在自己卧室,马上要睡觉了。不穿成这样还能怎样?是不是要我全部脱光给你看?”

“流氓,你敢。”卓颖又惊又怕,手还是紧捂着眼睛,样子超可爱。

“怎么不敢。你看啊。”我去掰她的手要她睁开眼睛。

“啊——不要——“卓颖又大叫。

“喂,卓颖,你睁开眼睛认真看看好不好?“

“不好。“

“你真不看?“

“不看。“

“那算了,我睡觉了。你一个人站那儿吧。”

两分钟过去了。卧室里只有我的鼾声不时响起。卓颖站在原地依然捂住眼睛。

又过了一分钟,卓颖怯弱的声音响起:“臭苏通。臭苏通,你真的睡了吗?”回应她的是我的鼾声。

“喂,流氓。你怎么能睡着?我还在这呢。”回答她的还是我的鼾声。

过了一会儿,只见卓颖松开手指,张开右眼,从指缝向我床上看去。咦,怎么没人?接着她张开左眼,看见满脸笑容的我。

“呵呵,小丫头,早叫你看还不肯,现在又偷窥。”我裹着被子站那说。其实刚才的鼾声全是我装出来的。

“谁偷窥你,切!自恋。”卓颖羞红了脸。

“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干吗?”

“谁来你房间,我走错了。”说完她就往外走,但是马上又转回来,往我怀里塞了一个东西,“给你的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自己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“喂,你……”我本想拉住卓颖叫她把东西放书桌上,可是被被子拌住脚。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,我俩同时摔倒在地,裹我身上的被子全掉地上。我直直地压在卓颖背上。

“哎哟,好疼!!!臭苏通,快起来。你想压死我呀?”卓颖斥责道。

“我起不来,脚抽筋了。”我耍赖。这种千载难逢的亲密机会哪能就此放过。“你再不起来我就喊了。”卓颖似乎很明白我的心思。

“好好好,马上起来。”我极不情愿地慢慢站起来。

“你……流氓。”卓颖站起来狠狠瞪我一眼。

“我不是有意的,刚刚踩被子上绊倒了。”我指着地上的被子试图狡辩。

“你是故意的。”卓颖气哄哄地说。

“咳咳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我捡起地上的被子重新裹在身上,“你,没事吧?”

“哼!!!”卓颖用侧脸对着我。

“谢谢你的礼物。”我已经瞟到了包装纸上的娟秀字体:祝臭苏通生日快乐!

“不用谢,我……我睡觉了。”

“那……晚安。”